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梦染九天

第一章 山村怪病

梦染九天 叶荛 3301 2016-09-19 23:12:15

  “启禀神尊,妖王慕华率领九千精兵进攻南天神殿,神女白无痕请求支援!”

靠坐在软塌上的尊者微微皱眉,随意打了个出兵的手势,来人立刻领命离去,南天被侵犯,作为九天的至高神尊岂能坐视不理?

宽大的紫金袍衫隐隐散发着危险的流光,小憩一会儿也不得安宁!冷莲妖慵懒的神情划过一丝杀气,然而冷冽气息一闪而过,随即恢复平静,如今的他早已没了杀人的嗜好。缓缓起身,走到一旁的鎏金长桌,端起酒杯自斟自饮。

环视一眼空荡荡的大殿,唇角勾起淡淡的无奈,一丝落寞划过眸子。三百年了,他在仙界的地位已几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心中的寂寞却与日俱增。手掌生杀权,纵看三界百态,今时今日的他再也无人能够匹敌。

在外人看来,他的地位和权力足够让他蔑视三界内任何级别的神魔,然而这一切浮华终究只是表象,只有他自己知道,如果那个人归来,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将灰飞烟灭,但那又何尝不是一场完美的终结?

独孤澈,我寂寞了三百年,一直在等待你的归来,完成我们的决战!

“啪!”

琉璃酒杯应声碎裂,鲜血滴落,在华贵的紫金袍衫上溅起一片刺眼的殷红。

***************************************************************************

“丫头,又跑去找你那张二姐探讨医术了?”

玩的浑身是泥的离婉笑刚一进门就被师父逮了个正着,心里顿时暗叹了声倒霉,吐吐舌头,一路小跑奔到师父跟前。

换上一个大大的笑脸,甜甜道:“师父英明!不过徒弟今天并没有跟二姐探讨医术,而是。。。。。。而是。。。。。。”

老师父上下打量了自家丫头一眼,沉声道:“而是跟隔壁村的几个臭小子跑去摸鱼了?”

离婉笑垂着脑袋,沾满泥巴的小手背在身后,“徒儿知错了,那都是臭小子玩的,婉笑是女儿家,不能跟他们瞎折腾。”

态度很诚恳,表情很可怜!

老师父一看这丫头的小模样,只能无奈的摇摇头,“知道错了就好,女孩子要矜持,不能。。。。。。”

“好了师父,徒儿知错了,以后保证不胡闹了!”离婉笑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飞似的跑去院子洗脸洗手,师父的大道理说上几天几夜也不会烦,所以嘛,她全当没听到,赶紧洗干净了好吃饭!

看着蹦蹦跳跳的小徒弟,老师父一脸无奈和宠溺。婉笑是他十五年前出去行医捡回来的孤儿,他自己一生都没有娶妻成家,所以见这孩子长得俏丽可爱,就将她收为弟子,留在身边慢慢培养,时间久了也就将她当成了亲生女儿看待。婉笑很聪明,学什么都很快,只是孩子心性让她总是无心学习,对此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婉笑才刚满十六岁,以后学医的路还长着呢。

“师父!”

洗干净的小丫头乐呵呵的跑进屋,手里还提着一条肥美的花鲢鱼,“师父,这是我自己抓的鱼,晚上咱们熬鱼汤喝吧!”

老师父无奈笑笑,点点头,“你去弄吧,我下午去后山找草药,顺便挖了些野菜,放在厨房呢,你看看怎么吃。”

“哦哦,知道了,师父你先忙,我去做晚饭!”扬扬手中的鱼,离婉笑美滋滋的跑去厨房架锅烧水。

傍晚时分,师徒俩坐在饭桌旁,一盆鱼汤,一碟野菜,两碗米饭,简单的粗茶淡饭,两人吃的不亦乐乎。

乖巧伶俐的婉笑给师父盛了一碗鲜美的鱼汤,“师父啊,徒儿跟你说件事呗?”

接过瓷碗,轻轻吹了吹,抿下一口,鲜香美味!老师父满意地点点头,“说吧,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离婉笑放下饭碗,向来调皮顽劣的她难得露出几分认真的神色。

“师父,中午我去了张二姐家,本想跟她探讨医术,可是,二姐生病了。本来她生病也没啥稀奇的,毕竟咱们虽然是大夫,但平时有点小病小痛也难免,只不过她的病有点奇怪。”

说到这,离婉笑皱起眉头,她虽然不学无术,可从小跟在师父旁边倒也见过不少疑难杂症,所以对于张二姐的病,她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二姐的症状跟感冒一样,就是发热咳嗽,可我给她把脉的时候,感觉脉象时强时弱。”

说着,离婉笑拿起筷子戳着饭碗,“师父,二姐这人您也知道,她平时干的都是粗活,身体壮如牛,前些日子去了趟牛家村给人看病,回来就浑身发热,到现在越来越重,而且脸色隐隐发青,我觉得。。。。。。”

“你看出什么了?”老师父将最后一口鱼汤喝完,放下碗筷,看向一脸疑惑的小徒弟。

叹了口气,离婉笑挫败道:“反正这病。。。。。。我看不出来。”

“行了,别多想了,师父知道你跟那张二姐经常混在一起,感情不错,明天早上我跟你一块去看看,有师父在,不怕治不好她的病。”

老师父自然知道婉笑跟那张二姐成天混在一起四处玩乐的事,只是出于溺爱,便没有过多管教她,叮嘱婉笑不要学坏之后,也就放任她出去折腾了。

“谢谢师父!”离婉笑一下子跳起来抱住师父的脖子,“师父最好啦!”

折腾这么久,还炖了一锅汤,就是想让师父出山给二姐治病,现在看来,计划成功了!

第二天早上,爱赖床的离婉笑难得起的特别早。

“师父,咱们吃完饭就早点过去吧!”

洗漱完毕,小丫头就捧着粥碗抓紧时间吃早饭,想着今天早点出门,给二姐看完病,也好去集市上转转,顺便买点新鲜蔬菜,也省的师父一把年纪还跑去后山挖野菜。

老师父不紧不慢的在桌前座下,慢悠悠的喝着粥,偶尔夹一点清口小菜,“婉笑,人之生死,上天早有定数,咱们一介凡人,着急也没用。”

离婉笑叹了口气,她自然知道这些道理,更何况现在这世道妖魔横行,人命更是如草芥,但医者仁心,行医之人终究还是要做点事情的。

“师父,婉笑明白了。”

话虽这么说,老师父还是简单吃了几口就放下碗筷,跟着婉笑出了门。望了眼乌云密布的天空,老师父心里咯噔一声,这可不是好兆头啊!

一路无话,或许是天气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心中挂念张二姐的病,向来活泼好动的离婉笑显得有些沉闷,拎着师父的大药箱,跟在后面。师徒俩沿着山间小路匆匆赶路,远远望见几个人披麻戴孝的朝村外走去,伴随着隐隐的哭声,给人一种凄凉之感。

“咦?那不是二姐家的张傻子吗?”

婉笑自然比老师父的眼神好,一下子就认出那披麻戴孝的人群中呆呆的跟着一个张傻子,随即指着他道:“师父,那是二姐家的张傻子,小时候感染风寒,烧坏了脑子,长这么大了还傻乎乎的,可是就算他再傻也不会跟着哭丧的队伍玩啊?”

“难道。。。。。。张二姐家出事了?”

老师父浑浊的眼睛变得深邃,点点头回应,“咱们去看看。”

阴沉的天空衬着这幅送葬的景象,显得愈发瘆人,一阵风吹过,阴冷刺骨,离婉笑不知不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心里祈祷着千万别是二姐出事啊!

两人很快跟上了队伍,离婉笑看着呆呆跟在后面的张傻子,张了张口,终究还是轻叹一声没喊他。

老师父快走几步追上前面披着重孝的老人,离婉笑依旧跟在队伍后面,神情染上几分落寞,这些都是张家的亲戚,再联想到二姐的病,她已经猜到那简陋棺材中躺的是何人了。

“老张头,节哀顺变吧。”老师父看了眼棺材,也明白过来,只能叹口气沉声安慰老人。

白发苍苍的老头是张二姐的父亲,他跟老伴一辈子生养了五个儿女,两个儿子幼时夭折,另一个成了傻子,就剩下二女儿和四女儿,现在老二又因病过世,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心里别提有多苦。

“离大夫,谢谢你惦记着我们家。”老头虽然上了岁数,但一看离大夫大清早的往这边赶,顿时就明白过来,肯定是婉笑那孩子昨天回去把老二的病情跟她师父说了,这离大夫才匆匆往他们家赶。

老师父摆了摆手,“老张头,你这岁数可千万保重身体,人各有命,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了。”

简单的几句交谈中,老师父意外的发现这老头的脸上泛着几分青白,但想到他这么大岁数又刚死了女儿,身体没垮就算不错了。

问候了几句,老师父就慢下步子等着婉笑,扫过后面跟着的一群人,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泛起了一丝嘀咕,这张家的亲戚怎么那么多脸色发青的人呢?以前不是没见过,他家人常年在山里干活,个个身强体壮,今日一见却都一副病入膏肓样子。

怎么回事?

“师父,”离婉笑从后面跟了上来,神色也带着些怪异,“他们。。。。。。”

小丫头一开口,老师父就知道她要说什么,这孩子虽然贪玩,但基本的望闻问切还是多少会一些,想必她也看出了端倪。可人家正在办丧事,这些不吉利的话还是不要说出口的好。

朝离婉笑挥挥手,示意她别多言。师徒俩悄悄地落在后面,待与送葬队伍隔了一段距离,老师父就领着婉笑默默打道回府。

回到家里,老师父坐在外屋的板凳上抽着旱烟,外面天阴的更沉了,空气也变得潮湿,可就是不见下雨。

“师父,您还在想二姐家的事?”

离婉笑从自己房间出来,换了身干净衣服,兜里揣了一把瓜子,靠在门框上不紧不慢的磕着。

老师父拿烟斗在地上磕了几下,叹气道:“咱这山里怕要出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