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二十四章 深入妖穴(中)

梦染九天 叶荛 3120 2016-11-06 21:58:43

  白纱纱将水深和法术联系在一起,用“事出反常必有妖”作为解释,旁边的独孤澈瞥了她一眼,没做表示。

仔细想了想,离婉笑忽然道,“我们再下去一次吧!”

“我们?”白纱纱一愣,“你不会是想。。。。。。”

“对!”婉笑点点头,“我的意思是,我们三个一起下去。”

这个提议让白纱纱连连后退,摆手道,“要去你们去,我可以不去!我水性不好,淹死可就亏了。再说,你也不会水啊,下去不是纯找死的吗?”

离婉笑双手环胸,看着平静无波的水面,“刚才是独孤澈一个人下水,时间又有限,找起来必定困难,但关键不在这,而是我们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此话一出,两人同时将视线落在她身上,白纱纱奇怪道:“什么问题?”

“你想啊,迎亲队的轿子里还装着一个姑娘,我们不会水,难道那姑娘就会水了?”

站在水潭边一言不发的独孤澈微微眯眼,是啊,他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水潭虽深,迎亲队却未必是潜入水底,毕竟从村里抢来的姑娘不一定都会水,所以入口处很有可能是在水下的侧壁上。如果真是这样,他们一起下水寻找的话,完全没必要潜入太深,就能很快确定入口的位置。

这个办法的可行性其实还是很高的,离婉笑觉得独孤澈的水性好,自己只要闭气,让他边游边带,应该不会太难?侧脸看向他,却发现这家伙也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四目相对,离婉笑愣了一下,赶紧回头。

她这是在算计独孤澈吗?

应该不算吧?

想通了的白纱纱笑着靠过来,“你还挺聪明,我们都没想到!不过如果要下水,我还是那句话,你俩去,我看家。”

见白纱纱铁了心,离婉笑咬咬牙,看向独孤澈,“那一会儿咱俩下去,仔细检查一下水下的侧壁!”说完后见独孤澈把披在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准备再次下水,心里忽然有些不忍,便走过去拉住他,“累就休息一下,我们只要在天黑之前回到村里就行,不用那么赶。”

独孤澈看着她,轻轻摇头,长长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背上,湿透的衣服也紧贴在身上,他强壮的身体线条几乎一览无余,以至于脱下外衣的瞬间,白纱纱眼睛都直了!

离婉笑倒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当初独孤澈受伤,卧病在床的那段时间一直是她贴身照料,擦身换衣,什么没干过?换句话说,这人身上有几块疤她都清清楚楚!只不过此时见白纱纱一脸震惊和花痴,心里莫名有些不痛快,侧侧身子挡住她火辣的视线。

两个女人间的小动作,独孤澈当然没有注意到。他定定的看着婉笑,接着便一言不发地拉着她往水潭走去。潭水深不见底,这对一个从没下过水的人来说是个非常大的考验。离婉笑深深呼出一口气,紧紧地抓着独孤澈的手,心里暗暗发誓,等把凶手找出来,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

感觉到她的紧张,独孤澈也握了握她的手,眼中的坚定让人安心。

不再耽搁,两人牵着手下了水。离婉笑什么也没做,就是死死地闭着眼,身边的水快速流动,周围是一片冰冷和黑暗,而且无法呼吸。在水下单是闭气就已经非常难受了,所以她完全没用半点力气去游,完全依靠独孤澈的力量在水中穿梭。

很快周围的水渐渐安静下来,独孤澈回头看向她,用另一只手轻拍她的额头,示意可以睁开眼了。离婉笑尝试着慢慢撑起眼皮,眼前模糊一片,勉强看见身前一个黑色的人影,她知道那是独孤澈。

眨了下眼,视线渐渐变得清晰。时间紧迫,离婉笑感觉自己还能再撑一会,便拍拍他的手,示意他去右边查看,自己负责左边。

独孤澈点头,身体在水中非常灵活地转个弯,游了两下就消失在远处。看着人家飞快的动作,离婉笑心里止不住地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在水中艰难地“蠕动”。

游泳是不会,可她会憋气!以前也没发现自己憋气的功夫这么好,现在突然用上了,感觉还有点小得意呢!想想,反正也是在水里,手脚并用地划水应该不会特别难吧?

如果是站在岸上看,你会觉得这水潭并不大,就算是离婉笑这种好吃懒做不运动的人围着它跑上一圈都不会喘气。可潜到水下后就不是这样了,在不能呼吸的情况下还要手脚并用地划水,并且还得在这里寻找被藏起来的入口,离婉笑只觉得下水前憋住的气被消耗的特别快!

而此时她才刚刚触碰到水潭的侧壁,还没来得及去仔细查看,胸闷的感觉已经越来越严重。

果然,能憋气不代表能在水下游很长时间,游泳是个体力活啊!

强忍着无法呼吸的痛苦,她伸出手一寸一寸地摸着墙壁,很多烂泥随着手上的动作漂浮起来,周围的水也渐渐变浑浊。

不行了!气不够用了!

独孤澈怎么还不回来?快来救我啊!

窒息的感觉铺天盖地涌上来,眼前一阵阵发黑,手脚拼命地在水中挣扎,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淹死,还是因为管了人家的闲事而赔上性命!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可是她还不想死啊!不想死!!

在闭上眼睛的时候,只觉得身后忽然卷起一阵水流,整个人都被陷了进去。或许这就是死的感觉吧,心里淡淡的想着,一切归于黑暗。

“来来来,赶紧下注,都下注!”

“黑子你快点,到底押大押小啊?”

“你丫赶紧着,再不下注老子可开了啊!”

一群人乱哄哄的叫喊声吵得人睡不了觉,烦死了!离婉笑猛地睁开眼,大吼一声:“别吵了!”

身边忽然一阵安静,过了一会儿有人呸的一声啐了口痰,恶狠狠道:“小丫头醒的还挺快,劳资玩还碍着你了?再敢叫唤一声,信不信劳资割了你的舌头!”

铛!

一把砍刀剁在地上!周围又恢复了吵闹。。。。。。

离婉笑嘴角抽了抽,环顾四周,这是什么地方啊?脏兮兮的牢房,一群正在赌骰子的彪形大汉!低头看看自己,手铐脚镣,跟个重刑犯似的被锁在牢房的角落里,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伸手攥一把似乎还能挤出水来。

回想一下,之前是和独孤澈一起下水来找入口,分开后自己好像溺水了,本以为会被淹死,谁想到醒来会在这种鬼地方,还成了阶下囚?

怎么回事?她到底死没死?

靠坐在墙上,浑身发冷还没什么力气,勉强把手移到大腿上,使出吃奶的劲儿狠狠拧了一把!

妈呀,疼死了!!

揉着被自己捏痛的大腿,心下松了口气,会疼就是没死,真是老天保佑啊!不过谁能告诉她,眼前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独孤澈呢?

来不及多想,一个人从外面走进来,不理牢头们的喧闹,径直打开牢门,把手里捧着的衣服递给她,还随手扔了串钥匙。

“把衣服换上,我在外面等你。”

那人说完就走,不容置疑的语气完全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自负样。拿着衣服,离婉笑愣了一会,随后就用钥匙三下两下打开锁链。不管那家伙是干什么的,先离开这再说!

因为外面有一群正在赌骰子的大汉,她也不方便换衣服,于是就把那人给的长袍直接套在外面,腰带一系,大踏步出了牢房。

几个牢头见怪不怪,也没搭理她,继续吆喝着玩他们的。

这里的牢房并不大,除了她呆的那间,还有两个同样大小的牢房,里面也没人住,看来她是这里唯一一名“犯人”。

走出监牢大门,之前那个年轻人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冷漠道:“跟我走。”

“哦。”离婉笑也没多问,应了一声就跟在那人身后往前走。这是个很普通的院子,穿过院门,走过长廊。一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侍女,人不多,显得有些冷清。

阳光照在身上很暖和,只可惜里面的衣服还是湿的,粘粘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忽然想起独孤澈浑身湿漉漉的样子,离婉笑的心沉了下去,也不知他怎么样了?自己遇到的情况这么诡异,他会不会也跟着一起倒霉了呢?

脑子里转着念头,跟在那人身后很快就到了一个漂亮的花园。那人停下脚步,指着不远处的凉亭道:“公子在那里等你,你自己过去吧。”

公子?难道是。。。。。。老村长口中的那个“公子”?抬头看去,凉亭里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正在品茶,身旁还坐着一位身穿大红喜袍的美丽女子,两人依偎在一起,另一边有个婢女正在弹琴,悠扬的琴声婉转动听。

离婉笑把心一横,大着胆子走过去,既来之则安之,管他是什么妖魔鬼怪,先会会再说!

见她走过来,那公子微笑起身,走出亭子,礼貌侧身道:“姑娘来的正好,在下正在宴请客人,请入座。”

宴请客人?哼!心中冷笑,面上也没给他好脸色,径直走进了亭子。然而一进去,离婉笑就傻了眼,这公子宴请的客人居然是。。。。。。

独孤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