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六章 被囚禁的男人

梦染九天 叶荛 3503 2016-09-19 23:12:15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也顾不上那人是好是坏,在她受惊过度的心里,只要是个人,就比妖怪有安全感!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是什么时间了,醒来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台子上的那个人。

婉笑揉揉眼睛让自己清醒过来,定睛看去,那人沐浴在从天而降的光柱中,手脚都被粗重的铁链缠绕着,披散开来的长发黯淡无光,一席宽大的黑色袍衫罩在他的身上,松松垮垮的样子,没有半点活人的气息。

他低着头,安静的跪在台子上,这一幕仿佛静止了一样。离婉笑止不住打心里发毛,难道在这么荒凉的地方也能遇见死尸?

犹豫了一下,离婉笑觉得这人就算是个大妖怪变的,也没什么好怕的,他被那么多粗链子锁着,怎么也伤害不了自己!

连续经历山村瘟疫和被女妖追杀的场面,让离婉笑在面对这些恐怖的东西时已经能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紧紧将包裹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靠近台子,一有不对她立刻转身就跑!

可直到她轻手轻脚挪到台子边缘,几乎伸手就能碰到那个人手臂的时候,依然没发现什么危险。

她深呼出一口气,壮着胆子用一根手指戳了戳那人的胳膊,没动静。

再戳戳,还没动静。

这下才稍稍安心,拍拍胸口叹道:“看样子是死的。”

既然知道这人不是活的,离婉笑就一溜小跑到远处的石墩边,哗啦啦地倒出包裹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借着淡淡的光芒开始给自己上药。

石墩很矮,离婉笑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上去,撸起裤腿,露出伤痕累累的小腿。本以为只是小小划伤,想不到被水一泡已经快要烂掉了。

忍着疼痛,将瓷瓶里的药粉细细的撒上去,感觉到一丝清凉,腿上的伤才稍微舒服了些。

就在她准备给另一条腿上药的时候,忽然觉得地面在微微震动。

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她甚至都无法坐稳了!

没等离婉笑反应过来,台上突然传来铁链的声响。只见缠绕着那人手脚的链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突然猛地甩了起来,紧接着轰然落下,从铜台周边的四个洞缩了进去,其中更有两条铁链从那人身前飞起,在离婉笑震惊的目光中穿过他的身体,抽出一片血花,啪的一声掉落地上。

巨大的声响吓得离婉笑险些尖叫出声,而她清楚的看到跪在地上的男人被猛烈的力道带起,身子向后狠狠一仰,发出一声极度忍耐的痛哼,随即缓缓倒落。

黑红的血液从他的伤口处涌出,蔓延了整个铜台,甚至顺着上面诡异的纹理流到地上。

离婉笑紧紧的捂着嘴,被眼前一幕震惊的她呆愣了许久才勉强回过神来。视线落在不停流血的黑袍男子身上,想到这人似乎还活着,便一步一步地慢慢靠过去。

这人伤得很重,黑色的袍衫挡住了他的伤口,只能看见不断有鲜血从他身上流出。

叹了口气,离婉笑回头看看自己最后剩下的几瓶药粉,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着嘴唇拿了过来。

师父总说医者仁心,这人既然还没死,那她作为大夫就应该多少尽点力,万一他要能活下来呢?

当然,这人流了这么多血,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根本无法保住性命,但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她也得争取一把!

揭开他的衣服,两个惨不忍睹的血窟窿呈现在眼前,毫无疑问,这人曾被活生生的穿了琵琶骨,那么粗的铁链穿过身体,可想而知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被这残忍的景象刺激的微微闭眼,离婉笑将最后剩下的两瓶金疮药和止血药一股脑全倒了上去,接着又将包裹里的衣服撕成布条,将他的伤口细细包扎起来。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给人治伤,而且之前受到了巨大惊吓,包扎的时候她两只手臂都在颤抖。

好不容易处理完毕,伤口的血还在流,只是被布条绑住,不再像开始的时候流的那么快了。

婉笑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一双手,久久无法言语,只希望这人能醒过来,不管他是好是坏,终究也算是救了一条命。

男人一直昏睡不醒,离婉笑便用干净的布条擦了手,摸出一个快要被水泡烂的馒头慢慢啃着,浓郁的血腥味对于太久没进食的婉笑来说并不是问题。

吃饱喝足的小丫头再也没有当初在师父照料下的调皮可爱,身上伤口都不深,可不上药还是觉得浑身刺痛。

忍无可忍,离婉笑索性靠在台子边睡觉,就算下一刻被妖怪吃了,她也要让自己过得稍微好受一点!

在小丫头睡过去不久,躺在台子上的男子微微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瞳孔迷茫而空洞。

过度失血让他的身体极度虚弱,甚至到了冰冷麻木的状态,眼角余光无意间扫到一个娇小的背影。

那女孩睡得很香,破破烂烂的衣服沾了不少血迹。几个空瓷瓶散落在她旁边,空气中隐隐泛着一股好闻的药香。

男人无力再去观察什么,只是望着女孩的背影,视线渐渐变得模糊。

睡梦中的离婉笑被周围的阴冷气息冻醒,迷迷糊糊地蜷缩在铜台旁边,紧紧抱着身子,视线挪移到平躺着的男人身上,看了一会,又鬼使神差的凑上去,伸出手指放在他的鼻子下面。

平缓的呼吸带着一丝温热,他活过来了?

她实在无法相信,这人伤成这样居然还能活过来?

离婉笑一只手停在半空,望着他沾了血污的脸,陷入呆愣。淡淡的光芒中,男人的面容有些模糊,但那朦胧的五官轮廓还是让婉笑止不住惊艳。

“嗯。。。。。。”

轻轻的呻吟从男子的唇角溢出,微微睁开眼,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出现在眼前,呆呆的望着自己。

似乎感觉到男子微弱的视线,离婉笑惊叫一声退出几步,却忘了自己踩在台子上,脚下顿时踏了个空,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台子上的男子似是受到了震动,微微皱眉,唇角下意识动了动,却感觉自己发不出声音。

“哎呦!疼死我了。。。。。。”

她本就浑身是伤,这结结实实的一摔,仿佛整个人跌到一堆碎瓷片里,疼得她眼冒金星。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眼泪汪汪的爬起来,离婉笑摸摸手臂上的伤口,狠狠瞪了一眼无法动弹的黑衣男子,都是这家伙!要不是为了救他,她早就给自己敷了药,又何苦忍着这一身伤呢?

腾腾腾几步跨过去,见他已经清醒过来,小丫头双手掐腰,不客气的指着他的鼻子,“受伤的,你可算醒了,刚才是本姑娘救了你,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刚刚清醒几分的男子皱着眉,努力凝聚精神听这小姑娘说话,他已经太久没有听到人的声音了,被离婉笑突然这么一吼,感觉身上的伤口都快被震裂了。

“喂!我跟你说话呢!”气冲冲的冲上去,视线扫到他满身的血迹和那两处恐怖的伤口,离婉笑嘴角抽了抽。罢了,看在他身受重伤的份上,还是别把气撒在他身上了,免得他一不小心断气,自己可就白折腾了。

瞪了他半晌,深呼出几口气,终究还是缓和了声音,闷闷道,“你饿不饿?”

黑衣男子慢慢地眨了下眼睛,漠然的神色没有一丝变化,好像根本没听懂她在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一脸郁闷的离婉笑,一声不吭。

离婉笑抿了抿唇,在心里反复劝自己,这人受了重伤,你是大夫,要多迁就他。这样对自己说了几遍,心中的憋屈才渐渐散去。

回到包裹处,将最后剩下的半袋子水倒出一半在木碗里,又摸出自己啃了一半的馒头,回到台子上坐在他身边。

“吃饭吧!”

小心翼翼的将男子扶起,让他斜靠在自己怀里,将盛了水的小木碗递到他唇边,“你失血太多,先喝点水。”

黑衣男子看了看水碗,眼神带着一丝疑惑,但还是在婉笑的伺候下默默喝着。

见他这么听话,离婉笑心里的气也消了,这人看起来挺可怜的,虚弱的样子仿佛随时都会断气。

放下水碗,掏出上衣兜里的半块馒头,撕下一小片递到他唇边,“这是我最后的口粮了,脏是脏了点,可到底也能填饱肚子,你将就一下吧。”

男子还是没什么反应,只是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呆滞的眼神闪过一丝淡淡的光芒。

一点一点的喂他吃馒头,看着他温顺的样子,婉笑忽然觉得这怀里的男子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壮,瘦弱的肩膀,单薄的身子,让他显得格外虚弱,披散着的长发挡住了他的侧脸,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他的眉眼,但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英俊。

“你……叫什么名字?”问完这句话,离婉笑自己都觉得一阵无语,他虚弱的连话都说不了,这不是白问嘛!

听到突兀的疑问,男子顿了顿,微微抬头看向她,淡淡的目光带着一丝不解。

“算了,本就没打算让你回答。”离婉笑苦笑一声,将手里最后小一片馒头喂他吃下,“好了,你吃饱了就再睡一会,师父说过,睡觉是恢复伤口的最好办法。”

扶着他慢慢躺下,离婉笑百无聊赖的坐在旁边。

身上还是有点冷,不知不觉将视线移到那人的伤口,这么阴冷的地方,他又伤的那么重,不知道会不会受寒。

思虑一会,便跳下台子,将包着行李的一大块布拎起来抖了抖,回到台子上给他盖在伤口处。

鲜艳的碎花粗布放在一身黑色长袍的英俊公子身上,显得格格不入,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总比让他身体受寒要强。

想到明天或者后天就要走了,闲来无事的离婉笑开始整理行李。一路折腾,让她本就不多的行李更是少了一大半,换洗的衣服都丢了,剩下的最后两瓶药粉都给那个受伤的家伙敷上了,现在包裹里只剩下最后一样东西,就是被水泡了的那本医书。

“万法医经。。。。。。”捧着书,离婉笑愣了愣,忍不住鼻子发酸,红了眼眶,“师父,徒儿现在什么都没了,以后的路也不知道该往哪走,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这一刻,向来相信活着就有希望的婉笑第一次有了放弃的念头,她好累,好痛苦,好孤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