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七章 独孤澈

梦染九天 叶荛 3040 2016-09-19 23:12:15

  离开家的这段日子,离婉笑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人间冷暖,在这妖魔横行的世间,人命更是变得一文不值。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落魄街头,甚至眼看着连饭都要吃不上,原本一身干净的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明明只有十六岁的年纪,正是如花似玉的青春年华,却要被迫经历这么多痛苦煎熬。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原本迷迷糊糊要睡着的男子却将她所有的悲戚都看在了眼里,虽然他并不明白婉笑的痛苦从何而来,但他还是隐约能感觉到,这个女孩很伤心。

昏昏沉沉的睡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听不见女孩的动静了。朦胧的视线在黑暗中四处寻觅,她走了吗?

“呀!你醒啦!”

惊喜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男子一怔,随即缓缓转头看向她,只见这小丫头一改之前的悲苦神情,乐呵呵的望着他。

“你睡了一天了,刚才我帮你检查伤口你都没醒呢!”离婉笑盯着他的伤口处皱了皱眉,不解道,“看样子你这身体还挺不错的嘛,才两天时间这么大的伤口都开始愈合了,真奇怪!”

说着,离婉笑又好奇的凑了过去,伸出手指,轻车熟路的挑开他的衣服。

绑住伤口的布条已经被鲜血浸透,一般这种情况肯定是要换纱布的,但她现在连一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更不可能找来纱布给他包扎。

离婉笑叹了口气,将他的衣服拉好,随手从怀里摸了个果子递到他嘴边,“这是我刚在外面找到的野果,没什么味道,你将就着吃吧。”

躺着的男子缓缓抬起手,接过果子,简单的动作似乎耗费了他不少力气,眉头微微皱起。

离婉笑轻轻扶起他,语重心长道:“我刚去外面看书,书上说我要找的药材生长在人间与魔道的交界处,所以明天一早我就要启程出发了。”

见他拿着果子却不吃,婉笑就接了过来递到他嘴边,“你伤的很重,身体又这么虚弱,要好好休息,不能乱动,刚才我多摘了十几个果子,一会儿给你放身边,我走以后你省着点吃也能多撑一阵子。”

男子靠在她怀里,慢慢咬着果子,收回的手臂默默放在伤口处。

“出去之后我会想办法找人来救你,这种地方太阴冷,不适合养伤。”扶着他吃完一个野果,感觉他身上还是有些冷,便用自己温热的手心覆在他的侧脸,忽然想起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咱俩一起呆了三天,也算有缘,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你现在多少也有些力气了,说句话应该不困难。”

“我叫离婉笑,你呢?”

微微张了张口,男子想要试着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太久没有与人交流,已经忘了该怎么表达,而且脑海里一片空白,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昏暗中一阵沉默,婉笑无奈地叹口气,苦笑道:“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强迫你,反正我明天就要走了,以后能不能见面都难说,知道你的名字也没意义。”

不想再多说什么,两人本就是萍水相逢,知不知道对方姓名并不重要。伸手帮他揽了揽有些凌乱的衣服,打算放他躺下休息,可男子却微微抬起一只手,在婉笑惊讶的目光中慢慢拉过她的手,修长的手指在她的掌心一笔一划地写出三个字。

蘸着鲜血的指尖留下淡淡的痕迹,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有些模糊。

“独孤……澈?”

婉笑愣了愣,看着他被发丝挡住一半的容颜,疑惑道,“这是你的名字吗?”

男子抿着唇望着自己写出的三个字,久久不语,他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意思,只是想回答她的问题,然后就莫名其妙写了出来。

“算了,我不问了,你休息吧,也不知道你是哑巴还是不想说话。”离婉笑不想纠结这些,明天就走了,他叫什么名字都跟她无关,自打从书上看到阴阳花的资料,她就只有一个念头,赶快去人魔交界处拿到这朵花,然后回到村子找瘟神,她要打败它,为所有人报仇!

躺在台子上,独孤澈静静地看着婉笑收拾东西,这女孩初见的时候刁蛮可爱,之后又温柔细心的照顾自己,现在的她又似乎有着难以言说的心事。

“其实我也想带着你一起走,毕竟我一个人出来连个伴都没有,有个人陪着也不至于太寂寞。”一边收拾东西,离婉笑一边嘟嘟囔囔地说着,其实她本就是个活泼外向的小女孩,这段时间连续不断的遭遇让她几度崩溃,身边却连一个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即便再难过再痛苦也只能堵在心里,当下也不管这人是否在听,她把憋了很久的话一股脑全倒了出来。

“我出来的时候只带了五瓶药粉,一路上丢的丢碎的碎,只剩下最后的两瓶也都给你用了。你伤得很重,虽然看得出来你的身体异于常人,伤口恢复的很快,但依旧需要时间休养。而我现在找到了阴阳花的线索,必须抓紧时间上路,等不了你。”

昏暗的光线下,离婉笑的眼神特别坚定。

独孤澈不知道什么是阴阳花,更不知道她要那东西做什么,他只知道这个救了自己的小姑娘要离开了,可他并不想跟她分开,所以他必须要在这最后一点时间里让自己的身体好起来,至少能够陪她一起上路。

婉笑说着说着就禁不住唉声叹气地坐在地上,她已经没什么可收拾的了。

眼前的行李实在少得可怜,一只木碗,一个水袋,一本医书,还有给那男子当被子的一块包裹布。

装药粉的瓷瓶散落一地,随手捡了捡,揣进衣服里,这种穷困潦倒的境况不知要挨到什么时候。婉笑现在明白师父当初为什么过日子那么节俭了,做大夫本就是悬壶济世,若眼里心里只有金银珠宝,自然也就没了治病救人的心思。现在的她一无所有,也什么都不想要,唯一念头就是制出药物除去瘟神,既是为师父和村民报仇,也是为天下除害。

“我现在穷的连饭都吃不上,也没办法给你买药,可你的伤。。。。。。”皱着眉头看向台子上,那会写字的家伙居然又睡了,婉笑撇了撇嘴,暗道:猪都没你能睡!

将医书抱在怀里,靠在台子边,望着一片漆黑的角落,离婉笑仿佛又回到了师父去世的那一夜,脑海里闪现着过去的种种,幸福的,愁苦的,高兴的,失落的,自己这十六年一直都是师父在照顾着,从来没有烦恼,也从没想过自己以后会怎么样。

可是短短几天,一切都变了,没有师父,没有玩伴,也不再有温暖的小家,她一个人走在未知的路上,忍受着不可预知的风风雨雨,机缘巧合还救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独孤澈。。。。。。独孤澈。。。。。。

回头望着他的睡颜,这个人好奇怪,那么严重的伤势,一定很痛吧,若是换做自己恐怕早就要死要活的折腾了!可这个人却睡得很安稳,偶尔醒过来也只是安静的躺着,看着自己跑来跑去的忙活,给吃的就吃,给喂水就喝。

这么想着,忽然觉得带着他似乎也不错,有点伤而已,至少好养活。苦笑着摇摇头,这人要是能站起来走路,她就带他一起走,只可惜。。。。。。

不再多想,小丫头靠在台子边裹紧衣服,忍着刺骨的阴冷睡着了。

漆黑的屋子看不出是天黑还是天亮,朦胧中感觉有人给自己盖了条被子,被子上还带着一丝温热,冰凉的感觉褪去了很多。

“唔。。。。。。谢谢。。。。。。”

迷迷糊糊的说了句,小丫头拉起被子盖住脑袋,太冷了,冻脸!

男子顿了顿,随后就默默坐在她身边,这里对他来说并不冷,昏暗的环境也阻碍不了他的视线,只是他心无所念,在哪里都无所谓。

一只手捂着还在流血的伤口,刚刚给小丫头盖被子时弯了下腰,轻微的动作牵扯到了伤处,疼痛让他止不住皱了下眉头。

“师父。。。。。。”

哽咽的声音从被子下面传来,男子侧头看过去,淡淡的目光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柔软。

闷闷的哭泣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特别凄凉,男子松开捂着伤口的手,轻轻地将婉笑露在外面的小手握住。她的手很软,很凉,明明是个活泼可爱的小丫头,心里却藏着这么多伤痛,她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就这样握着她的手,不知过了多久,伤口的血也渐渐止住了,熟睡的小丫头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睡得安稳。

夜凉如水,两个原本一生都不会有交集的人却在命运的安排下相识,然后心无邪念的靠在一起互相取暖。

明天天一亮,离婉笑就要踏上新的旅途,未来的路一片渺茫,而对于独孤澈来说,外面的一切都是未知的,面对陌生的世界,陌生的自己,他的心没有一丝波澜,他唯一在乎的只有这个女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