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十九章 路遇贵公子

梦染九天 叶荛 3172 2016-10-23 19:00:02

  俗话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现在离婉笑就深有体会,站在热闹的大街上肚子饿得咕咕叫,眼看着路边各种小吃摊,面条、包子、馒头还在冒着热气,诱人的香味馋的人直流口水,然而尴尬的是摸摸自己兜里却分文没有,囊中羞涩啊!

唉~

长叹一声,只能垂头丧气地继续往前走,身后跟着冷漠淡定的独孤澈。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饿!在灵山的时候,给他吃他就吃,现在下了山从早到晚没饭吃依然走得四平八稳,不像她,已经饿得开始打晃了。

早上他俩起得特别早,婉笑简单洗了把脸就把收拾好的包裹丢给独孤澈,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外走,刚好被早起锻炼的云飞扬碰见。在得知离婉笑去意已决便主动提出给她带点盘缠,但当时离婉笑却很有骨气地拒绝了,以至于现在真的到了没钱吃饭的时候,恨不得一头撞死,什么骨气都敌不过肚子饿啊!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前面就是城门,等出了城就更难找到吃饭的地方,甚至晚上还得饿着肚子在野外露宿,想想城外荒无人烟,可能还会遇见什么狼啊,蛇啊,虫子之类的,离婉笑打了个冷颤,不要这么惨吧!!

小丫头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越想越觉得前路悲惨,终于哀嚎一声,靠在路边的石头上再也不起来了。

“我走不动了,饿死了~”

“没力气了,不行了~”

独孤澈始终跟个没事人似的,拎着包裹默默站在旁边,这样下去确实不是办法,他在离开镇妖谷前三百年不吃东西都没事,如果是他自己,完全可以就这样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地走到人魔边界。可离婉笑毕竟是凡人之身,一顿不吃就没精打采,更何况之后的每一天都得面临衣食住行这些琐事,任何一样解决不了,都无法承受长途跋涉带来的辛苦。

此时两人已经出了城,这城里城外完全就是两个模样,里面各种喧嚣,外面却冷清得不见人影。这还是官道,偶尔还能见到一些赶着进城的路人,不远处几条通往其他方向的小路更是没有半个人影。

四下看了看,独孤澈将包裹递给小丫头。

婉笑见他一副分道扬镳的冷漠样,迟疑地接过包裹,“你。。。。。。你不是打算把我丢在这自己走吧?”

其实她心里还真是没底,现在独孤澈伤势痊愈,他们也离开灵山出了城,没吃没喝又没钱,这时候两个人在一起绝不会比他一个人走方便,毕竟两人站在一起谁都看得出来,饿得一步三晃的离婉笑绝对是拖后腿的那个。

这么一说,独孤澈转身奇怪地看向她,不明白这丫头怎么会说这种话,不过他也没放在心上,随手指了指远处缓缓驶来的一辆马车。

离婉笑捂着饥饿难耐的肚子看过去,不得不说这真能算是一辆相当豪华的马车。从远处看,车前两匹雪白的高头大马,车身是深褐色的,四个车轮后面烟尘滚滚,而供人休息的车厢看起来容纳五六个人不成问题!

“有钱人?!”

马车速度非常快,离婉笑忽然猛的站起来,包裹都顾不上拎,使出全身的力气朝马车冲过去!实在饿得难受,就算被当成乞丐也好过被饿死,更何况越是有钱人越不把钱当回事儿,只要人家肯施舍一两银子,她就有钱吃饱了!

然而离婉笑算盘打得很好,却忘了马车跑得飞快根本拦不住,到头来很可能还没见到“有钱人”的面,就被撞飞了!

见到婉笑居然这么不管不顾的往前跑,独孤澈顿时大惊,转眼间就追到了离婉笑身后,而这时马车已经冲了过来,驾车的年轻小厮被吓坏了,拼命拉缰绳,想让马停下,却根本无济于事!

眼看马车就要撞上来离婉笑忽然回过神,可腿软的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马车越来越近。千钧一发之际,整个身子突然被人一把抱起,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后堪堪落地。

等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独孤澈的怀里,那辆横冲直撞的马车也已经停在路边,驾车的小厮气愤地破口大骂:“长没长眼睛啊!这么大的车看不见吗?是不是找死!”

“小成,住口!”

离婉笑挣扎着从独孤澈怀里跳出来,此时那骂人的小厮已经被呵斥得住了口,一位穿着湖蓝色绸缎长袍的公子从车上下来,掸了掸衣摆上沾染的尘土,径直朝这两个拦车的家伙走去。

“怎么了?你瞪我干啥?”

不知怎么回事,此时的离婉笑还在迷糊中,似乎完全忘了刚才发生的危险,只见独孤澈沉着脸,紧紧地抓着自己胳膊不放,直到那公子下了车才眯着眼看过去。

小丫头虽然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一看这公子的穿戴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这是一个有钱人!真正的土豪!

其实这位贵公子的打扮并不复杂,身着很简单的一袭长袍,头顶金玉发冠,脚蹬一双锦缎面长靴,手里的骨扇连着一块精美圆润的翠绿色玉石吊坠。

那人款款走到近前,上下打量一番,轻笑道:“二位冲撞在下的马车,不知所为何事?”

冲撞马车?!

离婉笑愣了愣,立刻回头看向独孤澈,这家伙还真去劫持马车了?

“那个。。。。。。我哥哥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

不等她把话说完,贵公子就轻笑着摇摇头,“姑娘,是你冲撞了我的马车,这样做很危险,如果不是令兄出手,恐怕此时在下已经坐实了驾车伤人的罪名。”

当然,他说这话的口气是半真半假,这种妖魔横行的世道,死个人跟死只蚂蚁一样,人家随便几个小钱就能抹平,更何况世风日下,人命根本不值钱。

看这公子面上带笑,应该是个好说话的人,离婉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简单明了地说出他们的情况,并且很直接地告诉贵公子:我们饿了,而且我们需要钱!

听完婉笑的介绍,贵公子似乎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小姑娘居然说话这么直,开口就是要钱要吃的。不过他也就是无奈地笑笑,这些自然都是小事,朝两人摆摆手道:“原来二位也是灵山出来的,在下寒清波,是现任掌门大弟子,真是幸会!”

*******************************************************************************

“原来是这样,叶虚师叔做事的确很严谨,但他也是为了灵山的安全着想,有得罪之处,请二位见谅。”

说实在的,离婉笑还真没想到灵山居然有这么有钱的道士,而且寒清波还是掌门大弟子,为人有礼有节,知道他们又累又饿就直接请客吃饭。说吃饭其实就是在他的豪华马车上吃些糕点喝点茶,本来还想让小厮驾车进城找个酒楼,但他们是要出城,好不容易走到这,可不想再被送回去重走一遍,所以拒绝了寒清波的好意。

“寒大哥言重了,哥哥的伤好了很多,我们原本也是时候上路了,只是借此机会下山而已。”

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毕竟人家对自己有恩,倒也谈不上“得罪”。

一听两人要赶路,寒清波顿时来了精神,靠在软枕上饶有兴趣道:“离姑娘这是要去哪?很急着赶路吗?”

“我。。。。。。”这件事她也不知道怎么说,和独孤澈对视一眼,叹口气道,“我们要去人魔交界处采集阴阳花。”

阴阳花?

寒清波一听就笑了,“离姑娘,所谓阴阳花不过是个传说而已,起死回生更是无稽之谈,况且这种花早在三百年前就消失了,即便你们真能走到人魔交界处,也不可能找得到。”

已经不是第一个人这么说了,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婉笑失落地低下头,“寒大哥,我有我的苦衷。”

说着便将村里发生的事和师父遗留下来的药方告诉了他,瘟疫的那段时间是她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阴影,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下她一个。。。。。。

回想起那个可怕的夜晚,离婉笑浑身发冷,往独孤澈怀里缩了缩,下意识的动作却让寒清波微微挑眉,视线转到这个一言不发的冷漠男子身上,眼神交错,一股极冷的气息让他禁不住侧过脸。

“你们村的事,我知道。两个村子发生瘟疫后,掌门就派我下山调查,那里的情况很严重。”他确实带了灵山弟子去了,还见到了传说中的瘟神,一番缠斗之后,那瘟神仗着对地形的熟悉将他们甩开,等他带着师弟追过去,瘟神的影子都没了。

听他这么一说,离婉笑忽然想起她刚从村子出来后在小吃摊上听到的传言,说是灵山大弟子亲自去村里调查,当时她还冷笑不已,暗道人都死光了,灵山还派人过去干什么,给死去的村民收尸吗?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婉笑腾得坐起身来,“那你见到瘟神了吗?”

“见到了,不过后来被他跑了。”这也是他出现在这的原因,“我没料到瘟神会那么强大,是我的失策。”

“你!”离婉笑很生气,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说瘟神已经不在村里了,即使她现在就拿着阴阳花过去,也报不了仇。

“离姑娘,”寒清波一看这丫头要发火,赶紧接着道:“我回去将此事禀报给掌门后,就下山继续追查瘟神的下落,如果你打算报仇,我想我们可以合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