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十七章 独孤澈VS叶虚道长(下)

梦染九天 叶荛 2950 2016-10-22 19:00:02

  这一夜,离婉笑睡得特别踏实,早晨起床整个人都神清气爽,随手摸到枕边的医书,想想这几天独孤澈的身体基本没什么大碍了,那女魔头被打跑之后也再没了音信,想必已经不在灵山附近了。

换好衣服,走到桌边倒了杯水慢慢喝着。在灵山蹭吃蹭喝这么长时间,也该出发继续寻找阴阳花了,等这次比武结束后,前三名的弟子会下山历练,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和他们一起走。

正琢磨着走的时候要不要跟云飞扬借点银子,毕竟相识一场,关系也算不错,借点钱应该不算难事,实在不行,大不了给他写个欠条,将来找到阴阳花他们还得回来呢,到时候有钱再还给他呗!反正他们常年呆在山上,吃喝不愁,要钱也没用。

离婉笑心里打着小算盘,独孤澈推门走进来,见小丫头坐在椅子上傻笑也不奇怪,径直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默默摆弄着茶杯,随手拿过婉笑喝了半杯的茶水放回盘子里。

“唉,要喝水自己倒,抢我的干啥?”瞪了冰山脸一眼,小丫头一把夺回杯子,三口两口喝完水,抹抹嘴道,“今天就是大决战了,一会儿咱得早点去,还占第一排的位置,我要努力给小师兄加油打气!”

看着小丫头活力满满的样子,独孤澈依旧不言不语,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便起身拉着小丫头往饭堂走。早饭不能不吃,否则呆会儿怎么有力气喊加油呢?

两人一个在前面蹦蹦跳跳,一个板着一张冰山脸走在后面,说来也是巧合,刚到饭堂门口就遇到了伤势恢复一些后就坚持自己来打饭的云飞扬。

今日的云飞扬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但精神却差了不少,一只手扶着额头,一看就是晚上没睡好。走到饭堂门口正巧撞上离婉笑兄妹俩,下意识顿了顿,眼神直接掠过跑过来打招呼的离婉笑,落在后面慢悠悠走着的独孤澈身上。

既然打算跟人家借钱,当然要对人家热情点,这么想着,离婉笑笑呵呵地迎了上去,“云大哥早啊,呦,黑眼圈这么大?昨晚做恶梦了吧?”

可能是小丫头招呼打的太热情,云飞扬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嗯,没事,今天比武结束后我再回去补。”

“哦,那等比武结束了你可得回去好好睡一觉,睡眠不足可是会影响伤口恢复的。。。。。。”离婉笑扶着云飞扬一左一右地进了饭堂,叮嘱独孤澈照顾好云大哥之后,小丫头一路小跑去给两人打饭。为了跟人家借点盘缠,她还是第一次这么积极的给人家跑腿儿。

留下两个大男人坐在一起,独孤澈还是一副冷漠冰山脸,云飞扬微微偏头不看他,紧抿的唇却透出内心的一丝紧张和不安。

昨晚要不是他跑得快,小命就要折在面前这人手里了!回去之后更是连夜跑去找了叶虚,两人商量之后,叶虚打算在比武过后直接和独孤澈来一场比试,他要亲自看看独孤澈的本事,然后再时情况而定,如果他用的是邪门歪道的武功法术,灵山就会立刻将其兄妹俩驱逐。

打饭回来的离婉笑似乎也察觉到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坐在中间给这个剥个鸡蛋,给那个夹点小菜,一顿饭吃的她额头直冒冷汗。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俩人脸色都不太对啊~

无奈腹诽着,匆匆吃完赶紧拉着独孤澈往比武场跑去,意外的是,场上还冷冷清清,叶虚道长却提前到了,一个人站在比武台中央,望着镇妖谷的方向出神。

“额,叶虚道长,您来的这么早啊?”小丫头犹豫着凑上去打招呼。

叶虚回过头朝离婉笑微微颔首,“离姑娘也来的很早。”

“呵呵,我个子矮,所以就早点拉着哥哥过来,想找个前面的位置看比武。”婉笑挠挠头,回头看了一眼独孤澈,发现他正有意无意地望着叶虚。

点点头,叶虚也将视线转向独孤澈,淡笑道:“听闻离公子功夫不错,待今天比试结束后,不知能否有幸邀请公子切磋一翻?”

这是明目张胆的下战书啊!

离婉笑心下一惊,如果她没记错这应该是叶虚道长和独孤澈第一次正式见面吧?怎么两人对视一眼就要打架?赶紧拉拉独孤澈的衣袖,用眼神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谁知独孤澈朝她微微摇头,随后也不理叶虚的邀请,直接走到悬崖边,望着镇妖谷“赏风景”去了。

离婉笑尴尬地笑笑,“那个。。。。。。我哥不善与人交流,请您多多包涵。”

说完就气呼呼地跑去找独孤澈,这孩子怎么见谁都这么冷冰冰的?一点礼貌都不懂,人家对他们可是又管吃又管喝的,还指着人家给上路的盘缠呢!

不过任离婉笑怎么苦口婆心地磨破了嘴皮子,独孤澈依旧面无表情。

也许是今天决战,弟子们都来得比较早,周围人渐渐多了起来,婉笑也赶紧拉着独孤澈挤在第一排。

决战只有三场,但不得不说这三场的参与者都是灵山弟子中功力处于中上等的,一招一式都透着正义之士的英气,每个人的招式都大同小异,但由于各人天资不等,修炼的时间也长短不一,所以比武过程精彩归精彩,却终究少了高手对决的那种惊心动魄之感。

最后的结果不出意料,三位已经在山上修习四年有余的弟子夺魁,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也将是四年以来第一次真正的历练,人间妖魔横行,他们三个或同行,或单打独斗,总之只能靠自己,除非重伤,否则不能向灵山求救。

离婉笑看得很兴奋,在叶虚道长为三位弟子发下山历练前必备的保命灵丹时,独孤澈眼睛微微眯起,忽然拉起小丫头转身往人群外面走,这时台上始终留意他们的云飞扬站起来笑道:“离公子别急着走啊。”

一句话,场上的所有人几乎同时将视线转到正要离场的兄妹俩,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云飞扬怎么突然提起他俩?

叶虚将灵丹发给三位弟子后也转过身笑了笑,朝二人温声道:“二位在我灵山也休养一段时间了,据说离公子身手不凡,不妨借着今日的比武大会为我灵山弟子演示几招。”

说着,叶虚道长踏前几步道:“公子功力深厚,请赐教。”

很显然,叶虚明显要亲自挑战独孤澈!

要说独孤澈功力深厚?他自己走着走着都能摔倒,哪像个会武功的,?开什么玩笑!

离婉笑赶紧摆摆手道:“哥哥也就会些自保的功夫,我们出门在外怎么也得会几招防身,不过再怎么样也不能是您的对手啊。。。。。。”

话未说完,叶虚便轻轻摇头,直接看向独孤澈,“离公子,简单切磋几招而已,并非强人所难吧?”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虽然大家都不明白,叶虚道长这种辈分的人怎么就偏偏追着一个不知名的小子过招,但要真能看到叶虚道长出手,也是个不错的学习机会。

当下所有人都看着独孤澈,离婉笑不知怎么的,心里忽然有点不痛快。独孤澈伤势的确好了大半,但叶虚道长怎么莫名其妙这样逼人家出手,那里还像个灵山长辈的样子?

更何况独孤澈是不是真的会武功她也不清楚,万一他不会,上去了不就是出丑吗?

想到这,伸手拉了把独孤澈的胳膊,小声道:“你要不想比咱就不比,反正伤还没好,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来。”

独孤澈看了看离婉笑,又扫了一眼台上的叶虚道长,低头思虑一会儿,便握了握婉笑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随即举步走上比武台,脚步沉稳,一阵风掠过,长发随风扬起,他的衣摆却像坠了千斤一般,依旧随着他的步伐有规律地一前一后摆动。

叶虚和云飞扬同时心中一沉,一种从未有过的压力随之而来,可看他走路的动作完全是空门大开,随便会点武功的小弟子都能将他打倒,然而越是如此,叶虚的面色越加沉重。

独孤澈也不急,一步一步慢慢走上台,当他完全站在比武台上的时候,不远处的云飞扬已经站了起来,似乎随时都要扑过去与独孤澈对战。

清冷的眸子静如死水,他从不说话,除了在离婉笑面前偶尔露出一些勉强称之为表情的神色,没有人能够猜透他在想什么。独孤澈留给灵山弟子的印象,用一个就能概括:冷!离婉笑却对此不屑一顾,用她的话说那就是冰山脸!

见此,叶虚道长后撤半步道:“请。”

话音落下,独孤澈缓缓伸出一只手,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几近透明,手指修长,指尖圆润,泛着朦胧的光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