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糖泪阑殇

第七十二章 南渺山

糖泪阑殇 泓汐 2582 2016-10-09 22:10:15

  花倾城见各自回帐篷休息,脸耷拉下来,唉声叹气。是这样子的,自从队伍越来越壮大,帐篷就有些不够用了,侍卫们四五人一个帐篷,轮换休息也还可以。夕家兄弟一个帐篷,糖糖花倾颜一个,宁星宇、商凌澈各一个,小辣椒独自霸占了花倾城的帐篷,从此花倾城的睡觉就成了问题。开始时候,花倾城厚着脸皮和宁星宇住在一个帐篷,宁星宇忍受不了花倾城连睡觉前都唠唠叨叨的性格,感觉比一群蜜蜂都聒噪,第二夜里就对着花倾城大吼:“滚出去!”

花倾城委委屈屈的,抱着被褥,咬牙掀开了商凌澈的帘子,商凌澈倒是没有让他滚出去,只是商凌澈打坐忙于修炼,他又是一个话唠的性子,实在憋的要命,忍受到第三天,硬是跟夕家兄弟三人挤在一个帐篷里,话倒是能说畅快了,可是空间狭小不能翻身,还有些脚臭,咳咳。花倾城内心悲伤的大喊:“老天爷啊,小辣椒是您派来惩罚我的吗?我有什么不好,您告诉我,我改还不成吗?”看着还亮着灯的宁星宇帐篷,花倾城抱着被褥,脸上堆满笑容,才抬手掀开帘子,进入帐篷。只听见帐篷中,吵吵闹闹的声音,还有灯息后一个人叽叽呱呱模糊的说话声。

众人马不停蹄的赶路,时间越来越近了,南渺山面貌也更加清晰展现,巍峨高大,直插云霄,郁郁葱葱,云雾渺渺,山体连绵不绝,各个小山头多不胜数,高大的山峰十来座,都是仙人居所一般的存在。山脚城镇富庶,人来车往,叫卖声不绝于耳,处处显露着安宁祥和。

最近这一段时间,糖糖倒是没有着急着训练三合一自然法决,她听商凌澈讲过,欲速则不达,修炼机缘很重要,是你的总会是你的,冒进反而容易出差错。倒是狠命的分开修炼一下聚雨露入内和集草木精气入神,还真别说,糖糖觉得自己的丹田没有那么干涸贫瘠了,似乎圆圆的内壁有些莹莹光辉;自己的威控力也增强了一点,虽然不明显,糖糖很够感觉到十米远地方的轻微响动,虽然说自己还不能驱动阑铃花,能量气息也说不上突飞猛进,糖糖对自己的成绩还算基本满意。

酉时太阳如火烧了半边天,众人来到南渺山山下小城,虽说一路疲惫,却都很兴奋,找了一个较大的叫做四海客栈地方落脚,客栈距离南渺山入门处的招募点不过一炷香路程,客栈干净大方,小二精灵口甜,客栈收费公平合理,大家对这个客栈很满意,要几间上房准备梳洗一下,明日好去南渺山报名。花倾城忽听得有人议论,南渺山有谁已经报上名了,还说前几日队伍老长老长了,今日是最后一天了,再不去了不知道等到几何云云。遂让小二要了一壶好酒,笑嘻嘻走到大厅说话人的桌边,打着招呼道:“几位大哥,相见即是缘分,小弟我给几位大哥打听一点事”。大厅正在说话的三位,听见有人插话打扰,本来不喜,见那人仪表不俗,还带着一壶好酒,就高兴的让他坐了。花倾城也不客气,给几位斟酒,笑呵呵的打探着消息。

不久,花倾城就变了脸色,急急忙忙找来商凌澈、宁星宇、夕家兄弟,叫了糖糖、花倾颜和小辣椒,猛灌了一口茶水道:“各位,今天是最后一天招募,我打听过了,这边历法比北方纪事每年多一天,就是说今天是九月九日而不是九月八日,咱们得赶紧过去报名,不然…”花倾城话还有说完,众人立刻散去,安排马车和坐骑,紧赶慢赶,太阳落山时刚刚赶到,就见南渺山负责弟子招募报名的那人已经开始收拾笔墨纸砚。

宁星宇忙一把按住收拾的纸张道:“这位师兄,我们还有几位要报名呢,麻烦一下。”那人青衣布衫,其貌不扬,倒是写了一副好字,怪不得能够在此招募。那青衣人道:“抱歉公子,已经停止招募了,麻烦你下次再来。”花倾城抢着问道:“下一次是哪一次啊?什么时间?”那青衣人瞥了一眼花倾城,有些满道:“等着南渺山弟子招募消息吧,啥时候有消息了,啥时候过来!”夕狄气得跳起来想打他,好在被商凌澈按住了肩膀。

商凌澈目光冷寒,口气尽量平和道:“这位兄弟,我们是远方特意慕名而来…”话还没说完,那青衣男子不耐烦道:“这里来报名的哪个不是慕名而来的?也没有像你们这样迟到的啊,你们以为南渺山,你们想来就来啊,当是你们家后院啊”“啪”一鞭子拍在桌子上,登时桌子碎了两半,小辣椒怒火凶凶,道:“再废话,下一鞭子就打在你身上!”

那青衣人吓得哆哆嗦嗦,实在不成样子,倒也颤抖着点点头,抖着颤颤的执笔手,正不知所措。一个颇有几分道骨模样的中年,怡然到来,对着那青衣男子喝道:“宵铭,你好大胆,还不去领罚!”那青衣男子脸色顿时如猪肝,立刻跪下,哀求道:“大师兄,我不是故意的,我看没人报名了,才收拾东西的,是他们来晚了,大师兄放我一次吧”那中年男子不为所动,青衣男子只得任命的起身,等着回去责罚,虽然他态度不好,可那几人确实来晚了啊,门规严苛,自己也是严格执行的,偷偷看一眼大师兄,有些幸灾乐祸姑且看他怎么处置吧。

那中年男子对着众人道:“各位实在抱歉,门规森严,众人确实来晚了,作为一支队伍,即使有一个人,哪怕是一个动物也好,能在报名结束前越过初始考核线,也就是入门结界,我也能给报名,只是各位现在…”商凌澈等人听说有一个在报名结束前越过考核线,即使他们来晚了,也能作为一支队伍报名考核,个个惊讶的张大嘴巴,倒不是说组队的事情,而是…。那中年男子说着说着,看见众人讶异的神色,回头看向身后南渺山入门结界内,一只小老虎正爪牙舞爪想要出来,两只巨大的鸟儿在结界外扑腾着翅膀急的团团转,连不远处拴着的小毛驴也闹腾不已。

糖糖指着老虎小花,眼睛睁的大大,有着不可思议的兴奋之色,大声道:“有一个,它是小花,我的!”那中年男子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堪,不过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南渺山的脸面不能丢,虽然没有动物带一队人马考核的先例,但南渺山规定也没说不能,见他们众人个个不凡,或许能给南渺山带来极大的助益也未可知,至于门派惩罚嘛,自己也就认了,脸色慢慢变得温和起来,招呼众人报名。

商凌澈、宁星宇见那中年子真心帮自己报名,又见他脸色变化,便知他内心考量一番,最终接受了自己一众人,倒是一个正派敢作敢为的男儿。那青衣男子见自己大师兄为众人放行,有些不高兴,但想到大师兄和自己一样要受罚,也算服气了。其实,青衣男子宵铭对那个中年男子大师兄,即敬重又畏惧,宵铭喜欢偷偷小懒,喜欢投机取巧,说些俏皮话逗师娘开心,大师兄严谨细实,为人古板而温和,严格执行门规。宵铭知道大师兄为自己好,可自己受不了太大约束,经常犯规被大师兄惩罚,对这个大师兄,宵铭敬而远之,看不到就不能惩罚了吧。大师兄刚刚离开一会,自己轻松一下,就被大师兄抓个正着,老天啊,你也太会捉弄人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