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糖泪阑殇

第五十章 惊马

糖泪阑殇 泓汐 1648 2016-09-27 09:24:02

  商凌澈让队伍在羽云花家界碑前稍作休整,宁星宇让侍卫大大咧咧的搬来了桌椅,宁星宇、商凌澈和糖糖坐了,霓裳羽衣摆放了些点心和茶水后,站立在糖糖身后,小花卧在桌子下糖糖的脚边。糖糖脚下轻轻蹭着小花的脊背,捏了一块荷花糕,小口小口的品尝着,看看商凌澈、面无表情,看看宁星宇、满脸惬意,忍不住小声问宁星宇道:“这桌椅不是在遇到劫匪的时候,就丢弃了吗?”

宁星宇看见好奇宝宝似的糖糖,轻酌一口茶后,将被子放在手上把玩,漫不经心道:“有什么好奇怪的,二爷我又派人捡了回来啊”,又向糖糖凑了凑,咧了个大大的笑容,道:“糖糖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套桌椅看起来,简简单单,其貌不扬的样子,它可是金丝楠木打造的,在太阳下可看到金丝闪烁,光亮璀璨,精美异常,我当时可是花了重金,得了这么一块木头,打造了这套桌椅,怎能被臭小子说丢就丢了呢?”还指着桌上纹路,让糖糖观看。

糖糖果见有金丝闪烁,不过再好看也不过一桌椅,出行都带着着实没必要吧,右手伸出食指,对着宁星宇弯了弯,意思说脸皮厚、羞羞。两人叽叽喳喳的说话,商凌澈却没有一点反应,一副静神凝思的样子,似乎在听远方的动静,糖糖见了,小手在商凌澈面前挥了挥,商凌澈才回过神,那队一直跟着队伍的、数量不少的、迟迟未动手的人马终于离开了,微笑道“大家可以出发了!”糖糖一愣,才休息过久啊,又要在马车了晃悠了…

刚过午时,队伍来到一座城池前,高高的城楼上挂着“羽云花家”牌匾。糖糖撩了帘子往外看,花家竟然是做城池,那气派竟然不比宁泽都城小,与糖糖理解的世家完全是两个模样。宁星宇下车,和商凌澈一样骑了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美其名曰游览羽云花家风姿,糖糖的马车紧跟其后。

队伍缓缓行进在城中,人烟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叫卖声不绝于耳,宽阔的街道两旁餐馆、银楼、客栈、布铺等一个挨着一个,数量最多的要数药铺了,那大大小小的药铺装饰金碧辉煌的也有,简单质朴的也有,竟比宁泽两倍还多。

刚刚弄完草药的花倾城,来到秒兽医馆前面,举起双臂舒服的伸了伸懒腰,见一青衣流锦男子器宇轩昂、气度不凡,另一白衣流云织锦男子风流倜傥、贵不可言,羽云何时出现的如此风姿人物,一时起了结交的心。花倾城冲到队伍前,刚要行礼作揖结识一番。

马儿不知怎么的突然狂躁大惊,商凌澈、宁星宇一时没能将马儿安抚,眼看就要把马前不知何时闯过来的男子踩在蹄下。商凌澈马背上轻点,飞身来到男子身边,拉住了男子的衣袖,将险险从马蹄下拉出。却又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女子,似乎想要救男子,刚躲过了宁星宇坐骑的马蹄,商凌澈坐骑又暴起,连着为糖糖的拉马车的马儿也狂躁踢腾起来,商凌澈刚刚落地,已来不及去救那女子,眼看女子就要在马蹄下香消玉殒。

坐骑上的宁星宇只觉一美丽的女子,从眼前掠过,白衣飘飘、青丝飞扬,心中感叹道“九天玄女也不过如此吧”。不顾危险飞身下马,将这美丽的女子揽入怀中,单手抱着,先闻一股清新药香扑鼻,见她眉头若颦,双眼含惊,琼鼻、小嘴、粉颊、肌肤白细,又觉她身量纤细,腰不过盈盈。宁星宇带着女子旋转旋转,两位白衣胜雪,如仙子一般。那女子盯着天神一般救了自己的宁星宇的俊美容颜,小鹿蹦跳不已,粉颊更红了几分,宁星宇更是赤果果的盯着娇柔美丽的女子,恨不得抱着她就此一生才好。

糖糖就没那么好运气了,马匹受惊沿着街道狂奔,打翻了一路小摊小贩,摊子上的豆腐成了豆腐泥,老板的花布到处飞,蔬菜瓜果满街滚,一时鸡飞狗跳,满街混乱。霓裳羽衣虽说会功夫,却驾不住受惊的马儿,手都被缰绳勒出血迹,咬牙挺着,糖糖在马车也不好过,东倒西歪和小花滚在一团,有时碰到车壁上,有时和小花撞到一起,有时更差点甩了出去,马车却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苦苦支撑着不让自己摔得太惨。

宁星宇傻傻的望着他的九天玄女,商凌澈在糖糖马车惊吓的第一时间冲了出去,追了几条街,才飞上马背,猛然大力拉扯缰绳试图让马儿停下来。马儿却因为突然吃力,前腿抬起,后退站立,将没有防备的霓裳羽衣摔下马车,翻滚了好远才停下,车里的糖糖后脑勺直接磕到车后壁上,小花还重重的压在了糖糖身上,糖糖“啊”了一声晕死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