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二十六章 真正凶手(上)

梦染九天 叶荛 2755 2016-11-08 23:51:49

  “诬陷你?”

此时的离婉笑也不怕他,直接从独孤澈身后走出来,“从村子里抢人的是不是你?吸人精气的是不是你?能做出这种事的人,要我怎么相信你不会杀人灭口?”

被一个小丫头指着鼻子逼问,水妖感觉自己就是长了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简直比那六月飞雪的窦娥还冤!

“姑娘,咱讲点道理行吗?”水妖无奈摊手,“我是来自魔界,但自从到了凡间,我手上就再也没有沾过一条人命,你说我把从村里抢来的那些人杀了,那为什么杏儿还能好端端的呆在我身边?而且她一点也不怕我呢?”

“谁知道你用了什么邪术?”离婉笑双手叉腰,瞪着大眼狠狠地盯着他,如果眼神能杀人,恐怕水妖已经被万箭穿心,死几百次了!

两人在亭子里针锋相对,一旁的独孤澈反倒成了看客。

对峙间,一个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走了进来,似乎完全没注意到二人之间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径直走到水妖身边,低声道:“公子,杏儿小姐身体不适,请您过去一趟。”

“好。”

看了看离婉笑两人,水妖想说什么,又怕被离婉笑给堵回来,嘴唇动了动,终究叹了口气跟手下出了凉亭。

这人就这么走了?

离婉笑顿了顿,这里虽是水妖的老巢,但他要躲起来不见人,他们也没办法。当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着他,找机会逼他招供,然后将他抓回村子里让村民们处置!

想到这便立刻领着独孤澈跟了上去,反正这里的人都知道他俩是客人,倒也没必要偷偷摸摸,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在水妖身后,一直到了杏儿的房间。

进了屋子,离婉笑忽然发现这家伙虽然是个妖,但他确实对那个叫杏儿的姑娘用了些心思。比如,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房间里,桌椅板凳一样不少,窗帘、桌布、花瓶和各种摆设都很讲究,角落里还放了一个精巧的小香炉,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水妖急匆匆地走进里屋,看见躺在床上的女子,心下一惊,三步两步走到床边,握住她的手。

“杏儿,你怎么了?刚还好好的,是不是着凉了?”

听到声音,女子微微睁开眼,“我没事,回来后喝了点水,感觉累了,就想先睡一会,没想到会生病。。。。。。”

“我这里有法术屏障保护,从来都没人生过病,这次是怎么回事?”水妖皱着眉仔细思考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见杏儿实在难受,便暂时放下疑虑,刚想吩咐手下去找大夫,却忽然意识到方圆十里只有这一个村子,还没大夫!

此时离婉笑走进来,看了看躺在床上,虚弱无力的女子,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道:“我学过一些医术,让我来试试吧。”

说罢,也不理水妖的神情,自顾自地走到床前,伸出两个手指搭在女子的手腕上。

“她中毒了。”

短短几个字,水妖的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这是他的地盘,他宠爱的女子被人下了毒!这意味着什么?

敢在他的地盘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找死!

“能解吗?”

离婉笑点点头,“药量不大,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只是这药不能长期服用,否则人会昏睡不醒的。”

其实在刚刚意识到杏儿中的是这种毒时,她就给独孤澈暗中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看看桌上的水杯。与此同时也留意了屋内每一个人的举动,毕竟能进杏儿房间的人,应该都是水妖身边的亲信,这点从水妖对杏儿的关心就能看出来,相信他不会让外人轻易出入自己女人的房间。

所以,她的目光已经锁定了一个人!

那人也正巧抬头看向她,他一只手背在身后,薄唇紧抿着,脚下看似随意地错开一个角度,只要有危险,他就会立刻出手抵挡。

显然,水妖的脑子也不慢,余光瞥见离婉笑和手下正在对视,顿时提起全身戒备!想杀杏儿的,难道是。。。。。。

“墨阳,是你?”

突如其来的点名,让这个叫墨阳的男子愣在原地,随即道:“公子,你怀疑我?”

他的语气带着些许愤怒,水妖听了却叹气道:“墨阳,你说错话了。”

“如果这件事不是你做的,以你的性格根本不会问我是不是在怀疑你!唉,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在怨我。”

“这不是我做的!”墨阳忽然踏前一步,定定的望着他的公子,“公子你不相信我?”

水妖不想再和他辩驳,直接问道:“这五年来,我放回去的人都是你杀的?为什么要杀他们?”

没想到水妖居然这么肯定,离婉笑有点傻眼,她也只是推测,手中并没有证据。刚才独孤澈回来后朝她摇摇头,表示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可是水妖竟然只凭她的怀疑就断定是墨阳下的手,会不会太武断了?

“那个。。。。。。我插一句哈!”离婉笑弱弱地举起手,“我没找到证据证明墨阳就是凶手,这都是我瞎猜的,你们别太当真。”

“这里只有我们四个人,你们俩刚才一直和我在凉亭里,除了墨阳不会有第二个凶手。”水妖淡淡道。

“什么?”

话音落下,所有人都惊住了,包括墨阳!

见大家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水妖便道:“五年前,我一个人来到这里,用法术建起了这座宅子,因为没有下人,我就捡了一些水中的石头和泥土,为它们注入灵力。这件事我没对任何人说起过,包括半年后才赶到这里的墨阳。”

这么说来,整座宅子的一草一木,甚至是穿行的下人,都是水妖用乱七八糟的东西变出来的,除了这个后来的墨阳?

离婉笑忽然觉得,这一切完全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她后退两步,跌坐在床上,呆呆道:“也就是说,这里除了我们四个和杏儿,一切都是你做出来的假象?”

水妖点头道:“所以我必须去村子里找女子来吸**气,偶尔也让村里送两个男子来陪我聊天解闷,毕竟只有在面对男子的时候,我才能很好的克制自己,去慢慢戒掉吸**气的习惯。”

听着水妖的话,众人都感觉到他心中似乎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或许在三百年前的那场大战中,他经历了什么难以忘怀的事,才让他下定决心远离魔界,逼迫自己去适应人间的生活,从而渐渐戒除魔性。

“可是你这样活着快乐吗?”半晌一言不发的墨阳忽然出声,“尹萧然,你摸着自己的心告诉我,你这样活着除了痛苦,还有什么?”

“我。。。。。。”水妖一阵哑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自己的心情。

墨阳踏前一步,深深地看着这个曾经他当做大哥一样敬佩的人,眼中流淌着无尽的失望和痛心,“魔尊被镇压跟你有什么关系?他那么强大,却将魔界的安危置之度外,这样的尊主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尹萧然,你总说自己是个小妖,难道你忘了曾经那些叱咤风云的日子了吗?你为了那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拼死拼活,大战之后妖力尽失,流浪在人间却不肯医治,到如今只能躲在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苟延残喘!我真不明白,他究竟给了你什么,让你为了他这般心灰意冷!”

随着墨阳的话,周围的景象开始发生了变化,原本温暖舒适的屋子褪去了颜色,窗外的庭院也在缓缓消失,像一滴彩色的墨水落入水中,渐渐交融,最后消失不见。

离婉笑站在满地的落叶上,独孤澈立在她身后,躺在床上的杏儿依旧昏迷,不过此时的她只是躺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对于离婉笑来说,这不是她第一次见识法术,却是她感觉最震撼的一次。

不屑的指着已经变换的环境,墨阳冷笑道,“这就是你的隐居生活?可笑!你不是想脱离魔性吗?我帮你!与其这样不生不死,不如将你杀了,也好过你我都受着这般折磨!”

言毕,一袭白衣的墨阳突然从身后亮出一把短刀,带着如闪电般凌厉的寒光直刺向惊诧不已的尹萧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