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十二章 劫持

梦染九天 叶荛 3067 2016-10-20 10:00:02

  独孤澈啊独孤澈,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端着几块糕饼,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又低头看了看桌上剩下的小半碗米粥,离婉笑恨恨地磨了磨牙。

刚才她一路晕晕乎乎地跑去厨房,将碗筷洗了放好,随后想起独孤澈那副淡然喝粥的样子,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他怎么说也是个大男人,伤成这样还不能吃些好东西补补,天天不是喝那苦的难以下咽的药汁,就是淡而无味的粥水,这么个调养法,谁能受得住啊!

所以她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决定给独孤澈换换口味,便向厨房的炒菜师父讨了几块或甜或咸的糕饼,草草端来房间。可当她端着糕点,兴冲冲的跑来给他开小灶的时候,推开门却不见人影。

最近几天独孤澈的身体恢复得很快,在她的搀扶下已经可以慢慢走出房间到院子里晒晒太阳,不过也就仅此而已,毕竟是被极粗糙的铁链穿了琵琶骨,全身经脉又被伤的七七八八,功力尽失,能在短短一个多月内就下床走路,简直是奇迹了!

此时他身边没人搀扶,自己拖着重伤的身体又能走多远呢?

离婉笑认命的放下盘子,出了房门,盘算着她到厨房这一来回也没多少时间,以独孤澈的身体状况估计也就刚刚走到院子,想是正靠在哪棵大树下喘气呢。

然而腿脚灵活的她在院子里找了两圈,愣是没看到独孤澈的影子!难不成这家伙在哪个角落里摔倒爬不起来了?

双手叉腰,离婉笑气呼呼地念叨着,突然觉得头顶阳光一暗,下意识抬眼望去,只见一个极为刺眼的赤红色人影飘过,那妖娆狂魅的姿态让她顿觉浑身发寒,是她!

女魔头!

她的脑子一下子卡住了似的,只知道转身往屋跑!

跌跌撞撞跑到门口,忽然意识到独孤澈还不知道去哪了,他那么虚弱,要是碰上那女魔头,根本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啊!

狠狠一咬牙,离婉笑在心里简直把独孤澈骂了个狗血淋头,终究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跑出院子继续找。

独孤澈,你最好别让本姑娘找到,否则我非把你脑袋打开花,再揪下来拿去喂狗!

一路漫无目的地找,不知不觉走到了大门口,虽然觉得独孤澈根本没力气走这么远,但她无奈之下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地找遍每一个角落。

不知为什么,今天这里安静的出奇,一路上没见到半个灵山弟子,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云飞扬更是没了踪影。

院门大敞,离婉笑心生怪异,总觉得今天有些不太对劲,难道所有人都跑去抓女魔头了?

犹豫了一会,小丫头咬咬牙,鼓起勇气探头探脑的往大门外看去,只这一眼,离婉笑简直吓得魂飞魄散。

一阵凛冽的妖气铺天盖地而来,赤红的裙衫在飞沙走石间肆意狂舞,半夭梅魅惑至极的双眸闪耀着极为骇人的妖异红光,十指显出尖锐利爪,疯狂的朝她扑了过来!

离婉笑根本来不及反应,她何时遇到过这么凌厉的攻击?此刻竟然一阵呆愣,傻傻的怔在原地,完全不知道闪躲。

半夭梅的利爪眼看就要抓上离婉笑的肩膀,紧随而来的云飞扬心中大骇,只来得及喊出两个字:“小心!”

电光火石之间,一阵强劲的旋风突然平地而起,将离婉笑整个人包裹起来,快速向后疾驰退去!

半夭梅狂乱的媚眼划过一道极冷冽的寒光,那个保护小丫头的高人,你终于出手了!

飞舞凌乱的血红裙衫在空中猛然旋起,犹如曼陀罗花在瞬间绽放到极致,凄厉,邪魅,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眼球。

被旋风卷起的离婉笑只觉全身一轻,眼前顿时天旋地转,一片灰茫,只能勉强看清那一抹若隐若现的赤红!

完了!要死了!

明明还没出发去找阴阳花,明明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明明。。。。。。她还要去找那个不知跌倒在哪个角落里的人,可此时此刻她却毫无还手之力,眼看就要死在那个嗜血疯狂的女魔头手上。

心中一片绝望,在晕迷过去的前一刻,脑海中只剩下那个孤独冷漠的身影,那个她还没有找到的人。

独孤澈。。。。。。

一击未中,半夭梅瞬间爆发出全部力量,此刻的她根本不再去想慕华的安全,也没空去理会离婉笑的性命,只是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在体内被挑动起来,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杀!

这个隐藏在暗中的强敌,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既然拥有足以战胜她半夭梅的力量,就必须除掉!

在她将近三千年的记忆中,只有一个人能够轻易将她逼到这种地步,那人仿佛只是随意挥挥手,所散发出来的强横法力就能让她飞灰湮灭。

那是她的主人,三界中无可匹敌的至尊,是将她从地狱中拯救出来的人,也是她曾发下重誓,毕生追随,无怨无悔的人!

她不在乎那人曾经的失败与荣耀,也不在乎他是否能够知晓她誓死相随的决心,她只知道要拼尽自己的全部力量,为他扫除所有前行的障碍,眼下既然有如此高手存在,她就要用尽一切手段将其扼杀!

卷席着离婉笑的旋风急速后退,危急时刻,紧随其后的云飞扬也调动起体内暗藏的力量,一声断喝,爆发出所有灵山弟子都不曾见识过的恐怖力量,只眨眼间就追上了杀气四溢的半夭梅。

此时的半夭梅一心想要对战离婉笑背后那个不知名的高手,竟被突然功力大增的云飞扬缠了上来,心下暴怒!

“滚开!”

泛着血光的利爪带着凌厉的气劲横扫而出,云飞扬眼中精光暴闪,手握青云剑一连翻出无数剑影,将半夭梅带着怒气的霸道力量消于无形。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半夭梅乃是魔界中的佼佼者,她的法力不仅曾经过魔尊的亲自指点,更是在这两千多年率领大军四处征战中,生生死死无数次磨练出来的,她早已脱胎换骨,再也不是最初那个偶遇魔尊的小狐妖了。

半夭梅,她那极致妖娆的魅惑身姿,总是能够让人轻易忘记她美丽外表下隐藏的恐怖实力。她并不仅仅是三界最美的女人,更是魔尊座下的王牌战将之一,是可以独当一面,称霸一方的王者!

单单仅凭实战经验这一点,就是云飞扬所远远不及的。

所以,当与半夭梅擦身而过,看到她一闪而逝的妖艳媚笑,云飞扬顿时心头一凉,顷刻间,一只利爪狠狠刺入他的肩膀。

紧接着,半夭梅信手夺下他的宝剑,将他未受伤的另一只手臂反手缚在身后,利爪从血肉中凶狠抽出,血淋淋地掐住他的脖子!

被女魔头几番重创,云飞扬几近力竭,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他不曾痛呼半声,却在看到急急赶来的一众弟子时,不由得生出一丝苦笑。

他们这些人苦苦修炼十年二十年,也就只能以多欺少地收拾一些小妖小怪,偶尔遇到一两个稍有些道行的妖魔都只有驱赶甚至败退的份,更何况这女魔头如此强横霸道,一看就是个法力修为都极强大的硬主,如果师叔师伯们无法赶到,就算把他们这些人的命全搭进去,也难以伤到这女魔头一毫一发。

与云飞扬过招的短短几个刹那,半夭梅已经抽空扫视了几遍四周,发现那卷着离婉笑的旋风已经在她迟缓的瞬间消失不见,就连那道神秘气机都随之消散。她心念一动,索性将云飞扬重伤劫持,她倒要看看这个神秘高手是否除了那个小丫头之外,完全不在乎其他人的死活!

不出所料的是,那人果真没出手,即使云飞扬被擒,血流不止,那道气机也依旧没有出现。

半夭梅冷笑一声,心中滑过一丝遗憾,这样的高手是那种平时隐而不发,一旦出手必然毁天灭地之辈,此时若不想现身,极力隐藏踪迹,便是任何人也无法将他找到。

但她也并不计较,此人看样子只保护小丫头一人,而那小丫头又并非灵山弟子,可见这人与灵山派并无瓜葛,而且立场不明,他是敌是友还有待推测。

当下便不再多想,感觉到指尖下那跳动的脉搏,半夭梅的凤目中闪过一缕媚光,舌尖轻轻舔过唇角,靠在云飞扬耳畔,呵气如兰,“用慕华的命来换你的命,云道长可愿意?”

当然不愿意!

他云飞扬是灵山弟子,为斩妖除魔牺牲自己,这种事于他来说本就是荣耀,更何况那慕华的法力也是极为惊人的,若非当日几位师叔伯出手,那魔头又要掩护这红衣女子离开,不知要死伤多少弟子,才能勉强让他受伤,更不要说将他生擒。

这般厉害的妖魔一旦因为他而被放了出去,他就是百死也难赎罪!

就在他红了眼睛,将要吼出声来的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打破了局面。

“放了飞扬,我准你带走那魔头便是!”

见到来人,半夭梅柳眉微挑,用勾人心魂的媚音带出一句话,“叶虚道长,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