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四章 离开

梦染九天 叶荛 3099 2016-09-19 23:12:15

  第二天的清晨,太阳依旧照常升起,温暖的阳光散落在这一片荒无人烟的小山村。

几缕光芒透过窗户的缝隙挤了进来,落在婉笑的脸上,跳跃着生的希望。

这一夜她感受着从未有过的冰冷,仿佛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没有人,也没有生命,只剩下她一个人,麻木的守候着。

温暖的阳光映在她憔悴的脸上, 这时候她多么希望能够有一个人走过来,将她拥在怀里,哪怕不说话,也能让她感觉到一丝温暖。

望着细碎的阳光,婉笑眨眨眼,师父说,人活着就是一种希望,有希望,就要坚强的走下去。

师父。。。。。。

望着静静躺在床上的老人,离婉笑的眼中又涌出了泪水,但她并没有让眼泪流出来,而是在心中默默地告诉师父,婉笑长大了,会照顾自己了,师父您放心去吧。

麻木的走出房间,来到后山的山脚处,拎着锄头一点一点的挖坑。她长这么大从来没干过粗活,顶多是做做饭,烧烧水,挖个大坑累得浑身是汗。

将师父的尸体卷在白布中,慢慢的放进坑里,随后就扔掉锄头,手捧着泥土,一把一把的撒进去。

眼泪拼命的涌出,滴落在脚边的土里,不见踪影。

她不知自己忙了多久,拿了块板子刻上字,立在师父坟前后,就安静的跪在地上。

心里空空的,似乎有千言万语没来得及对师父说,话到嘴边,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她只想就这么静静地陪着师父,就好像师父还活着一样,坐在他身边,就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忽然想起师父给的那本书,离婉笑赶紧起身跑进屋里,将厚厚的书本抱了出来,靠在坟边的大石头上一字一句的看着,其实也就是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具体什么意思她根本不知道,脑子木木的,什么都不愿意去想。

时间过得很慢,下过雨的空气里洋溢着泥土的芬芳,一切仿佛都没有改变,只是她心里明白,从今天起,她只能一个人活下去,一个人去面对以后的生活,艰难也好,困苦也罢,再也不会有人像师父一样宠着她,爱着她。

就这样,她在这里停留了五天,收拾了一些衣物和细软,还给师父烧了不少纸钱。

没有师父的家已经不再是家了,她要离开这里,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哪怕四处流浪,也好过继续呆在这个荒无人烟的伤心地。

第六天的早晨,离婉笑收拾好行李,坐在床边,手中攥着一张纸,上面是师父临终前写下的药方。她始终觉得,在师父和村长去到牛家村之后肯定发生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不然荒无人烟的牛家村再怎么有瘟疫也不可能轻易将两个有备而来的人传染,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或许真的有瘟神降临?

不再多想,现在的她不知该去往何处,唯一的念头只在手中的药方上,她想把师父闭关研究出来的药方制成药物,然后再回来,到时候她要亲自去一趟牛家村,会会这个可怕的瘟神!

下定决心的婉笑背上行李,提着自己沉甸甸的小药箱,最后去给师父上了柱香。

“师父,婉笑走了,等我找齐了药材,做好了药,我就回来给您报仇!不管他是哪里来的瘟神,婉笑都会灭了他,为世人除害!”

坚定的誓言掷地有声,一阵风平地而起,却吹不动离婉笑那颗坚如磐石的心,她一定会给师父报仇的!

师父,婉笑会成长起来的!您安息吧。

*******************************************************************************

走在山间的小路上,离婉笑第一次觉得迷茫。

从衣服兜里掏出药方,看了看上面的字迹,“盘龙参、八角枫、熊胆、麝香、青皮、苦木,以阴阳花为药引,熬足半个时辰,每日三次,饭前服。”

都是很普通的中药,只是这阴阳花没听说过,不知有什么功效。

“阴阳花。。。。。。阴阳花。。。。。。上哪去找阴阳花呢?”婉笑随手把药方揣回兜里,坐在大石头上边喝水边嘟囔。

想了半天也琢磨不出什么来,看看日头,也差不多将近中午了,肚子咕噜噜的响,不管怎样还是得先找个地方吃饱再说。

背起行李,提上药箱,将旧水壶塞进随身的包裹里,继续赶路。其实她从家里出来并没有带多少东西,身上最多的就是药粉和医书,荷包里只有一小块碎银子和几个铜板。

师父行医一辈子,很少收人钱财,也总是教导婉笑,人命不可与金钱相抵,行医者治病救人乃是本分,万不能贪图富贵。

以前总觉得师父说的就是对的,然而来到大县城里,离婉笑才知道,想要游走世间并非人人都能做到像师父那么洒脱,没有钱连饭都吃不上,困了累了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

白云县,坐落在天下闻名的灵山脚下,这里的百姓比很多地方的人们过得都要安稳,原因自不必说,当然是因为山上住着神仙,在这妖魔肆虐的乱世,生活在神仙居住的地方,百姓自然能够安居乐业。

而这所谓的神仙,其实就是传说中的第一教派,灵山派。

关于灵山派的传闻有很多,多到离婉笑在路边吃碗面条,都能听到灵山弟子下山除妖的英勇事迹。

“老李,你听说没有,最近西边山里头闹瘟疫了!”

一个身穿布衣的中年人坐在离婉笑旁边的一张桌子上,神神秘秘的朝对面另一个中年大叔说道,“你是不知道啊,那瘟疫据说闹得可凶了,两个村子的人没一个活下来的,啧啧,真是太惨了!”

“你咋知道的?”对面大叔听得一愣一愣的,“照你这么说,人都死光了,你咋就听到的消息呢?”

布衣中年人啧了一声,“你还不信?昨天早上我出摊的时候,看见灵山的大弟子寒清波亲自带了十多个弟子上山,看样子应该是去收妖了。”

灵山大弟子?

离婉笑三口两口吃完面条,慢悠悠的喝着汤,心中不以为然,人都死光了,灵山才派人过去,便是真抓住了妖怪又如何?师父和村长他们难道就能起死回生吗?

“老板,结账!”

掏出荷包摸了两个铜板拍在桌子上,拎起行李就走,打算在天黑前找家客栈,先落脚再说。

就在站起来的一刹那,突然有个瘦小男子快速往这边走,没注意似的狠狠撞了她一下。

“哎呦!谁呀!”离婉笑被撞得后退一大步,反应过来正要骂,却发现那男的已经一溜烟跑没影了。

“什么人啊!莫名其妙!”自从长大后她还没让人欺负过,这刚一到县城就被人撞了个大跟头,倒霉!倒霉透了!

旁边刚还聊得挺欢的中年人忍不住提醒了句,“姑娘,那人是个小偷,你看看你荷包还在不在吧!”

“小偷?!”离婉笑简直不敢相信,现在这小偷也太不长眼了吧?她这土里土气的丫头难道长了张有钱人的脸?

赶紧一摸腰间,果然,荷包被人顺走了。

完了!这下是真完了!

都不用找客栈了,找到也没钱住啊!

看着桌上还没被老板收走的面钱,离婉笑望望铜板,又望望一样愣住的老板,可怜巴巴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疼。

面摊老板终究是个有良心的好人,迟疑了一下就朝小丫头挥挥手道,“算了算了,走吧走吧。”

离婉笑顿时感激不已,收回铜板,朝忙碌的面摊老板连连鞠躬,“谢谢老板!谢谢老板!好人会有好报的,谢谢谢谢!”

手里捏着两个铜板,小丫头背着沉甸甸的行李,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游走,转了两圈,她打算先去药店看看,问问有没有卖阴阳花的。

随便挑了一家大一点的药铺就钻了进去,反正她也没钱,大铺子小铺子对她来说没区别,毕竟什么药材她都买不起。

进了药铺,店里那卖药的瞥了她一眼,不冷不热问了句,“买什么药?”

一身穷人打扮的小丫头一看就没什么油水,这种人满大街都是,他们这些卖药的每天都得打发几个穷鬼,没钱还想买药治病?直接上阎王爷那报道去吧!

离婉笑也不以为意,自己本就是来看看的,根本没心思买,当下也就不冷不热的回他一句,“你们这有阴阳花吗?”

“阴阳花?”

掌柜的一听差点从柜台后面摔下去,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小眼镜,气愤道:“你这小穷丫头,存心来捣乱的吧?这世上哪有什么阴阳花?那都是故事里骗小孩玩的!就算有,你买得起吗?”

“不买药你就赶紧给我出去,别在这添乱!”

这掌柜的力气倒是不小,连推带撵的就把离婉笑给丢了出去,一堆行李和药箱也被稀里哗啦扔了一地,几只药瓶都被打碎了,白色的粉末撒了不少。

“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她离婉笑什么时候这么被人嫌弃过?不就是问问阴阳花的事吗,至于把她丢出来吗?

坐在地上,心里五味陈杂,看着被摔碎的瓶子,和撒了满地的药粉,婉笑的眼里含着泪花。默默收拾起被扔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药箱摔坏了,她就一点一点将瓶瓶罐罐放在包裹里,面无表情的离开那间药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