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九章 寄居灵山

梦染九天 叶荛 3278 2016-10-18 10:59:02

  “小道长,我什么时候能见我哥哥啊?”

只休养了四天,这已经是离婉笑第无数次问这句话了。

小道士也是实在拿她没办法,给她放下药碗便道,“你哥哥伤的很重,而且失血过多,云师兄一直在给他治疗,不能有外人打扰,不过听说已经取得一些成效,相信再过几天你就能见到他了。”

听到这个消息,婉笑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只要独孤澈能得到治疗,凭他身体的恢复能力就一定死不了,真是老天保佑啊!

高高兴兴的吃了饭喝了药,几天疗养下来,身上很多细小的伤口也都开始结痂,精神上也得到了彻底的放松。从包裹里拿出医书,想着师父的药方,感觉这件事并不能急于求成,这几日她仔细研读了书中关于阴阳花的记述,才发现这种花极为难得,它生长在人魔交界处,吸取人间阳气和魔界的魔气,花朵外形一半纯白无暇几近透明,一半又是黑如煤炭被魔气包裹,这种花原本在交界处生长繁茂,但连续三百年的边境战争,让它几近灭绝,如今更是可遇不可求。

要想得到阴阳花绝非易事,恐怕心急也是没有用的。想到这,她就觉得既然打算带独孤澈一起走,那就应该顾及他的身体,与其两人拖着疲惫的身体上路,倒不如在这里暂时修养,等养精蓄锐之后再直奔边界寻找。

离婉笑靠在床上,手里把玩着药碗,心中打着小算盘,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离姑娘,你哥哥醒过来了,你去看看他吧。”

小道士很有礼貌,没有推门而入,毕竟离婉笑是个姑娘家,男女有别还是需要避讳一些的。

独孤澈醒了?

小丫头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三步两步跑到门口,拉住小道士,“我哥哥醒了?”

“嗯,他伤势很重,师兄说即使醒过来也需要半个月的修养才能下床,所以恐怕你们需要在这住上几天了。”

小道士领着离婉笑去往独孤澈住的客房,路上见她心急,便简单说了些独孤澈的情况。

离婉笑一路小跑到独孤澈的客房门口,小道士轻轻推开门,一股淡淡的药香传了出来。

沁人心脾!

让原本急切不已的离婉笑平复了些焦躁。

屋子里很静,婉笑小心翼翼地踏进去,里面简单的桌椅摆设,看起来很清雅。

走进里屋,躺在床上的独孤澈身上盖着薄被,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轻手轻脚地在他床边坐下,睡着的独孤澈散去了那份冷冽气质,黑发白衣的样子就像个温润如玉的贵公子。

忍不住伸出手指将他耳边的碎发理了理,轻微的动作让独孤澈缓缓睁开眼睛,宛如黑曜石般漆黑深邃的眸子渐渐清明。

察觉到他的视线,离婉笑立刻别过脸,深吸一口气,平复心里莫名其妙的悸动。

“那个……你好些了吗?”

气氛有些尴尬,独孤澈却仿佛没有一点感觉,他微微点头,平静的望着眼前的女孩。

几日不见的两人一时陷入沉默,在独孤澈的注视下,婉笑不知怎么有些紧张,干巴巴的笑了笑,“那就好,那就好……”

独孤澈恢复了些许力气,轻轻伸出手覆上她的手背,他无法言语,却也能感觉到她的紧张。

察觉到独孤澈的小动作,离婉笑赶紧收回手,尴尬的转移话题,“这几日你一直在昏迷,我闲来无事就在研究师父给的医书,那里面记载了关于阴阳花的资料。”

“生长在人间与魔界交界处的阴阳花拥有很强大的力量,传说可以让人起死回生,我想了很久,觉得关于这件事,还是应该跟你说一下。”

聊天中,独孤澈一边默默运功疗伤,一边仔细听着婉笑的话,其实他的经脉已经被伤的七七八八,三百年的囚禁让他的伤势更是难以痊愈,若非他意志坚强,身体又异于常人,短短几日的修养根本无法清醒过来。

见他眼底不时划过痛苦,离婉笑顿了顿,起身走到桌边倒了杯温水,扶着他慢慢喝下。

“要找到阴阳花,希望非常渺茫,但我是不会放弃的。”想起惨死的村长一家,和被瘟疫折磨致死的师父,离婉笑的心中就无法平静,“独孤澈,这里很安全,环境也很好,我希望你能留在这里养伤。”

“据说交界处荒无人烟,妖魔四处游荡,凶险异常,你伤成这样实在不方便跟我一起上路,而要等你痊愈,又不知要耽误多长时间,所以我……”

“所以姑娘便打算将你哥哥留下,自己一个人上路?”

犹豫间,门口传来一个清冽的声音,转头看去,来人身着纯白色长袍,一头长发松松垮垮的束在身后,踏着阳光悠闲地晃了进来。

离婉笑怔了怔,“道长,您是……”

男子轻悠悠的走到床边,视线一直落在独孤澈的身上,嘴角噙着一抹看不出意味的浅笑,意味深长道,“我叫云飞扬,小小灵山弟子而已,倒是这位公子,似乎身份不一般呐!”

这番话让离婉笑一头雾水,看向同样迷茫的独孤澈,在她眼里他就是个受了重伤的普通公子,虽然不知为何会被人关在那种地方,但想来想去觉得也就只有一个可能,说不定是他之前惹上了什么仇家,才落得如此折磨。

云飞扬的目光带着一丝看透却不说透的狡黠,收回视线,轻飘飘的退出几步,靠在旁边的椅子上,“姑娘,刚听你的意思,似乎打算离开?”

离婉笑诚实的点点头,“我们兄妹在这里打扰多日,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如今我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就想着赶紧上路,可我哥哥伤的太重,恐怕无法承受路上颠簸,所以还要劳烦道长帮忙多照看几日。”

“那是自然,这位公子在我派禁地受了伤,我理应为他治疗。”云飞扬淡淡道,“只是最近这禁地附近并不太平,两日前我们刚刚抓到一只妖魔,与他一起的红衣女子法力高强,冲破阵法逃了出去,但我相信她一定就潜伏在这附近,等待时机救人。”

“姑娘若此时离去,很可能会遇到危险,你哥哥留在我们这里,我也实在很难抽出人手照顾他。”

“道长是说有个红衣女子潜伏在附近?”离婉笑的脑海中立刻浮现那晚被追杀的情景,他说的红衣女子不会就是那个女魔头吧?

此话一出,独孤澈和云飞扬的视线同时落到离婉笑身上,两人都有些惊讶。

“听我师弟说姑娘是被人追杀才误入禁地,难不成就是碰到了那红衣女子?”

见离婉笑点点头,云飞扬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垂眸沉思的独孤澈,心里转了个念头,但多少还有些疑惑,不过这些都是师尊闭关之前交代的事情,他也不方便提起,于是话锋偏转道:“既然如此,姑娘不如再多留些日子,待危机解决之后,我会派人护送你离开镇子。”

红衣女子确实非常厉害,回想起那晚女魔头妖娆嗜血的模样,离婉笑仍然心有余悸,便暂时收了离开的心思,看了眼一言不发的独孤澈,无奈道:“那就劳烦道长了,这几日就由我来照顾哥哥吧,总是麻烦几位小道长实在不好意思。”

云飞扬悠然一笑,“姑娘客气了,待抓住妖魔,我会派人来知会姑娘一声,在下先告退了。”

“谢谢道长,您慢走。”

客气的将道长送了出去,刚要关门,忽然被人挡了一下,离婉笑一怔,“道长还有什么事?”

“离姑娘,你哥哥似乎跟你长得一点也不像啊!”云飞扬嘴角勾起,带出一抹坏笑。

“这个嘛~”离婉笑被这突然的一句话给问愣了,难道被他看出了什么?

“道长,实不相瞒,这是我干哥哥,我们只是兄妹关系,您不要乱想。”说着还微微有些脸红,毕竟独孤澈确实长得很英俊,他俩一起孤男寡女的很容易让人误会成私奔。

“哦~这样啊!”意味深长的目光让婉笑更是心虚不已,云飞扬也不再逗弄她,只低头凑到小丫头的耳边轻声道,“小姑娘,跟他在一起……要保重啊!”

说完,云飞扬诡异一笑,转过身飘飘然地走了,留下离婉笑一个人傻愣愣的站在门口。

直到云飞扬晃悠悠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婉笑才回过神来,若有所思的关上门。

走到床边坐下,见独孤澈望着她,眼中似乎隐隐有些担忧,便笑了笑挥去心头的疑虑。虽然她对独孤澈这个人一无所知,但他一路上总是跟着自己,面对这样一个失了忆又不会说话的男子,她终究还是不忍心将他抛下。

“在你伤好之前我会留在这里照顾你,你好好休息吧。”

为他掖好被角,离婉笑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出神。

*******************************************************************************

“师兄,前天禁地被两个妖魔攻击,我派弟子竭尽全力只抓住了其中一个,另一个魔头法力很高,云飞扬亲自带人布阵,却还是被她跑了。”

身穿银白色道袍的白发老者站在一块大岩石上,遥望远方,一袭暗花底纹的袍衫随风飘动,听着师弟有些担忧的话,老者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这女魔头就潜伏在灵山附近,飞扬猜测她定会寻找时机搭救同伴,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现身。”叶虚道长心事重重的站在老者旁边,“师兄,师尊曾经预言,三百年后三界将会再次经历一番浩劫,只有如此才能将动乱彻底平息,近日瘟疫横行,又有如此法力高强的魔头冲击镇妖谷,难道真的应了师尊的猜测?”

老者淡然的目光滑过一丝波动,视线却落在未知的远方,“师弟,动乱因谁而生就要因谁而灭,因果轮回,上天自有安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