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二十章 猫妖

梦染九天 叶荛 3255 2016-11-01 15:51:36

  合作?

离婉笑还从来没想过要和灵山的人一起去抓瘟神,毕竟灵山弟子总是自喻“仙家”,从不屑和他们这样的凡人为伍,更何况寒清波还是掌门的大弟子,武功、法术、谋略都是灵山弟子中的佼佼者。

所以想想还是拒绝了他的好意,“寒大哥,如果你能帮我们,我们当然能少走弯路,不过你是灵山大弟子,我们只是普通人,此去边界路途遥远,和我们在一起难免会吃不少苦头,一旦害你受伤什么的,我们也没法向灵山交代。”

见人家确实没这个想法,寒清波也只能作罢。两人在马车上闲聊了一会儿就下了车,临走还拿了寒清波给的二十两银子。要知道这位寒大哥可不单是灵山大弟子,他还有个世代经商的父亲,这点小钱当然不放在眼里。

独孤澈先跳下马车,然后是婉笑,作为主人,寒清波走在最后。

“寒大哥,谢谢你的款待,也谢谢你的银子,等我们回来一定去灵山看你!”

寒清波点点头,“好,我等着你。”

小丫头挥了挥手,便跟在独孤澈的身后继续赶路。掂量着包裹里沉甸甸的银两,小丫头叹了口气,欠灵山的越来越多了,看来事情办完后还要努力赚钱“还债”才行!

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寒清波眯着眼睛淡淡道:“知道你为什么失手了吗?”

话音落下,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从马车后走出来,扭着纤细柔软的腰肢站到寒清波身边,迷离的媚眼闪烁着淡淡的寒光,白皙的手指放到唇边,探出小舌头在指尖轻轻掠过。

“那小丫头身边居然跟了一个如此厉害的高手,连我的迷情术都能破解。”

魅惑的女人随手勾过一缕发丝在指间把玩,黑色的裙衫下,如玉般凝润细腻的肌肤若隐若现。红唇轻启,饶有兴致地笑道:“不错,有趣!”

面对如此妖媚的尤物,任何男人都会把持不住,但深知其底细的寒清波只是微微翘起嘴角,淡然道:“你看上他了?”

“冰山一样的男人有什么意思?倒是你,都把人带上车了还不动手,不是对那小姑娘动心了吧?”女人意味深长地给他抛了个媚眼,掩唇轻笑,“要不要我去把那高手引开,你就可以。。。。。。”

眼波流转,春光四溢,那意思不言而喻。

“猫妖,这件事不用你插手,这两个人我留着还有用,你只要盯着他们就好,东西到手,自然有你的好处。”说完侧头看向她,寒清波冷笑着发出警告,“把爪子收起来吧,凭你这点修为还不是我的对手。”

狸猫女眼中闪过一道暗芒,随即收回背后隐藏的利爪,轻哼一声,愤愤离去。

寒清波靠在马车里,淡然道:“回灵山。”

*******************************************************************************

两人用这位非富即贵的寒公子给的银两从路边驿站买了干粮塞进包裹里,恰好看见店家拴在路边的两匹马,经过砍价,离婉笑咬咬牙,拿了十四两银子,把这两匹干瘦的马买了下来。不管怎样,有马匹代步,也不至于太辛苦,而且赶路还能少花点时间。

其实灵山距离人魔交界处并不是很远,只要一直往北走,快则两月,慢则三月,就一定能到。而问题就在这,越往北走魔气越重,路上遇到的危险也会越来越多,沿途的妖魔法力也是没有最强只有更强,所以往北的这条路也被人成为是“不归路”。

离婉笑和独孤澈两个人形单影只,走在这样一条路上,在外人看来就是不折不扣的疯子!

骑在马上,离婉笑一手拽着缰绳,一手拿着一块饼啃着,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赶路,实在无聊至极,便慢悠悠道:“独孤澈,反正这一天天的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教你说话吧?

独孤澈看了她一眼,默不作声。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大夫,况且在灵山的时候云大哥也说过,你的嗓子没毛病,之所以不能发声,可能是。。。。。。你根本不想说话!”每次想到这,离婉笑就忍不住烦躁,“你说你又不是真正的哑巴,为什么就是不肯说话呢?我教你,你也不学!”

“到底因为什么呀?”

相处了快两个月,她对独孤澈的了解也多了很多,细心体贴能吃苦,这些都是他的优点,让离婉笑感觉这人脾气不错又好相处,就这样在一起搭伴儿赶路也挺好。只是每次面对这家伙沉默不语的样子,她总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就算打他骂他,这家伙也是一言不发,很多时候甚至连眼神都不会变一下。

这哪是冰山?纯粹就是根木头,还是大榆木!

翻了个白眼,小丫头喃喃道:“好好的人偏要装哑巴,有病!”

“救命啊~”

还在腹诽,一阵求救声从前方传了过来,离婉笑愣了愣,赶紧勒住马,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怎么会有人喊救命?

小丫头四下张望的时候,独孤澈驱马向前走了两步,提起全身戒备。

突然,一个黑色的人影从前方不远处的草丛里冲了出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年轻姑娘,奇怪的是她身后并没有人追赶。这姑娘顺着小路拼命地跑,忽然看见离婉笑两人,稍稍停了一下,似乎有些吃惊,紧接着就加速朝他们冲了过来,因为跑得太急,路上还跌了两跤。

离婉笑皱皱眉,虽然师父说过,路遇闲事不宜多管,可那是个小姑娘,遇到了危险他们要是不管,这荒山野岭的很可能会出事。

不再多想,她赶紧翻身下马,见那姑娘冲了过来,立马上前接住她。独孤澈见此也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视线落到那姑娘身后。

“救命啊!救救我~救救我~”

话音未落,离婉笑还没来得及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就听见一阵恐怖的“簌簌”声朝他们快速靠近,不等她拉着那姑娘躲到独孤澈身后,路边高高的草丛里就突然冒出一条大蟒蛇!

“是蛇!”

离婉笑惊叫一声,随即只见独孤澈右手从马背上猛的抽出一把匕首挡在身前。

蟒蛇身长至少四米,它高昂着头,吐着信子,浑身长满墨绿色的鳞片,树影斑驳中显得极为诡异。

似乎感觉到眼前的猎物从一个变成三个,难以对付,蟒蛇在距离三人两米处停了下来,静静地打量起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握着匕首的男子,不时发出“咝咝”的声音。

“独孤澈,你别硬来,这家伙有毒!”

不管怎么说,离婉笑还是在山里跟着师父学过几年医术的,蛇有毒没毒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独孤澈侧身打了个手势,示意她们往后退,离婉笑冷静地点点头,搀扶着女子一步一步慢慢往后退,生怕动作大了惊动蟒蛇。

姑娘腿受了伤,靠着婉笑面前挪动了两三步,止不住一个趔趄,顿时身体失去平衡,险些摔倒。

“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姑娘感激地看着她。

几步开外的独孤澈下意识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短短的一瞬间就被蟒蛇捕捉到了进攻时机,庞大的身体却极为灵活,尾巴在草丛中用力一甩,眨眼就扑到近前。

蟒蛇速度快,独孤澈的反应自然也不慢,手中匕首灌满力道,闪电般射出,一刀砍在蛇头上,将蟒蛇的脑袋穿了个通透。

受到致命一击,蟒蛇却依旧不死,头上插着匕首,身体飞快地甩了过来,试图将独孤澈缠住。

如果手上再有一把匕首,他绝对有信心将这条大蟒拦腰砍断!但此时他赤手空拳,再加上之前离婉笑只说这蛇有毒,却没说这东西究竟哪里有毒,他竟一时无从下手,只能闪身跃入路旁的草丛中。

谁想草丛中到处都是碎石块,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紧接着,蟒蛇再次疯狂冲了上来,情急之中,独孤澈踢起脚下石块,砸向蟒蛇!

不远处的离婉笑倒吸一口冷气,在她眼里,独孤澈踢起来哪里是碎石块,分明就是一颗大石头!巨大的石头带着强劲的力道将蟒蛇砸翻在地,轰的一声将它压在了石头下面。

看着独孤澈从草丛里走出来,离婉笑拉着被吓坏的姑娘走上前去,紧张地上下打量,确定他没受伤才呼出一口气道:“你没事就好,刚才真的吓死我了!”

“哦,对了,姑娘你是不是受伤了?”忽然想起身边逃难的女子,婉笑拉着她的手轻声问道。

“我只是腿不小心摔伤了,不碍事的。”姑娘柔声回着离婉笑的话,眼神却不由自主地瞟向旁边冷漠的独孤澈。

这时婉笑才抽出空来仔细看了看这姑娘的打扮,一身黑色纱裙,原本盘起来的头发跑的有些凌乱,巴掌大的小脸上还隐约能看见泪痕,细长的柳眉,精致的丹凤眼,望向独孤澈的神情中含羞带怯。

哎呦?这姑娘是看上我们家大冰山了啊!

偷偷扫了一眼独孤澈的表情,嗯,还是一副别人欠了他八百两银子的模样。

轻咳一声,伸手指指路边的石头,离婉笑好心提醒:“姑娘,你腿流血了,我扶你去包扎一下。”

他们虽然出门在外,但买了干粮和马匹之后,身上剩的银子并不多,所以思来想去,离婉笑便没准备什么药品。毕竟她多少会些医术,真有人受了伤,她也会急救,到时候再找些现成的草药敷上,省钱又方便。这么打算着,便只在包裹里备上一小瓶金创药,连纱布之类的都省了。

掏出小瓷瓶,在姑娘小腿的伤口上轻轻撒了一些药粉,手边没有纱布,便直接从姑娘裙角撕了一块薄纱绑了上去。

随口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