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糖泪阑殇

第百十章 悲伤欲绝

糖泪阑殇 泓汐 1683 2016-11-18 08:02:02

  “二哥…二哥…你在哪里呀?你快回答我!”小辣椒撕心裂肺的大喊,眼泪和着雨水留下,眼睛红肿,眼神透露着一丝绝望,走路磕磕绊绊,不知摔了多少跤,火红的衣裙沾满泥浆,刚被雨水冲刷干净后,又沾满泥浆。

“二弟…二弟…”夕枫在呼唤,搀扶着神色崩溃的小辣椒,喃喃道:“一定会找到他的,一定会的”,不知是在安慰小辣椒还是说给自己听。

商凌澈看着这悲伤的兄妹二人,眼中含着一丝不忍,内心焦躁不安,隐隐有一些自责“若不是自己加紧赶路,夕狄兄弟也不会…”,不由得加快了寻找的步伐,毕竟早一点找到,就多一份生的希望。

“是谁在呼唤自己?难道自己又幻听了吗?哎,明年的今天就是自己的忌日吗?”夕狄口不能言,神情恍惚,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幽幽想道。“嗒,嗒,嗒…”有脚步踏入泥浆的声音,越来越近。夕狄苦涩的想:“这是真的吗?”多少次了,总是认为有人前来,每一次努力睁开却都是失望。

“啊…”有哭泣的声音传来,还有更加清楚的脚步声。“是谁在疯狂的哭喊,是谁在伤心的哭泣,这声音让人悲伤欲绝…最后一次了…若不是…就这样一生了吧…”夕狄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沉重万分的眼皮,眼神呆滞的看着四周,死灰的眼神突然有了一丝生气,因为大雨中有模糊的身影。

夕狄内心浮现一丝光明,感觉已经麻木的身体突然有了一丝力气,想要大声呼唤求救,无奈嘴巴被泥浆淹没,却只能焦急的干瞪眼。

“二哥…二哥…你回答我,你回答我呀…以后我都听你的,求你快回吧…我都听你的…”小辣椒断断续续泣不成声,跪在泥水里,狠命的砸着地面。

夕枫红着眼睛,心如万刀割肉,拉着依然奔溃绝望的小辣椒,道:“月儿,你快起来…不要这个样子…”

夕狄一阵焦急,内心疯狂的无声呐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快看这里啊…”

商凌澈看着哭作一团的夕枫和小辣椒兄妹,内心的自责、酸楚与懊悔,翻江倒海的涌向心头,右手拍着夕枫的肩头,用力按了按,隔着雨帘不死心的继续寻找夕枫的身影,虽然内心已然明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还是在下着大雨,气温骤降,夕狄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商凌澈调动全身的能量气息,威控力全开,周围方圆几里的沼泽,一寸一寸搜寻,未果。一路赶路良久,又一直调动全身能量气息,心急怒火攻心,竟然在这一次未果后,商凌澈身体虚弱的有些不稳的摇了摇。商凌澈不死心又继续一点点排查,夕枫见此拉住商凌澈,摇摇头道:“不用了…没希望了…”

小辣椒听见自己的大哥如此说,凄厉的哭喊一声“大哥…”,那声音穿透雨帘,到达不知尽头的沼泽,雨更加急促,点点锤击人心,风更加凌厉,刀刀割伤皮肉。

泥水已经开始向夕狄的鼻孔没过,夕狄的意识在原先一瞬间的清醒、集中之后,顿时涣散,意识被黑暗吞没,就如在雷雨交加的夜晚大海中的一叶小舟瞬间被风浪无情淹没一般,连小辣椒凄惨的叫喊声也无反应。

商凌澈不顾夕枫的阻止,心痛的大喊一声“啊…”,继续调动全身能量气息,坚定的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只要我还有一丝能量气息,就不能放弃!”,说吧,就继续搜寻夕狄。

夕枫知道商凌澈是下定了决心,若是自己阻止,估计他一辈子都会因为没有拼劲全力而懊悔万分,便不再阻止。商凌澈从自己身边开始排查,突然感觉自己十步远的地方,似乎有一个像是人头部似的东西仅仅露出泥浆一点点。

商凌澈立刻跑到那处的沼泽泡,一息就已经辨认出,正是一个人,也不顾危险下子跳进沼泽泡,跳在夕狄身边,同时大喊:“找到了!枫大哥,快来!”

商凌澈奋力的将夕狄从沼泽泥浆中将抱起,露出头部。夕狄已经晕死过去,没有了呼吸,全身冰冷僵硬,已经是死人的脸色。商凌澈毕竟年少,比夕狄要矮上不少,这一个用力,泥浆已经没过商凌澈的胸膛,商凌澈不敢乱动,只得奋力支撑着夕狄。

夕枫和小辣椒听见商凌澈大喊,眼泪都不顾的擦,就往这边奔来,越着急越是磕磕绊绊,十来步的路程,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夕枫想都不想,直接大半个身体扑向夕狄,小辣椒赶紧死死抱住大哥的双腿,死命拖住往外拽。

沼泽泥浆的吸力,再加上夕狄的体重,夕枫和小辣椒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拖得很是吃力。原本不敢再动的商凌澈,咬着牙齿,用力把夕狄往上举。“咯嘣”像是什么断裂或脱臼的声音。夕枫大喝一声“起!”,小辣椒和商凌澈同时用力拖拽、托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