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二十一章 三人行必有花痴

梦染九天 叶荛 3085 2016-11-03 00:06:40

  这姑娘也是很奇怪,她说她叫白纱纱,一个人来山里祭拜过世的丈夫,却遇到了蟒蛇,吓得她逃命似的往山下跑,本以为这荒凉的地方不会有人烟,自己死定了,没想到会遇上赶路的离婉笑两人。

姑娘边说边哭,眼神不时地往负手而立的独孤澈身上瞟,离婉笑坐在她身边感觉自己就是个外人,尴尬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白姑娘,现在也没有危险了,你就回家去吧。”

天色还早,她一人回去想必也不会出什么事。毕竟他俩还得赶路,方向不同也陪不了她,况且还要在天黑之前找到一个能落脚的地方过夜,时间也不宽裕,所以离婉笑便直截了当地说:“我们着急赶路,不能送你回家了,你一个人要多小心。”

白纱纱委屈地点点头,眼睛望向不远处正在牵马的独孤澈,痴痴道:“姑娘你真好命,有这样一位公子在身边保护,再怎么赶路也不会觉得辛苦了吧?”

离婉笑暗暗翻了个大白眼,独孤澈这家伙就是长了一张英俊的脸,乍一看是挺不错,可要跟他打交道,绝对没一个姑娘会喜欢!

不过在外人面前,她也没打算揭独孤澈的老底,呵呵一笑道:“还可以吧!”

“白姑娘,我们真得赶路了,要不你在这再歇会儿,我们就不奉陪了哈!”

见独孤澈已经牵马过来,离婉笑便三步两步走过去,接了缰绳,翻身上马。留下一身黑纱的白姑娘孤零零地坐在那,梨花带雨的样子,看起来格外凄凉。

两人都没搭理她,转身就走!独孤澈平时待人就很冷漠,反倒是离婉笑有些不同寻常。不过这也不能怪她狠心,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白纱纱朝独孤澈抛“媚眼”,她心里就不是滋味,也不能说嫉妒,就是觉得不舒服。

恨恨地剜了独孤澈一眼,都是你这张脸惹的事!

“姑娘!姑娘!等等我!!”

没走出几步,就被那白姑娘喊住了。

勒住马,回头看她,“还有事吗?”

“我。。。。。。我能跟你们一起走吗?”姑娘弱弱道。

“不能!”

“可是我回去也没地方住,婆婆说我克夫,把我赶出来了,我也没有娘家。。。。。。”姑娘说着说着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最后哽咽得说不下去,只能站在那里不断抽泣。

“那也不行!”

其实这姑娘人长得不错,身世也很可怜,但离婉笑就是铁了心不让她跟。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总觉得这人不太对劲。

穿一身黑纱,却起个名字叫白纱纱,能是正常人吗?

“谢谢你们这么帮我,但我真的有苦衷,姑娘,我有两句话想跟你说,如果你听了还是不想带上我,那我也无话可说。”白纱纱抽泣道。

被这样一个柔弱女子缠上,离婉笑很无奈,想了想还是下马走过去,看看她打算说点啥。

独孤澈也跟着下了马,站在两人不远处守着。

拉着她走到路边,婉笑无奈道:“你说吧,我听着。”

白纱纱握住她的手,可怜巴巴的模样很是惹人怜爱,无辜的望着她的眼睛,“其实我想说的是。。。。。。”

突然,那双眼睛里闪过一道深紫色的寒光,妖异、邪魅!

离婉笑看着她的眼睛,耳中只听见她说的前几个字,紧接着就不由自主的被那眼中的寒光所吸引,余光甚至还看到白纱纱嘴巴一动一动地在说话,脑海里却不停地回响着一句话:带我一起上路吧。

短短六个字仿佛被施了某种魔力,让她拒绝的念头渐渐消散。。。。。。

没过多久,牵着马等在一旁的独孤澈就见离婉笑领着白纱纱走了过来。

“让她跟我们一起走吧。”看着略有疑惑的独孤澈,婉笑无奈地摇摇头。

随后问白纱纱:“我们只有两匹马,你想和谁一起?”

“我想和那位哥哥一起,可以吗?”

转头看了看冷漠的独孤澈,见他没什么表示,婉笑便点点头,“好。”

其实三个人一起赶路,在两女一男的情况下,两个女孩子重量都比较轻,共乘一匹马更能节省时间,但白纱纱显然是想和独孤澈这个大帅哥套近乎,所以就厚着脸皮和他挤在一起。倒是离婉笑一人一马,带着两人份的行李轻快地走在前面。

坐在独孤澈的马上,看得出白纱纱特别高兴,讲故事,唱山歌,说笑话,没有她不会的!相比之下,离婉笑就很少说话了,骑着马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紧不慢地在前面开路,不管白纱纱怎么闹腾,她都没再回头看独孤澈一眼。

“英雄哥哥,说了这么多,人家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凑在独孤澈的肩膀上,闻者他身上若有若无的男人气息,白纱纱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勾起发丝,陶醉道,“哥哥这般英武,小女子以身相许可好?”

诱人的香气在耳边环绕,丝丝缕缕地渗入脖颈,周围空气似乎也渐渐升温。

独孤澈的冰山脸始终纹丝不动,大有坐怀不乱的意思!

被这个莫名其妙的白纱纱一路胡闹,直到天黑,三人才勉强越过小山头。落脚的住处是肯定没有了,挑了个相对平坦的地方,离婉笑打算将就一宿,等下了山再找客栈休息。

荒郊野地最不缺的就是树枝柴火,栓了马,随便捡点干枯的树枝树叶堆在一起,点起篝火取暖,顺便还从路边搬了几块石头摆在一起当凳子。婉笑这边忙得不亦乐乎,独孤澈则抽个空子跑去打了两只野味。

没多久就见他拎着两只剥好的野兔走回来,白纱纱赶紧往旁边挪了挪,招呼道:“哥哥你坐这吧,这暖和。”

看了她一眼,独孤澈默默走到婉笑身边,接过刚擦干净的树枝,将兔肉串起来架在火堆上。

两个人默契十足的动作,白纱纱看在眼里,忍不住拉了拉婉笑的衣角,怯怯道:“离姑娘,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那哥哥一直不理我,他生气了吧?”

生气?

自从他俩相识以来,她还没见过独孤澈生气呢!这人表面看上去一副冷冰冰不好惹的样子,实际上却是相当有耐心,有时候她故意捉弄他气他,都不见这人发脾气。

偷偷瞟了一眼独孤澈的表情,便淡定地拍拍她肩膀,“放心,没事,他这人就这样!”

“哦。”既然离婉笑都说没事,那就真的没事了,看样子帅哥都是一样的帅,越高冷,越有型!

这么想着,白纱纱的眼睛里又重新燃起了爱的小火苗,低声叹道:“离姑娘,你这哥哥又英俊,又体贴,又会照顾人,做他的妹妹真的太幸福了,我都有点小嫉妒了呢!”

在火光的映照下,白皙的小脸染了一丝红晕,带着几分小女儿家的羞怯。离婉笑望着她轻笑道:“没看出来,你居然喜欢这样的!”

“那当然了,美女爱英雄嘛!要是这辈子能有幸嫁给他,就是让我拿出一半的寿命来交换,我也愿意。”

“你就这么喜欢他?”

“嗯,”白纱纱害羞地低着头,又总是忍不住想多看他两眼,“人道相由心生,这位哥哥如此俊美英武,想必定是个有才华有修养的正义之人,这样的人还不值得喜欢吗?”

花痴!

离婉笑心里暗暗摇头,这姑娘没救了,典型的以貌取人,长得好看的就一定是好人吗?

不过话说回来,独孤澈好像确实没做过什么坏事。。。。。。

正在若有所思地想着,一只香喷喷油腻腻的兔子腿递了过来。

“额,谢谢。”

思绪被打断,索性就不再多想。接过兔腿啃了两口,咦?不错啊!这冰山烤的野味还真不赖,挺香!

**************************************************************************************

“你是说,那个叫离澈的人功力比你还深厚?”

老人坐在蒲团上,面前摆着一只素色的白瓷茶壶,两个小茶盅,质地温润细腻,淡淡的茶香飘散出来,沁人心脾。

叶虚轻轻叹口气,“师兄,我在与他的对战中,已经用了八成的功力,虽然谈不上掌法,但其力道之强想必你心里也清楚,而那年轻人却可以单手化解,最后关头还能抓住时机做出反击。”

“不过我惊讶的倒不是他年纪轻轻便能力超群,只是拥有这般修为的人居然会一直默默无闻,甘心在一个小丫头身边做事,真是奇了!”

抿入一口香茶,老人微微闭眼,淡然道:“这世间并非只有我灵山一派,能人异士也是多不胜数,有我们所不知道的奇人,也不足为怪。”

叶虚道长点点头,“是啊,这也是我们灵山每隔三个月就派弟子下山历练的原因,多些见识,也有助于自身修炼。”

说到这,老人便不再接话,静静地品味着茶中滋味,半晌才缓缓睁开眼,深邃的眼中流淌着似乎能看穿一切的智慧。

“师弟,飞扬伤势未愈,最近这段时间,禁地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作为灵山长老,叶虚自然明白禁地的重要,点头称是后,便退出了书房。

窗外的远山云雾缭绕,老人静坐桌前,仿佛入定。

三百年的时间,长到可以让一切重新开始,又似乎短得让过去的种种都来不及结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