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十一章 妖魔重现

梦染九天 叶荛 3197 2016-10-19 19:00:02

  “你看什么?”

端着饭碗瞪了一眼对面沉默淡然的男子,离婉笑伸手给自己夹了个鸡腿。

哎呀呀,想不到灵山的道士们伙食还不错,每顿饭都是两菜一汤,隔个两三天还能吃上一顿肉,因为她是客人,更是能吃到油腻腻的大鸡腿!

自从那晚她一个人对月叹息之后,独孤澈的伤势就开始飞快好转,当然这也离不开云飞扬的照料,只是给独孤澈配制的汤药却是越来越苦,对他饮食的要求也越来越严苛。

所以这几天,离婉笑坐在桌边吃着小菜,哼着小曲,甚至偶尔还能满嘴流油地啃鸡腿的时候,独孤澈只能坐在她对面,干巴巴的用勺子搅着米粥,时不时的抿上几口。

“嗯,这个菜味道不错!”

“咦,这汤是怎么做的?好香啊!”

“哇,鸡腿太肥了,肉好嫩哦!”

吃饱喝足,离婉笑毫无形象的打了个饱嗝,整个人往椅子上一靠,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假惺惺地哀叹吃太多,要变胖了,然后得意洋洋地偷眼看向一脸漠然的独孤澈。

感受到小丫头的目光,独孤澈轻轻咽下淡而无味的米粥,抬眼看向她,眼神依旧淡淡的,没有一丝波动。

离婉笑立刻转头瞪回去,“看我干什么!吃你的饭!”

看着独孤澈温顺地一言不发,低下头继续喝粥的样子,离婉笑止不住窃喜,这人看起来冷冰冰好像很凶,实际上脾气好的很!任由她怎么变着花样的欺负,他都始终是这副淡淡的模样,不温不火,即不说话,也不生气,吃饭换药什么的,都乖乖任她摆弄。

望着这么俊美的脸,离婉笑忽然升起一丝邪恶念头,假装换个姿势,一只手支在桌子上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把玩着茶杯。

桌子并不大,独孤澈那俊逸的脸庞,精致的五官就在眼前,这样凑近了仔细看,小丫头还惊讶的发现,他皮肤白皙,甚至细腻到连毛孔都看不见半个!离婉笑顿时脸红,禁不住微微错开视线,不经意间落到他的手上,那双手五指修长,指尖整洁圆润,在阳光下似乎泛着淡淡的光晕。他轻轻捏着木勺,舀起些许粥水送至唇边。

可能是她的眼神过于炙热,让独孤澈这样的大冰山都不禁微微侧目,盛着米粥的勺子在唇边顿了顿,又放回碗中,抬眸看向口水都快流出来的某丫头,向来冷漠淡然的眼神终于带上了一丝询问。

他无法言语,只能有些奇怪的看着她。

猛然间察觉自己的失态,离婉笑顿时脸色通红,手忙脚乱的靠回椅子上,刚刚冒出来的邪恶念头立刻被抛到脑后!

“那个。。。。。。那个。。。。。。咳,你每天只能喝粥会很饿吧,我去跟云大哥说说,看能不能给你加点饭菜。”离婉笑尴尬地站起身,胡乱收了碗碟,落荒而逃。

独孤澈看着她跌跌撞撞地跑出去,直到背影消失,他的眼中才浮上一层浅浅的忧虑。

轻车熟路的穿过走廊,离婉笑红着脸,脑海中翻来覆去不停的闪现独孤澈那张俊美淡漠的脸,走路都快飘起来了。

“离姑娘。。。。。。”

靠在栏杆上的云飞扬正眯着眼晒太阳,却看见离婉笑傻愣愣的走过来,面色微红,眼神飘忽,便扬了扬手中的折扇,出声跟她打招呼,却没曾想这丫头根本没看见!

离婉笑不知在想些什么,嘴角还勾着一丝诡异的微笑,就这么飘飘然地从云飞扬身边路过。

挑挑眉,眼神闪了闪,云飞扬翻身而起,追了上去,笑呵呵问道,“看样子离姑娘似乎遇上了什么有趣的事,不妨说出来让你云大哥也乐呵乐呵!”

“云大哥!”被突然出现的云飞扬吓了一跳,离婉笑猛然惊醒,手中的碗碟险些掉落。

“呃,云大哥说笑了,我整天照顾哥哥,还能遇到什么趣事?”口中飞快地打着哈哈,离婉笑别过头,一阵风似的溜了过去,只远远地丢下一句话,“我去厨房送碗筷,就不打扰云大哥了!”

云飞扬也不再追过去,只站在原地好玩地握了握手中的折扇,小丫头这是在害羞吗?真是有趣啊有趣!

然而就在他无聊地猜想这小丫头是不是和她所谓的“哥哥”之间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时,一丝异样气息一闪而过。

带着几分戏谑的眸子忽的凌厉起来,心中咯噔一声,糟了!

待他领着前来报信的师弟飞身赶到大门口的时候,灵山弟子们已经摆好了伏魔阵,阵前站着一个极为妖娆妩媚的红衣女子,此刻正抬起慵懒的美目,含笑扫视一众弟子。

“把慕华交出来吧,本座懒得跟你们打。”

半夭梅就这么站着,居高临下的神态颇有轻蔑之意,周身暗红的妖气隐隐环绕流动,一双媚眼勾魂摄魄,暗藏锋芒。

看似随意地环顾一周,直到云飞扬领着弟子飞身而至,她又用柔媚至极的眸光打量了下这个修为略高的大弟子,只是眼神仅仅在他身上多停顿了一下罢了,笑容依旧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冷傲。

那晚的高手并不在其中!

“妖孽,胆子不小啊,去而复返,还想来救人?”云飞扬笑着踏前几步,眼底却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凝重。

“我灵山岂是你等妖魔肆意横行的地方,束手就擒吧!”

纤纤玉指随意勾起一缕发丝,暗红的流光在指尖缠绕翻转,半夭梅唇角微翘,漾起丝丝媚笑,“云道长所言甚是,不过你灵山弟子虽剑法凌厉,却也不是本座的对手,收拾一些不入流的小妖绰绰有余,要对付本座。。。。。。”

话音顿了顿,半夭梅眼波流转,带出一抹极度慵懒随意的魅惑气息,“没可能的,还是乖乖把人交出来吧,本座不想多费口舌。”

在那邪魅勾魂的眼神扫视下,云飞扬暗中运气抵挡,谈笑间的半夭梅释放出强大媚术,直冲人的深层神经,此刻更是着重针对他下手,饶是修为深厚如云飞扬,也抵抗得颇为吃力。

眼尖地留意到周围灵山弟子在媚术压迫下额头渗出的细汗,半夭梅冷笑一声,没有那几个老头坐镇的灵山派根本不堪一击!

念头闪过,妖气陡然大盛,刺眼的红色裙衫肆意狂舞,周身暗流仿佛注入了生命一般,疯狂向云飞扬等人涌去!

平地而起的狂风卷起飞沙走石,云飞扬大喝一声,“守住!”

随即所有人精神一振,立刻收剑,运起真气将自身护在无形的保护层中,全力抵抗沙石中夹杂的强大魔气。

半夭梅冷哼一声,赤红色的魅影从混乱中急速抽出,直接掠向镇妖谷入口。那晚她是为了确定慕华被囚禁的位置才闯入进来,遇上离婉笑只是个意外,在整个院落都没有察觉到慕华的气息,于是她便猜想那家伙定是让这帮道士给关去镇妖谷中了。毕竟慕华法力也不低,若非那日被灵山几个老头亲自布阵困住,根本无人能伤他分毫,眼下也就只有镇妖谷内的强大法阵,才有能力将慕华的魔气彻底压制。

“截住她!”

云飞扬大吼一声,心头大急,镇妖谷内关押的魔头都是三百年前的穷凶极恶之徒,其中更是有魔界至尊独孤澈!这里的每一个妖魔都绝非等闲之辈,法阵稍有松动就会被他们捕捉到空隙,到时很有可能会被这些狡猾而强大的家伙借机脱身,后果将不堪设想!

然而所有人都错估了镇妖谷中法阵的能量,便是半夭梅和云飞扬这等高手也禁不住吃了一惊。

半夭梅身形极快闪动,几乎是转眼间便甩开了一众灵山弟子,匆忙间还躲开了几次云飞扬劈出的剑气,心中更是轻蔑不已,一群废物还想拦住她?她随魔尊横扫三界的时候,这些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还没生出来呢!

身形在院落中急速穿过,弹指间便到了镇妖谷入口处,她甚至能凭借自身强大的目视能力,远远看到距离入口最近的一处巨石上被铁链紧紧缠绕昏迷不醒的慕华。可就是这样于她来说抬脚便至的短短距离,竟是让她再难前进半步!

她本就是个女人,敏感度极高,又曾位列魔尊手下八大将之一,此刻面对这段看似平常无奇的山路竟然产生了无法逾越的念头!

镇妖谷乃是当年冷莲妖联合天界三位战将共同布下的阵法,目的就是为了镇压那个根本无法杀死的魔界至尊独孤澈,其他妖魔只是顺便丢进去关押而已,毕竟于冷莲妖来说,三界之内只有独孤澈一人有实力与他一战,那些所谓魔界大将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独孤澈居然莫名其妙地被离婉笑偷偷带了出去,而法力被封印的他竟然在这样一个凡人丫头的气息掩盖下,毫发无损的走了出来,如今还光明正大地在灵山弟子的住所休养生息。直到很久以后,冷莲妖再次面对睥睨傲然的独孤澈时,才终于发出一声轻叹,人算不如天算啊!

当然,这都是后话。眼下半夭梅已然感觉到前路隐藏的重重危机,却实在不甘心就这样弃慕华而去,毕竟不管怎么说,慕华也是她身边的一大助手,而且她几天前才刚刚准备凝聚手中势力,给灵山派以重击,便是无法冲破阵法救出独孤澈,也要狠狠削弱灵山派那些牛鼻子老道的实力。

谋划才刚刚开始,就要让她失去这般助力,半夭梅又如何能甘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