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三章 临终嘱托

梦染九天 叶荛 3085 2016-09-19 23:12:15

  一听离婉笑嘟囔着要去牛家村,王大哥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万万不可!”

“离大夫临走特别嘱咐我,他说如果你找过来就让我拦着,无论如何不能让你去牛家村,那里太危险了,很可能瘟神就住在那个村子,你要去了就是送死!”

听到这,婉笑心里更加沉重,师父终究只是凡人,要是那村子真有传说中的瘟神存在,师父根本应付不来!

想到临走前师父的教导,离婉笑这心里更是止不住咯噔,看来师父早有准备,说不定他一开始就看出来这场瘟疫是妖魔作祟,没告诉自己就是不想将她这个不学无术的小徒弟卷入进来。

“王大哥,你不要多说了,如果那村子真有瘟神,师父他们肯定凶多吉少,我必须过去看看,不然是绝对无法安心的。”

在王大哥着急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离婉笑的眼神中闪过几分坚定,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在这种乌云压顶的时刻,必须要为师父,为村民做点事情。

本就没什么文化的王大哥此时也不知该怎么劝她,只能叹口气出去安排房间,外面又冷又湿滑,婉笑今晚肯定回不去了。

草草吃了半碗饭,离婉笑就回房休息了,琢磨着明天天一亮就起身赶往牛家村,这件事既然是妖魔干的,那师父就肯定做不了什么,无论如何都要劝师父回家,免得被妖魔盯上,祸及他的性命。

这一夜睡得很不安稳,早上醒来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迷迷糊糊走到大厅,王大哥一脸欣喜招呼她吃早饭,还告知今天天没亮他爹和离大夫就回来了,现在正在补眠。

回来了?

离婉笑愣了愣,她还想着吃完饭去找人呢,想不到师父自己回来了!

拍拍胸口压惊,小丫头长出了一口气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王大哥,他们身体没事吧?”

这是她最关心的,牛家村现在也不知是什么景象,他很担心师父被传染上瘟疫,如果真是那样,事情就真的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了。

所幸王大哥摇摇头,笑着宽慰她道:“我爹和离大夫都没事,我爹还说幸好他们跑得快,不然真要被那瘟神给吃了呢!”

连村长都这么说,可见当时情况多紧急!

折腾了一天一夜,婉笑的心终于放下了,不紧不慢的填着肚子,吃饱喝足之后也没去打扰师父,一个人坐在大厅,望着渐渐放晴的天空发呆。

眼看快到中午,老师父和村长都陆续起身来到大厅喝茶休息,见到笑容灿烂的小丫头,老师父满是无奈,这孩子终究还是跟来了。

“师父!”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此时的离婉笑把一切烦恼都抛到一边,蹦跳着扑向自家师父!

“师父,您没事吧?身体还好吗?婉笑可担心死了!”

一连串的关怀让老师父顿时眉开眼笑,一扫之前的满面愁容,“丫头放心,师父没事。你怎么自己跑来了?”

离婉笑乖巧的给师父和村长倒了茶,简单的说了说自己闲来无事的胡思乱想和各种担心,最后忍不住就跑来这里,看到两人平安归来,她心里的大石头也算放下了,

老师父宠溺的拍拍她的小脑袋,故作生气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丫头吐了吐舌头,乖乖的坐在一边听师父和村长讨论事情。

“这瘟疫的病情我已经了解,回去之后就开始制药,待药方出来,我就会派婉笑拿给你,到时恐怕会需要不少药材,这方面还需村长再想想办法。”

“离大夫不用担心!”村长见老师父似乎胸有成竹,心下自然高兴不已,“药材方面我自有办法,只要接到您的方子,我立刻派人去周边的几个镇上采集,如果不够,我再让人去大县城里买,咱虽然钱财不多,但只要能帮助村民渡过此劫难,便是倾尽所有,我王某人也在所不惜。”

“好,好!”

看着师父满意的神情,离婉笑心里却微微皱眉,师父为人谦虚,从不会张扬着打包票说自己一定能治好什么病症,毕竟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

闲聊了几个时辰,吃过午饭,师徒俩就提着药箱往回走。一路上老师父都不说话,只是沉默的走在前面,离婉笑见此,心想师父肯定在思考对策,便也不出声的跟着走。

进了家门,老师父嘱咐婉笑说自己之后的一日三餐都在房间吃,没事的话不要去打扰他,婉笑点头应下。

可不曾想,老师父这一闭关就真的足不出户了,一连三天都是婉笑将饭菜放在门口,过一会儿再把空碗碟拿去洗刷,直到第四天,老师父打开门将婉笑喊了进来。

一进屋,离婉笑就闻到里面散发出来的浓烈药味,老师父靠在椅子上憔悴不堪,颤巍巍的将写好的药方递给婉笑。

“这是治瘟疫的药方,配制出来的药虽然无法根治,但也多少能缓解些病症,你拿着它去给村长送去。”

几句话说完,老师父就连连咳嗽,原本还算硬朗的身体显得摇摇欲坠,离婉笑心里止不住的担忧,“师父,您是不是。。。。。。”

老师父摆摆手,连续不断的咳嗽让唇角溢出不少血迹,随手拿了块布抹去,将药方塞在婉笑的手中,“丫头,为师一直没有告诉你,当初将你抱回来抚养的时候我曾给你算了一卦,卦象显示你的未来祸福相倚,却怎样都无法算到你的命数,而且这十几年来你始终不曾生病,就连那几次误食毒草也相安无事。”

说到这,老师父止不住又咳出几丝鲜血,缓了口气才继续道:“孩子,你命数难测,之后的路师父无法再陪在你身边,你只要跟随自己本心去走,不要为外界所干扰,以你的心性,为师相信,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师父。。。。。。”话已至此,离婉笑泪眼朦胧,她不知师父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但她清楚,自己的师父很有可能被传染上了瘟疫,命不久矣。

“师父,您不能离开婉笑。。。。。。婉笑还没学会医经,还没自己出去给人看过诊。。。。。。您怎么能放心婉笑一个人呢?”

哽咽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舍和痛苦,从小到大,师父宠爱她,照顾她。虽然家里穷,可师父却把最好的都给了她,每逢过年还会给她买糖果,买新衣服,师父说,只要婉笑高兴,他就高兴。

这十几年来,她一直生活在幸福快乐中,不用学习,也没有生活的压力,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撒娇就撒娇,因为师父从来不会责罚她。

可现在,师父要走了,再也不会有人陪她吃饭,给她讲道理,也再不会有人在她被欺负的时候给她温暖。

她,只能一个人了。。。。。。

“师父。。。。。。”紧紧地握住师父的手,她不怕被传染,如果没有师父,她一个人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师父,你只是累了对不对?婉笑不打扰你休息了,你睡一会吧,等我把药方送去给村长,我就回来给你做饭。。。。。。做你最爱吃的野菜炖蘑菇。。。。。。”

老师父勉强笑了笑,点点头,“去吧,孩子。”

离婉笑拎起袖子擦了把眼泪,扶着师父去床上休息,盖好被子,“师父,那我去了,你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嗯。。。。。。”老师父闭了闭眼,困倦中看到婉笑风一般的跑出了门,想叮嘱这孩子慢点跑别摔着,身上却没半点力气,张了张口,发不出声音。

离婉笑手里抓着药箱,一路小跑飞奔到了村长家,站在村长家的大厅里,心里止不住的泛出惊恐。

没有人,到处一片死寂。

明明前几天,他们还坐在这里吃饭说笑,今日却什么都没有,耳边只有呼呼的冷风声。她大着胆子绕去王大哥的房间,还没推开门就闻到一股说不出的腐烂气息,抬起冰凉的手,鬼使神差的推门进屋,只见前几日还好端端的王大哥,此时就躺在他的床上,脸色青紫一片,地下一滩黑红的血水,人早已没了呼吸。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死人,真正的死人!

“啊!!”

离婉笑尖叫着捂住脑袋,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我要离开这!师父!我要回家找师父!

疯了一样的跑出王家,离婉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师父不是说没事的吗?

不是还让村长准备购买药材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跌跌撞撞的跑回家,也顾不上礼貌了,离婉笑一下子闯进师父的房间,却见躺在床上的师父没有一丝声响。

“师父。。。。。。”

小心翼翼的靠过去,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师父的鼻息间,一片冰冷。

顿时,离婉笑倒退着跌坐在地上,眼中的泪水蜂拥而出。

师父死了,村长死了,所有人都死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明明之前一切都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变成了这样?

她想不明白,也根本理不清思绪。

只能呆呆的缩在墙角,守着师父的尸体,从天黑坐到了天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