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十三章 初见叶虚

梦染九天 叶荛 3134 2016-10-20 19:00:01

  “救命!”

离婉笑低叫一声,猛的睁开眼!惊恐地瞪着眼前熟睡的人影,半晌才回过神来。

屋子里很安静,独孤澈和衣靠在床边,他低着头似乎还在沉睡。天色刚蒙蒙亮,桌上的蜡烛还闪烁着微弱的光,没有追杀,也没有逃命,一切好像做了个梦。

躺在床上莫名其妙地揉揉脑袋,既然她还活着,那女魔头呢?

感觉很多事情都不太对劲,离婉笑皱皱眉,视线落在熟睡的独孤澈身上,这人怎么这样就睡着了,不知道自己还有伤吗?

轻手轻脚地坐起来,拉过被子给他盖在身上。看着那副安静沉睡的俊颜,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有些不真实。

似乎察觉到婉笑的目光,独孤澈微微睁开眼睛,抬头却看见小丫头愣愣的盯着自己,顿了顿,便回手将被子重新给她披上,然后默默起身去桌边端糕点。

直到独孤澈端着糕点走回来,坐在床边,离婉笑才眨了眨眼,看看糕点,又看看他,迟疑道:“你去哪了?”

“我把院子都找遍了也没看见你。”

独孤澈看着她,眼神依旧淡淡的,他本就不会说话,自然无法回答。

离婉笑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下次再出去记得跟我说一声,你的伤还需要调养,想要出去活动活动也得有人扶着,万一摔倒了再把伤口弄裂,你还得在床上多躺十天半个月。”

盘腿坐在床上,接过独孤澈手里的糕点,小丫头一阵狂吃!折腾了那么久,还差点在女魔头手里丢了小命,她必须饱饱的吃上一顿才能安抚自己受了惊吓的小心脏。

“我说,你知不知道下午的时候,咱这里来了个特别恐怖的女魔头!”离婉笑边吃边说,也不管独孤澈是不是在听,“我这条命差点折在那魔头手上,你还真是福大命大没碰到她,不然就你这走几步路都慢腾腾的样子,恐怕连逃命的力气都没有。”

独孤澈的冰山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就那样静静的靠在床边看她吃,偶尔点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时间过得很慢,离婉笑吃饱喝足后就打着饱嗝有一搭没一搭胡乱说着,从女魔头的两次追杀说到山村的瘟疫,吹牛说自己见过多少死人,遇到过多少危险,还拍着胸脯嚷嚷着要保护他。

独孤澈就这样一直陪着她坐到天亮,他知道她心里的恐惧还没退去,所以不管她说的是什么,他都忍着伤痛耐心听。

*******************************************************************************

“师叔。。。。。。”

云飞扬醒过来就发现半年多未见的叶虚道长站在床边,身边还跟着几名医者。

“师叔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半夭梅能够顺利救走大魔头慕华,全是因为他云飞扬被劫持,叶虚道长为了保全他的性命,只能无奈放人,现在想起来,他心里着实愧疚不已。

“飞扬,这不是你的错。”叶虚道长挥手让几个医者出去,自己便踏前几步坐在床边,看着掌门师兄这个亲传弟子,心里也是一声叹息。

“我听弟子们说过了,那女魔头修为极高,之前我们几个联手都没能留下她,更何况是你。”叶虚道长目光深邃,轻轻掠过云飞扬肩膀的伤,意味深长道:“那女魔头的身份,你了解吗?”

女魔头的身份?

听师叔这么一说,云飞扬愣了愣,思虑过后皱眉道:“弟子以前下山历练,也遇到过不少妖魔鬼怪,但像这个女魔头一样法力高强的却从未见过。”

叶虚点点头,“没错,这样的魔头并不多见,即使是在魔界,也几乎是深居简出。”

“那师叔的意思是?”云飞扬隐约觉得师叔似乎在暗示什么,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女魔头的身份竟如此难以捉摸。

“我刚才和师兄说了这个女魔头的样子,还有你的伤势,对于她的身份我们也有了一些推测。”叶虚道长望着云飞扬,淡淡吐出三个字:“半夭梅。”

这个名字在普通人听来可能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对于云飞扬这种以斩妖除魔为己任的灵山大弟子来说,却宛如晴天霹雳。

半夭梅是什么人?但凡听过三百年前神魔大战的人都知道,当年魔尊企图一统三界,手下八大王牌将领个个骁勇善战,这八人中只有一名女将,那就是排名第四的半夭梅。妖娆的身姿,绝世的美貌,和她神出鬼没的行事作风,都给人留下了极为神秘诱惑的印象。

没有人知道她的容貌,因为她可以千变万化。也没有人了解她的来历,因为她心里眼里只有魔尊,从不提及自己。

“魔尊身边的几个将领都是在征战途中收集来的,只有半夭梅从一开始就跟在魔尊身边,深受器重。”叶虚道长将他们的推测缓缓道来,“当初镇压了魔尊独孤澈,也将他的几个大将一并囚禁,只有半夭梅和另外两个魔头侥幸逃脱,想不到如今竟然现身了。”

肩膀隐隐作痛,云飞扬却觉得自己被浇了一盆冷水。如果是两个师叔共同的推测,那么女魔头的身份就几乎确定无疑了。真是想不到,自己居然遇上了魔界法力顶尖的大魔头!能够逃脱,真是万幸了!

“师叔,此次半夭梅现身,难道是谷中有异动?”云飞扬微微挺直身子,牵扯到伤口处,一阵钻心的疼痛让他止不住闷哼一声。

而叶虚道长却并没将注意力放在镇妖谷,转而问道:“飞扬,有弟子说你们前两天收留了一对兄妹,那女魔头闯进来之后还要杀那个女孩?”

云飞扬点点头,“没错,那两兄妹误入镇妖谷,受了伤,我便让他俩在这修养。这两人曾被那女魔头追杀过,这次又刚好被发现,那魔头便。。。。。。”

不待他说完,叶虚道长就摇摇头,“那女魔头的厉害你也清楚,两兄妹能屡次在她手中逃脱,未必是侥幸,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这个。。。。。。特别的发现?难道要说他怀疑两个人不是兄妹,更像是一对逃命鸳鸯?

“师叔,他们俩也没什么特别的,弟子只有一事想不通。”

叶虚道长淡淡看了他一眼,“什么事?”

仔细想了想,云飞扬便将打斗中出现的怪风和他说了一遍,其实那女魔头的厉害有目共睹,在打斗中用旋风来迷惑对手的招数也很常见,只是怪就怪在那阵风似乎平地而起,像被人操控一样将离婉笑卷走,打斗结束后,弟子们才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发现昏迷的离婉笑。

“我赶到的时候只看到那姑娘被风卷着急速后退,没发现什么异常,但就是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怪风?

心中一动,叶虚道长没说什么,简单聊上几句,就让云飞扬休息了。

怪风的事情让叶虚心中一沉,不管那是不是巧合,都不排除灵山混入魔界奸细的可能,既然那两兄妹有蹊跷,不妨他亲自去试探一下。

叶虚来看望离婉笑两人的时候,独孤澈刚好被小丫头派去厨房熬药了。当然,离婉笑也并不是故意要使唤他,独孤澈的身体好得越来越快,走路已经渐渐不需要人搀扶了,所以就让他自己给自己熬药去,也不用再麻烦人家小道士,毕竟他俩吃人家的住人家的,还要让人伺候,实在有点过意不去。

打开门,一个仙风道骨的道长站在门口,轻笑道:“离姑娘,飞扬受了伤又很担心你的情况,我便代他来看看你。”

“道长有心了,里面请。”婉笑嘴角抽动着请这个老道士进屋坐下,心里却止不住打鼓。那女魔头伤了不少小道士,就连云大哥都受了重伤,偏偏她这个被追杀的毫发无损,看样子这老道士很可能是来赶人的。

想到独孤澈伤势未愈,自己身上分文全无,离开这里还有被魔头继续追杀的危险,离婉笑的表情都快哭出来了。

叶虚道长阅人无数,看了眼小丫头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是想歪了,于是出声道:“姑娘和令兄在这里住的还好吗?”

婉笑一听,急忙点头,“很好很好,谢谢道长收留,我们不会在此叨扰太久的,等哥哥身体好些,我们就立刻离开。”

“姑娘不必心急,我不是那意思。”叶虚笑着微微摆手,“前日此地被妖魔闯入,想必让姑娘受惊了,听说你们兄妹俩不止一次被这妖魔追杀,不知所为何事?”

此话一出,离婉笑就愣了。叶虚道长自称云大哥的师叔,可她却从未见过这个人,看他初次见面这番话,分明就是在试探她!

难道这老道长怀疑他们和那女魔头有关系?

“道长,我和哥哥。。。。。。”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说自己是从瘟疫村跑出来的,那这些道士会不会将她和独孤澈当成怪物?

毕竟两个村子的人都死光了,只剩下她一个,而独孤澈的身份,却是连她也不清楚。

见离婉笑有些出神,叶虚道长想了想,这样拐弯抹角的试探,反而容易让人胡思乱想,当下微微摇头轻笑:“离姑娘,这两个妖魔的法力都很强,姑娘能屡次逃脱,看来令兄的法力不弱。”

令兄?

独孤澈?

这老道长居然是为了独孤澈来的?

想到第一次见云飞扬的时候,他意味深长的暗示,难道这些人都认识独孤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