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十八章 独孤澈的手

梦染九天 叶荛 2960 2016-10-23 10:00:03

  这世上如果说真有那么一双完美的手,会是什么样子的?

离婉笑觉得自己曾经见到过这种可以称之为毫无瑕疵的手,就是那天早上,独孤澈坐在对面安静喝粥的时候,他皮肤细腻,骨节分明,手指精致而修长。但是现在独孤澈伸出来的那只手,在光线下指尖似乎还有着丝丝淡紫色的气息在流动,像柔软的绸缎般细腻婉转,为这样完美的手又增添了几分奇妙的感觉。

此时,叶虚道长忽然踏前一步,眼中精光暴闪,左手迅速结成掌印,直接轰向独孤澈!

在场的弟子几乎没人见过叶虚道长出手,就连云飞扬也是睁大眼睛,修为深厚的他下意识低呼一声:“小心!”

叶虚这一掌凝聚了五成功力,掌风之强,威力之大,让不远处的云飞扬心惊不已,独孤澈究竟有多少能耐还不十分清楚,师叔这一掌下去,一旦独孤澈接不住,绝对不死也会重伤!但他也相信比自己修为更高的叶虚定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向来出手都很有分寸,想必那小子真有古怪。

掌风已至,独孤澈依旧静静立着,台下观战的离婉笑禁不住大喊:“小心啊!”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独孤澈在如此强大的掌风压制下,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甚至下一秒就会直接从台上跌下来,只见他微微抬眼,伸出的那只手轻轻往前一探。

没有任何招式可言,众人只见他的手掌很轻松地探入掌风中,毫不费力地握了下拳,然后松开,周围的旋风奇迹般地快速消散,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咦?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刚刚发生了什么?”

“那一掌看起来很厉害啊,怎么就这么没了?”

底下的弟子们安静了一阵,随即开始窃窃私语,只有云飞扬看得目瞪口呆,因为他切切实实知道那一掌的厉害,如果换做是他来接,恐怕此时已经狼狈不堪地被那一掌轰下了比武台。而这个人居然一点事也没有,一伸手就这么简单的将铜墙铁壁般的掌风化解了?

但凡是灵山弟子都多多少少地能看出点什么,而对武功法术完全没有半点了解的离婉笑则傻眼了。在她看来,那叶虚道长就是用手扇了一阵风,然后独孤澈轻轻一拦,风就停了。

这叫比武?

这是哪门子武功?

原本还以为叶虚那老头一上来就发了个大招,谁想到这老家伙也不过如此!

小丫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扇个风而已,谁不会?

叶虚见此,心中一震,随即双手再次运起内功,刚刚是五成,这回又加了三成,对手强大如斯,他本想调动起全部功力,但这里毕竟是灵山禁地,他不能不管不顾地使出全力,即便如此,现在的八成力道就连已经坐上掌门之位的师兄也无法从容应对,他要看看对面这哥强大的小子怎么还击。

双手在身前抱圆,一股强大的内劲自周身凝聚,脚下的比武台似乎已经不堪重负,发出骇人的松动断裂声。云飞扬一眼就看出师叔这是要全力以赴啊!

眼见叶虚手中内力渐渐凝结起来,云飞扬再也站不住了,顾不上自己的伤势,立刻腾身而起,直接从看台上飞身而下,顺手将配剑抽出,他必须阻止师叔,否则这一掌下去,独孤澈绝对会被震碎!

台下的离婉笑微微摇头,心想,这老头难道以为扇扇风就能把独孤澈那么大个人吹走吗?

开什么玩笑!

不待云飞扬挥剑赶到,叶虚已经将凝聚了八成功力的一掌击了出去!

此时的独孤澈手指动了动,凌空画了个圆。

掌风之快,已经让独孤澈来不及做更多的动作。

铺天盖地,来势汹汹!

这次毫无意外,看起来完全没做反击的独孤澈直接被掌风吞噬,整个人都淹没其中,台下众人纷纷惊呼,就连赶到的云飞扬也在大惊之下执剑而上。

掌风过于强劲,云飞扬调动起全部功力,依然无法接近独孤澈三米之内,怎么办!

见此情况,离婉笑简直惊呆了,她眼睁睁地看着独孤澈被掌风吞没,难以想象他真的被叶虚这个老道士扇出的风吹跑了?

“澈。。。。。。”她愣在原地,甚至忘记扑上去救人。

忽然一抹若隐若现的黑影在掌风之中快速穿过,离婉笑几乎下意识认定,那就是独孤澈的影子!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抹黑影穿梭的速度极快,眨眼的功夫就见到身着白衣的独孤澈从里面闪身而出,直接现身在叶虚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一米。

那只缠绕着淡紫色气息的手快速劈向叶虚的胸口处,此时的叶虚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看着对方如玉般的手掌带着刀锋似的凌厉攻势砍向自己,他甚至深深地觉得这只手会将他的整个胸膛贯穿,鲜血四溅。

云飞扬双目大睁,顿时暴喝:“师叔!”

电光火石之间,独孤澈忽然收回手,微微侧身绕过叶虚,身体缓缓停住。

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除了叶虚和云飞扬之外根本没人注意到独孤澈出手的瞬间,在众人眼中,他只是从掌风中横穿而过,然后眨眼便到了叶虚道长的身后。

这种快到极致的身法放在离婉笑的眼里,简直神乎其神!不过回过神来见独孤澈毫发未伤,只是从比武台的这头跑到了那头,婉笑叹了口气暗道:还好这家伙跑得快,真以为他被吹飞了呢!

台下鸦雀无声,即便是叶虚道长和云飞扬都一动不动地站着,看清独孤澈身法的他们更是从心底里涌出一股难以抑制的震撼。因为云飞扬是从侧面砍上去的,所以没有见到叶虚所看到的那一幕。

就在独孤澈从掌风中钻出来的一刹那,叶虚清晰的看见他从一个圆洞里跃了出来,而这个圆洞就是他之前随手在空中画出的那个圈。这个小子竟然能用法力在他的掌风攻势中毫不费力地破出一个洞,而最后在自己胸前作势劈出那个手刀,很显然是个凌厉的警告!

这个人远不是他能对付的,哪怕再加上在场的所有弟子和颠峰时期的云飞扬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灵山脚下,镇妖谷禁地旁竟然潜伏了一个如此厉害的高手,而这个人还在他们的居住地修养了这么久,如此强大的功力竟丝毫没有被人发现?

“哥,你没事吧!”台下的离婉笑虽然不知道独孤澈是不是赢了,但看叶虚道长和云飞扬全都站着不动,担心独孤澈身体的她立刻跳起来喊了一声,然后手脚并用地爬上比武台,冲到独孤澈身边拉着他上上下下检查,确定没有伤口,这才松了口气。

“呼~吓死我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着赶紧将独孤澈拉到身后,忍不住对叶虚道长说道:“道长,我们只是普通路人,也不会什么武功法术之类的,现在我哥哥伤也好了,明天我们就离开,这段日子谢谢您收留,来日定当报答,告辞!”

话说完就转身领着独孤澈跳下台,快步往回走。不管怎么说独孤澈也是和她一起来到这的,叶虚道长能成为灵山派弟子的长辈,必然有他的能耐。不论如何,这次冒然提出对战的要求,怎么看都是在欺负独孤澈,明摆着就是在赶人,更何况独孤澈在台上根本一点都不反击,幸亏在叶虚使出第二招的时候他跑得快,不然很可能被那阵风吹飞了!

一路上独孤澈一言不发地任她拉着往回走,回到房间,离婉笑把他按坐在椅子上,自己却收拾起行李来。

看着她忙个不停,独孤澈起身想帮她收拾,小丫头回身又将他按回椅子里,“你的伤虽然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但还是要多注意,我本想再让你休养几天,到时候跟那批下山历练的弟子一起离开,但是我后悔了。”

“我们明天就走,那个叶虚道长出招太狠了,明显就是想要你的命,再留下去我担心他们还会对你下手,我等不了了!”

一想到独孤澈站在那里被掌风吞噬的画面,离婉笑就止不住地后怕,毕竟从一开始他们见面时,独孤澈就一直身带重伤,最严重的时候还是她背着他一步一步走出山谷的。所以在她看来独孤澈根本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如果遇到劫财劫色的匪徒,说不定还需要她来保护,要知道这家伙的脸简直俊美的不像话!

还有那双手,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保养的,看来这家伙压根儿没干过活!

独孤澈老老实实地坐在一旁,脸上的表情渐渐柔和,在这个陌生的世上,终究还是有一个人会担心他被伤害的。

所以即使忘记了从前,忘记了自己,他依然不觉得茫然,原来有一个可以守护的人是那么重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