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十四章 独孤澈的身份

梦染九天 叶荛 2980 2016-10-21 00:00:02

  其实对于独孤澈的身份,离婉笑并没有想太多,毕竟于她来说,独孤澈只是个需要医治的病人,等他身体康复了,相信也不会一直跟着自己。

既然不需要长久相处,那她也就没必要死乞白赖的去追问人家身份。更何况,独孤澈的身体情况她是知道的,且不说他会不会武功和法术,单看他一步三晃的走路姿势,就能感觉到他的伤是何等严重。

念头一闪而过,婉笑只能无奈地摇摇头,“道长,我哥哥伤的很重,就算他真的会一些防身的功夫,拖着这样的伤病之躯也不可能施展出来。”

离婉笑很不喜欢这种被人质问的感觉,所以她顿了顿,直接道:“云大哥帮我哥哥看过伤,他的情况还是云大哥更清楚,您可以去问问他。”

叶虚道长微微一怔,没想到这小姑娘居然如此聪慧,他只是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这姑娘就能立刻明白他的意思,看来这兄妹俩确实不简单。

看样子他要再抽空找那男子聊聊。

正在厨房煎药的独孤澈皱了皱眉,他无法言语并不代表脑子也不灵活,联想到那红衣女魔头对婉笑流露出来的杀意,他忽然觉得事情似乎不会就这么结束,那魔女很可能会再来挑衅。

想到这,手中的扇子渐渐停住,药炉下的火苗慢慢变成微弱的幽蓝色,独孤澈冷峻的眼眸又深邃了几分。

交战中将离婉笑救走的那阵怪风,不仅让云飞扬和叶虚道长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也同样引起了半夭梅的注意。

“你还在想那天的交手?”

一袭灰色袍衫的慕华走到半夭梅身边,宽大的袍子将他整个人裹在里面,除了半夭梅,谁也看不出他受了伤。

“嗯。”半夭梅一口饮尽杯中酒,叹气道,“灵山派的法术高深莫测,那天我本想劫持一个小姑娘做人质,却被人暗中摆了一道。”

“你被人摆了一道?”慕华微微挑眉,饶有兴趣地勾起嘴角,“还有人敢暗中对你下手?活得不耐烦了?”

要知道半夭梅不仅有一张魅惑众生的脸,暗杀也是她的绝招之一,放眼整个魔界还没有人能够与她抗衡,想不到这次竟然在灵山地盘上被人摆了一道,若不干掉对方,她还怎么在魔界混?

不过看她愁眉不展的样子,恐怕这次真是遇上对手了。

半夭梅摇摇头,“那小姑娘背后有个高手在暗中保护,我前天晚上就和那人交过手,之后又在抓那小丫头时被挡了下来,对方法力很强,而且两次交手他都没有现身,难道是灵山派那几个老头之一?”

听了半夭梅的分析,慕华淡淡道:“这个不太可能,灵山派的几个老头如果不联手,他们连我都打不过,更何况是你?”

“要说灵山真正有能力跟你抗衡的,恐怕只有一个人,”慕华眼中闪过一丝暗芒,“那就是闭关多年的老掌门,画隐。”

此话一出,半夭梅就风情万种地翻了个白眼,“你知道画隐是谁?没错,那老家伙确实很厉害,只不过当年为了封印镇妖谷,这老头在冷莲妖的鼓动下以身犯险,将自己化作封印,一并关了进去,只要有神魔试图破除封印,他就会以雷霆之势斩杀。”

“那些牛鼻子老道还对外宣称他在闭关修行,哼,真是可笑!”

慕华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没了那个老头坐镇,灵山的实力早就不比从前,既然如此,那个隐藏在暗中的高手究竟是谁?”

是啊,除了灵山老掌门,还谁能有这般高强的法力?

两人一时陷入沉默,如果那个隐藏的高手是灵山内部的隐士,将来他们准备妥当之后进攻灵山,这个人必定会成为一大隐患。

忽然,半夭梅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缓缓勾起一丝绝美的浅笑:“我和他交过两次手,而从这两次的情况来看,这个高手每次施展法术都是为了保护那个小丫头,那么。。。。。。或许我们可以从这个丫头身上入手。”

慕华微微侧脸看向她,在他们相识的这两百多年里,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半夭梅对这点小事感兴趣,看样子他们没白跑这一趟啊!

*******************************************************************************

“哥,我饿了!”

“哥,我忘了叠被子,你去叠吧!”

“哥,你去看看厨房有啥好吃的,给我拿点来!”

离婉笑靠在椅子上,边吃点心边喝茶,顺便将独孤澈使唤的团团转。自从那日独孤澈学会自己煎药,离婉笑就很少让他闲着了,伺候这样一个大小姐,真是多亏了他无与伦比的强大耐心,换做稍微有点脾气的都得恨不得上去掐死这个小丫头。

看着独孤澈跑来跑去,额头也渗出丝丝薄汗,离婉笑很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像个哥哥的样子嘛!

翻看着师父留下的医书,离婉笑认真琢磨着里面的各种药方,其中一个画得不太清晰的药材,让她猛的睁大眼睛,盯着看了半天。

感觉独孤澈将点心放在桌上,小丫头一把拉过他,指着那株药材给他看。

“这个,就是这个!这就是我要找的阴阳花,传说有起死回生之功效,能够生死人肉白骨,只要拿到它,师父的药方就凑齐了!”

独孤澈哪里知道什么是阴阳花,见婉笑乐呵呵的样子,只觉得这个东西对她好像很重要,便点点头,接过医书仔细查看上面的文字记载。

书上说阴阳花在人魔交界处生长极为繁茂,只是多年的战乱让这种花几近灭绝,百年前有个魔军的边境首领将这样一朵珍贵的阴阳花当作礼物献给魔界大护法,自那以后就再没有关于阴阳花的传说。

“虽然下面这段文字我看不懂,但至少知道了这朵花的样子,等到了人魔交界处,找起来就方便多了。”小丫头想得挺美,却没看到独孤澈轻轻皱了下眉头,她现在恨不得立刻启程出发,插上翅膀直接飞到交界处!

独孤澈轻轻合上书本,示意她点心拿来了,赶紧吃。

离婉笑此时心情大好,嘿嘿一笑,立刻狼吞虎咽起来,对她来说线索越多,就意味着离阴阳花越近。

坐在她对面,独孤澈看着这丫头毫无形象大吃大喝的样子微微出神,一双眸子如潭水般深不见底。那段文字她看不懂,所以才会这么高兴地满怀希望,那他要不要将事实告诉她呢?

寻找阴阳花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在边界找不到,那么只剩下一个办法,就是去那个魔界护法的手中偷药!

一旦真到了不得已要去偷药的地步,那他绝不会让婉笑独自去冒险!

“沙~沙~沙~”

一串极轻的脚步声夹杂在微风中,从房顶掠过。

独孤澈神色一紧,来了!

留意着屋外的动静,回头看了眼离婉笑。

“看我干吗?你也饿了?”

小丫头下意识护住糕点,“你不能跟我抢,这点还不够我吃呢!”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独孤澈眉头皱了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指屋顶,示意她房顶有人。

离婉笑愣了一下,赶紧捂住嘴。

这次与半夭梅来时有所不同,独孤澈完全没感觉到对方的杀气,似乎只是从房顶路过,对他们并无恶意,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灵山弟子的居住之地,谁敢在这种地方飞来飞去?

当然,半夭梅那种强大到变态的妖魔不算!

房顶上的脚步声很快消失,独孤澈却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人的气息,似乎就在屋子外面。

看了一眼缩在椅子里的小丫头,还有有些不放心,独孤澈唇角动了动,想说什么又发不出声音,犹豫了一下便径直起身往外走。

婉笑赶紧拉住他:“你去哪?”

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指了指紧闭的房门,示意自己要出去看看。

离婉笑顿了顿,“那。。。。。。那你小心点。”虽然在暗中有人盯着的时候,她很怕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但她相信独孤澈,即使这种信任来的莫名其妙。

独孤澈点点头,快步出了房间。

或许是师父去世的那晚给她留下了太深的恐惧,望着空旷安静的房间,她下意识蜷缩起身子,感觉浑身发冷,拿起独孤澈给她倒的温水,杯子的温度让她稍稍有了些安全感。这时她才想起独孤澈的事,之前叶虚道长问过独孤澈是不是会武功,她因为对叶虚有些防备,又真的不了解独孤澈的能力,所以便模棱两可地将这个问题躲了过去,只是刚才独孤澈的反应似乎证实了一点:他真的会武功!

其实会武功也没什么奇怪,毕竟她是将他从那个不见天日的“黑屋子”里救出来的,而且见到他时,独孤澈被层层叠叠的大锁链拷在铜台上,现在想想若不是独孤澈真有什么过人的本领,怎么可能受到那样的对待?

这个独孤澈,究竟是什么身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