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二十三章 深入妖穴(上)

梦染九天 叶荛 3084 2016-11-05 21:14:48

  这件事似乎是村里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老村长思虑一下叹道:“姑娘,看得出来,你们都是热心的好人,这事我可以跟你们说,但你们最好不要插手,免得被那妖怪找上门,反倒是我害了你们。”

“我们路过这里,如果能帮上忙当然最好,帮不上我们也不会久留,您放心吧。”

路见不平,当然不能坐视不理!自从见了独孤澈大战蟒蛇,离婉笑心里就把他当成了守护神,只要有他在身边就会安全感爆棚,惹了麻烦也不怕!

偷偷瞄了一眼独孤澈,嗯,没皱眉就表示不反对,可以放心听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村一直和外界没太多接触,自己种粮自己吃,直到五年前突然大旱,庄稼颗粒无收,村民们多次祈雨皆无所获。”村长叹了口气,继续道,“那年从外面来了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公子,他知道这里的旱灾后便主动来找我,说他有办法解决旱情。”

“我开始也不相信,后来他便自己在村里做起了法事,村里的人都来围观,原本我们都没抱什么希望,可神奇的是那位公子仅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使得天降大雨。”

离婉笑狐疑道:“这么厉害?不过这是好事啊,和强娶村里姑娘有关系吗?”

“当然有!”村长接着说,“因为那个公子,我们村才躲过了旱灾,为了感谢他,村里摆了宴席,每家也都凑了点钱给那公子当做谢礼。结果却被他拒绝了,他说他什么也不要,只想在村里娶个姑娘回家。”

“那公子一表人才,本事也大,村里的姑娘们都争抢着要嫁给他,最终他挑中了李家的姑娘小芸。出嫁的时候和今天这排场一样,在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能坐上花轿出嫁已经很风光了。”

老村长说了这么多,还没讲到重点,婉笑听了不以为然,哪个姑娘遇见这么一位有钱又有本事,长相还不差的公子会不动心?想到此,下意识地瞟了一眼独孤澈,除了没钱之外,以独孤澈的条件相信也能成为不少姑娘心中的完美丈夫了吧?

“你们可能觉得那小芸嫁给这么一位公子,以后的生活一定会很幸福,但实际上从她上了花轿被抬出村子之后,这姑娘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啊?”离婉笑惊讶道,“成了亲也能回来看看父母,怎么会不回来了呢?”

村长点点头,“连着半年,这姑娘都没有音讯,半年后我们在经常打水的河边发现了她的尸体。”

接下来的事情让这位老村长始终无法接受,他悲泣道,“村里人发现的时候她身上还穿着出嫁时的大红喜袍,头发披散着,整个人浮在水面上,身上也没见伤痕,让人检查尸体也说她不是溺水淹死的,可尸体就在眼前。”

“小芸的父母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想要找那公子讨个说法,却不知道去哪里找他。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白纱纱挑了挑眉,“所以你们是怀疑那公子杀了小芸?”

“未必。”离婉笑摇头否定,“如果那公子有心杀她,为什么还要让尸体飘到村子里呢?”

“我们也不愿相信,但一个月后那公子又出现在村里。”老村长有些悲愤,“他说以后的每一年村里都会出现大旱灾,只有他有办法让老天下雨,但要求村里每年都为他准备一名年轻姑娘,如果没有也可以用年轻男子作为替代品,只是用男子代替的话就需要准备两个。”

“哼,看样子这人还男女通吃啊!”白纱纱翻了个白眼。

离婉笑也道:“村里怎么可能年年都有旱灾?难道老天爷下不下雨还得问过他?”

村长解释道,“确实如此,我们起初也不信,小芸出事后就拒绝了他的迎亲队,结果那年的旱情较之前更加严重,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又送了他一个姑娘。”

“连续五年都是这样,因为他只要17岁的女孩子,年龄大一点小一点都不行,我们村本来就人少,后来只能陆续送了两次17岁的年轻男子,今年杏儿那丫头是村里唯一附和条件的姑娘,所以。。。。。。”

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让老村长难以启齿,可为了保住全村人的口粮,他也没办法,牺牲一人换来全村人的温饱,在他看来还是值得的。

“后来送去的那些人,结果都和小芸一样吗?”

村长点点头,没再言语。

屋里一阵沉默,白纱纱靠在椅子上淡淡道,“离姑娘,这事咱们要管吗?”

她问的是要不要管,而不是管不管得了,但在场的几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她话中的意思。

离婉笑琢磨一会儿,不确定地看了看两人,“要不咱们先去瞧瞧情况,然后再决定要不要管?”

“你随便,我是无所谓。”白纱纱伸出一根手指勾住发丝,若无其事地玩头发。

独孤澈依旧冰山脸。。。。。。

既然两人都没意见,离婉笑便站起身看向村长,“您跟我们说一下那姑娘被送去哪了,我们想办法跟过去看能不能把她救出来。”

“迎亲队经过的地方都有红色的纸花留下,你们可以循着那些记号去找,不过能不能找到就不好说了。”村长犹豫道。

“为什么?”

“我们之前也派人跟去过,但都无功而返,那红纸花也不是一直有,到了深山处就会消失。”

虽然村长这么说,但离婉笑还是打算去看看,人命关天,冒点险又算什么?

正值中午,婉笑一刻也不想耽误,随便吃了几口干粮就领着独孤澈和白纱纱出发了。本来白纱纱打算留下来照顾那老妇人,却被婉笑连拖带拽地出了门,还说什么三人同行就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白纱纱一脸黑线,无奈地跟在两人后面不紧不慢的走着,偶尔和独孤澈搭讪几句,还被当做空气一样视而不见。

一路上都能看见不少用红纸剪的小花,这真是名副其实的鲜花铺路,大红色也特别耀眼,可在离婉笑他们眼里却觉得这红色很像那姑娘的血,预示着女孩的命运。

循着红色纸花,三个人没用多久就追出了很远。他们发现这顶轿子并没有进山,而是沿着山脚渐渐往树林茂密的深处走去,而最后的线索却断在了一处水潭边。

这个水潭并不大,离婉笑小跑着奔过去,只见红纸花沿着水潭撒了一圈,却没再往任何一个方向延伸。

难道迎亲队去了水潭里?

实在累得不行,一屁股坐在地上,身边的白纱纱倒像没事人似的扭着纤腰,走到水边看了看道:“村长口中的公子看来并非人类,而且那家伙很可能就在这湖底。”

“可是,我不会游泳。”离婉笑心虚道。

白纱纱朝独孤澈抬抬下巴,“他会就行了!”

这么一说,离婉笑充满希望地看向独孤澈,他能打架又会照顾人,要是还会游泳那真就完美了,不过。。。。。。他从来没下过水,应该不会游泳的吧?

没想到,独孤澈冷冷地看了两人一眼,微微点头。

“看吧,”白纱纱鬼鬼祟祟地凑到她身边,“有这么好的男人放在身边不用多可惜,该需要他出马就让他去做,别舍不得!”

离婉笑心里哼哼了两声,你是没见过这人当初半死不活的样子,我好不容易救回来的,怎能让他再出危险?

说着,独孤澈就脱了外套准备下水。抱着他脱下来的衣服,离婉笑再三叮嘱,别勉强,感觉不行了就赶紧上来,人别出事就好。

独孤澈点点头,做了个让她安心的手势,随即纵身跳入水中,转眼就潜了下去。

见离婉笑一脸紧张,白纱纱笑道:“你很担心他?”

“关你什么事?”她此时满心担忧,才没心情跟这个喜欢穿黑纱的白纱纱斗嘴。

“喜欢一个人就要尽早让他知道,别等到最后让自己后悔。”

其实白纱纱也就是无心的随口说了一句,但在多年之后,这句话却被离婉笑自己给验证了!不得不说,有些事在即将到来之前,老天爷真的会给人一些暗示,只是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以至于事情发生了再去后悔,一切为时已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等在岸上的离婉笑越来越急躁,怎么还不上来?

独孤澈潜的很深,却依然没看到水底,一个小小的水潭竟如此之深,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在婉笑急的快要跳下水救人的时候,水面上露出一个脑袋,是独孤澈!

七手八脚地把他拉上岸,婉笑怕他着凉,赶紧将衣服裹在他身上。

“怎么样?你下去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独孤澈微微摇头,表示水潭下面什么也没有,随后想了想,捡起手边的小石子在地上写了一个字:深。

“深?”婉笑和白纱纱对视一眼,“你是说这水潭太深,你连水底也没看到?”

点头。

“怎么会?不过,这么小的水潭水却很深,真是奇怪。”离婉笑皱眉道。

白纱纱望着水面,捡了块石头丢进去,“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水潭或许被施了某种法术,看来我们找对地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