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五章误入镇妖谷

梦染九天 叶荛 3054 2016-09-19 23:12:15

  傍晚时分,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县城里就是和小山村不一样,整齐的街道,高低错落的房子,偶尔还能看见一两处大户人家。

街头有个卖馒头的,眼看就要收摊回家了,白白的大馒头一个铜板给两个。离婉笑捏着最后的两个铜板,犹豫半晌,终于咬咬牙走过去,拿出一个递给那卖馒头的,“老板给我来两个馒头。”

馒头老板倒也没说什么,收下铜板就那起油纸给她包了三个白馒头,“拿去吃吧。”

忍着心中的委屈,离婉笑接过热乎乎的馒头,点点头,哽咽道,“谢谢。。。。。。”

老板摆摆手,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推着车回家了。出门在外,一个姑娘家也不容易,他虽然没什么钱,但一个馒头还是给得起的,起码能让那小姑娘吃饱饭。

站在街头,离婉笑愣了许久。她忽然觉得自己在师父身边呆了十五年,所看到的听到的,却远不如今天一天经历的多,师父所说的人情冷暖,世间百态,或许就是如此罢。

捧着馒头默默地走在街上,找了个避风的小巷子合衣坐下,喝一口水,咬一口馒头。

抬头望着满天星辰,思绪飘得很远。

师父,徒儿没地方可去了。。。。。。

夜,很冷。

离婉笑心里盘算着阴阳花,打算明天天亮之后翻翻师父给的医书,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也省的自己没头苍蝇似的在县城里乱转。

“半夭梅,你站住!”

漆黑的夜里,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吵醒了本就睡不太安稳的离婉笑。

“你给我站住!”一身黑色劲装的男子拦住一个红衣红裙的蒙面女子,“这里是灵山脚下,你这么肆无忌惮闯进来,不想活了!”

“对!我就是不想活了!”红衣女子一把甩开男人的拉扯,向后跃出几步,轻纱随风飘动,躲在角落里的离婉笑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女人正在疯狂涌动的杀气。

“三百年了,已经整整三百年了!我没有一刻不在想他,只要能将他救出来,哪怕散尽我的千年修为也在所不惜!”

女子的声音满是痛苦与坚决,手中的红剑在月光下闪着鲜艳的血红。

离婉笑想不通,这么一个风姿绰约的绝世美女怎么会有男人忍心抛弃她呢?

“夭梅,你冷静点!”黑衣男子沉声吼道,“他心里只有那个女人,他可以为那个女人心甘情愿失去一切,甚至被囚禁折磨三百年,可他为你做过什么?”

“夭梅,你醒醒吧!”

红衣女子许久无言,冷风中只剩下她隐忍的叹息。

“可是,我爱他。”

“慕华,爱是没有理由的。两千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他,就爱上了他,直到今天,我整整爱了他两千年!”红衣女子的声音在夜风中变得柔软而动听,“我跟着他四处征战,看着他傲世群雄,当他在千年情劫中苦苦挣扎时,我劝不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么骄傲的他被道貌岸然的神重伤囚禁,你懂那种感觉吗?”

男人沉默了,他不得不承认,那个被半夭梅死心塌地跟随的男人很强大,也很潇洒。那人可以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一切,单单这一点,他就自问无法做到。

两人的对话在风中断断续续,但离婉笑还是捕捉到了一些东西,这两个家伙不是妖就是魔,而且那女人还与另一个妖情深似海。

“可你这么做没有意义!”男子踏前一步,声音沉稳道,“别再执着了,他如果想出来,以他的能力,小小灵山根本困不住他,是他自己心甘情愿被关在那的!夭梅,跟我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你要救他也得从长计议不是吗?”

红剑微微低垂,周身涌动的杀气渐渐归于平静。

角落里的离婉笑看出这两人的身份后就想赶紧离开,那可是两个大魔头!要是被他们发现,小命休矣!

慢慢朝角落挪动身体,跑路也要带着行李,不然真要去沿街乞讨了。

“叮铃!”

一声轻响,药瓶互相碰撞发出的声音让离婉笑顿时惊住,每一根神经都瞬间绷紧。

“姑娘,胆子不小啊。”魅惑至极的声音在背后突兀的响起,红色的裙衫随风飞舞,散发着摄人心魂的香气。

“夭梅,这里杀人会有麻烦。”身后的男子淡淡道。

红衣女人不置可否,冷哼一声,“不杀了她更麻烦。”

第一次亲眼看见妖魔,离婉笑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冷汗横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脑子里空白一片。

“你是不怕我们,还是吓到腿软了?”红衣女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吓得不轻的离婉笑,好心提醒她一句,“我们是妖,会吃人的,还不跑?”

听了这句话,离婉笑忽然回过神来,二话不说,扭头就跑,慌乱中还不忘抓起包裹,至于行李已经无暇顾及了,小命要紧啊!

身后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红衣女子勾起唇角,媚眼如丝,“这孩子还真有趣呢。”

男人叹了口气,无奈道,“这里不安全,玩玩就好,别拖得太久。”

“知道了。”半夭梅风情万种的翻了个白眼儿,不紧不慢的飞身跃起,朝离婉笑逃命的方向追去。

一身黑衣的慕华也摇摇头,欺身跟上,这毕竟是灵山脚下,他不能放任半夭梅肆意妄为,不然很容易被山中人发现。

离婉笑连滚带爬的乱跑一通,闭着眼睛四处乱撞,后面的女妖不紧不慢的跟着。眼看跑出了县城,朦胧的月光下一条小路若隐若现,她索性一咬牙拐了进去。

一路往山上跑,感觉身后的女妖似乎被她甩开了,但心里的恐惧却依然存在,来不及多想,继续疯了似的跑着。

半夭梅怎么也没想到,这小丫头乱跑乱撞居然上了灵山。可今日不杀她,她半夭梅还怎么在魔道上混?

红剑闪出,杀气凛然!

拼命逃跑的离婉笑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冷风,直刺脊背!心下大惊,顿知那女妖追上来了,撒腿就拐进了旁边的树丛里。

谁想这山这么陡,树后面就是个深不见底的悬崖,一个不小心差点踩了个空!

然而当她急忙抓住树干稳住身子的时候,半夭梅已经追了上来。

“小丫头,跑的挺快啊!”一席红衣的绝美女子,站在离婉笑面前,媚笑嫣然,“这下我看你还往哪跑!”

离婉笑顿时万念俱灰,这次真是无路可退了!眼角余光瞥到黑漆漆的悬崖,她就是跳崖自尽,也不想被妖怪吃了!

悄悄地后退两步,挪到悬崖边上,把心一横,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拼了!

念头落下,离婉笑索性放开了,朝对面的妖女冷哼一句:“有本事你就来抓我!”

说罢,离婉笑微一转身,拼尽全力跳了下去!

半夭梅顿时睁大眼睛,想不到这小丫头还有点骨气,居然敢自寻死路?

陡峭的悬崖上下垂直,各种树枝草叶锋利的宛如一把把尖刀,在离婉笑的身上划出不少伤痕。

下落的感觉苦不堪言,天旋地转的,只觉得眼前一片恍惚,她根本无暇去悼念自己即将逝去的生命,直到最后,一切都归于黑暗。

哗~哗~

一阵阵水声让昏迷中的离婉笑渐渐苏醒,头痛,浑身都痛,感觉整个身体被人拆散架了似的。

动了动手指,摸到自己的包裹,看样子她还活着。

吃力的支撑起身体,环视四周,这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一条河边,浑身湿漉漉的。回忆起那晚的经过,感觉像做梦一样。

温暖的阳光散落在身上,即使衣服都湿了,也不觉得冷,缓了口气的离婉笑觉得这次大难不死,一定是师父在天有灵,保佑着她。

师父,您在天上看着徒儿吗?徒儿好想你。

努力地挪移身子,让自己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晒着太阳,感受这一抹劫后重生的喜悦。

躺了一下午,直到太阳偏西才慢慢起身整理包裹。晃悠悠的站起来,四处望了望,这里似乎是个荒无人烟的山谷,很美,却没有一丝生气。

“也不知那两个妖怪走没走。”离婉笑嘟囔了一句,其实这山谷这么大,要走出去也不容易,还是先找个地方过夜吧。

提着湿漉漉的包裹,漫无目的地走在山谷中,身上还很疼,走起路来也很吃力,只是眼看天就要黑了,怎么也得找到歇脚的地方才能安稳的处理伤口。

天色渐渐昏暗,在太阳只剩下最后一抹余晖的时候,离婉笑终于远远看到了一栋高高的房子。筋疲力尽的她没怎么细看就加快脚步跑了过去,跌跌撞撞的冲到近前,从一处偏僻的小门钻了进去。

里面并没有想象那般黑漆漆一片,扶着墙壁往里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绕过去的,走着走着就觉得眼前忽然变得很宽敞。

圆形的大殿中央有一个大大的台子,上面隐隐约约似乎有个人影,

终于见到活人了!

离婉笑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起来,身体的伤痛加上长时间精神紧张,在这一刻全部涌了上来,整个人软软的顺着墙壁滑落,伏在地上昏睡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