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糖泪阑殇

第七十一章 小辣椒

糖泪阑殇 泓汐 1931 2016-10-08 19:37:24

  好似天时地利人和,都已聚齐,但糖糖的修炼法决自然是自创的三种法决合在一起的,管不管用,谁也不知道;糖糖的《归一剑法》属于剑法,能不能直接拿来用在阑铃花上,谁也没有尝试过,没人能知道;而且糖糖身体本身就是一巨大容器,这个容器什么时间需要多少能量才能真正发挥能力,未知。一切都是未知,糖糖未来的修炼路注定不平凡。

糖糖停下来,娇俏的看着商凌澈笑着,内心微动捏决,左手冒出一个透明的泡泡,朝着小花打去,小花灵巧的一跃,一击不中,泡泡竟然在空中飘呀飘,小花追逐着透明泡泡,不时用虎脑袋碰下透明泡泡,憨憨傻傻的模样,惹得月下的糖糖咯咯笑个不停。商凌澈看着笑靥如花的糖糖,听着她欢快银铃一般的笑声,内心如撕裂一般,暗自发誓:“我,商凌澈,定护你一生!”

糖糖刚想要打出一个五彩泡泡,商凌澈虽想要看看五彩泡泡是否有攻击力,但更担忧糖糖看出端倪,遂不动声色的道:“天色已完,回去吧,别让大家担心了。”糖糖欢快的道:“嗯。小花,别玩了,走了啦,再不走就不要你了啊…”小花舔了一口透明泡泡,才恋恋不舍的放开泡泡,看着远去的泡泡,满眼的不舍,好似飞走的是烤熟的鸭子。糖糖给了它一个爆炒栗子,又揉了揉它的脑袋,两人一虎各怀心事的回去。

糖糖和众人打好招呼,刚要钻进帐篷,小辣椒夕月突然跑来,双手抱胸,阴阳怪气道:“哟,孤男寡女的这是去哪里了?耽误了大家行程,倒有心思花前月下啊?”糖糖本不想理她,但这小辣椒堵着路,又是这一副嘴脸,心道:“这小辣椒三天不教训,就要上房揭瓦啊!看来上次的教训还是不够,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啊”,仰着小脸,认真的一字一句道:“今天的狗粮难道忘记给了?怎么竟在这里瞎叫唤!”。

小辣椒气咽,心道:“糖糖这臭丫头,这说话不带脏字,处处骂自己是狗,今个儿若再占不到上风,自己哥哥又不帮着自己,怕是今后处处都得看着她的脸色了”,先重重的“哼”了一声,骄横的朗声道:“只怕是疯狗先告状,今天又先咬人吧!”糖糖一听乐了,心想:“什么时候小辣椒变得聪明了,学会含沙射影,映射自己先前作为,还将自己骂了回来,不错不错啊”,背着小手,在小辣椒面前踱了几步,一副老学究做派:“嗯,不错,孺子可教也,孺子可教也…”小辣椒瞬间张红了脸,心思急转:“这小魔女竟骂自己是她徒弟,欺人太甚!”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好办法反驳,小手乱摸,摸到了腰间系着的长鞭,想也不想,取下就想挥鞭打去。

花倾颜本来早早的就回到帐篷,洗漱后慵懒斜斜的躺着看医书,虽然听见外面二人口角之争,想着以前二人就不对路,说上三两语就会各自散了,今个儿似乎有些反常,遂懒懒的着了家常便服,披了袍子、圾着鞋子出来,猛然看见小辣椒挥起的长鞭,顿时尖锐“啊”响彻这个营地,连附件蛮野森林的夜鸟也被惊得乱飞。

糖糖、小辣椒都被突然出现的惊叫的花倾颜,震得耳膜生疼,赶紧捂了耳朵,小脸也顿时皱巴巴一团。鞭子还未落下,就被风风火火赶来的夕狄抓在手里,夕狄大怒:“夕月,你这是在干什么!”小辣椒知道,经花倾颜这么一叫,自己这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有些委屈道:“二哥,我没有欺负花倾颜,我…”

夕狄气哼哼道:“没欺负她,难道她还能自己故意惊叫不成?谁不知道倾颜姑娘名门闺秀,一直安安静静,你不欺负她,她还欺负你不成!”这时围过来的侍卫们有些坏坏的笑了,本来大家一起赶路生活那么久,相互熟识了,也没有太多规矩。宁星宇、花倾城、夕枫静静站着没有说话,商凌澈因为琢磨糖糖奇怪的属性并没有过来。花倾颜见众人到来,连忙拉紧了衣袍,慌忙躲进帐篷,忙乱中看见宁星宇将自己的身体移来挡住众人的视线,羞红了脸,如鸵鸟一般,再也不出来。

看着幸灾乐祸的众人和怒气冲冲的二哥,小辣椒气急,口不择言道:“是她自己冲出来的,我没想要打她,我本来想要教训一下臭丫头的!”众人恍然大悟齐齐道:“哦…”夕枫走向前,拉了小辣椒胳膊,黑着脸道:“给我回去,少在这里添乱子!”宁星宇也道:“大家都散了吧,好好休息,明儿一早赶路!”众人见没有戏看了,乐呵呵的各自或回帐休息或营地值夜。

糖糖知道此事就样子不了了之了,撇撇嘴巴,一把掀开帘子,踏入帐篷,看见脸蛋红红的花倾颜,好奇的问道:“倾颜姐姐,你生病了?诶,你这病好奇怪啊,刚才还好好的呢,要不要找…”刚想出找大夫看一看,但一想队伍中也就花倾颜医术最厉害,花倾城那个医牲畜的不算啊,其他人也就知道个头疼脑热、跌打损伤之流。花倾颜头低得更低了,小声道:“没事的,糖糖,过一会就好了”糖糖将信将疑。

花倾颜名门大家之女,觉得着家常便服披袍子,实在不雅,有损礼仪颜面。糖糖所在的石敢村如世外桃源一般,没有那么多男女规矩,后来的王府也不约束她的性格,再加上民风开化,根本不会觉得如此穿着,会失了礼节,再加上年纪小,因此糖糖根本不会理解花倾颜的尴尬和小心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