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糖泪阑殇

第十九章 争锋

糖泪阑殇 泓汐 1885 2016-09-20 23:11:09

  两年后,商凌澈出生了,初为人父的商弘对宁星儿更是宠爱有加,天天围着小妻子和儿子转,本来半个月的休假,硬是拖了一个月。宁翼在女儿生产之际,就和皇后一起到王府,看见这么可爱粉嫩的外孙子,更何况是他们第一个外孙,个个欢喜的不行,当场下旨商凌澈承袭王爵,享皇家俸禄。至此以后,宁翼天天往忠勇王府商议事情,其实就为看一眼自己的外孙和女儿。可这不开眼的商弘,对妻儿左拥右抱的,根本不可能让他插手,还振振有词的说“君王天威浓厚,怕澈儿承受不起”,自己皇后要抱着吧,商弘就说“皇后一国之母,不易太过操劳,这种小事自由做臣子的承担吧”。

国君宁翼气得不行,将他派到边关,要求与陶泽贸易万千匹良驹并精美陶瓷百车,本来这样数量庞大的交易没有数月是完成不了的,可商弘连恐吓威喝带金银诱惑,愣死不足一月就搞定了。刚刚抱了月把的外孙,还没过足当外祖父石屋瘾,外孙就被商弘抢回家了。宁翼看着商弘,气得跳脚,随便找了个借口撤了他的军权,以为商弘能够妥协,结果商弘乐得清闲,竟然窝在家中,守着妻儿不出来,没事下下棋、教授家将防身武艺,好不自在。宁翼一看,干脆使了点小手段,将商弘禁足家中,一道旨意将长公主和外孙子接近宫中住着,商弘气得大骂宁翼受到不光明磊落。宁翼倒是不在意,每天看着自己的女儿和外孙,特别的开心,有一次还得意洋洋的去王府显摆。

就这样,商凌澈在王府和皇宫交替着生活,他自小看着自己父亲和外祖父斗个不停,倒是两边都不帮忙,两边都不得罪,养成了高高在上、冷冷冰冰的性子,唯一能够和他抗衡的饿,也只有更加精怪的王妃宁星儿了。宁星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就觉得自己儿子冰冰凉凉的一点也不好玩,可谓用尽各种手段,让这个冰山儿子的脸变颜色是她的生活一大乐趣了。

在商凌澈四岁那一年的一天清晨,宁星儿偷偷跑进松涛阁,躲在一颗大松树后面,看着正在屋前空地晨练的儿子商凌澈,笑得贼兮兮的,悄悄从背后摸出小弹弓,对着儿子商凌澈就是一弹弓,当然为了防止重伤儿子,宁星儿很有良心的换了空心粘土弹珠。商凌澈对这个母妃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对她这种小孩子的行为很是不解和头疼,每天用弹弓偷袭他,她自己闲不烦,自己都腻味了。

在弹珠即将打中商凌澈胳膊的瞬间,商凌澈手掌一翻,飞镖出手,将弹珠挡了出去,弹珠直直的飞向屋檐的鸟笼,里面的鸟儿是一只很漂亮的八哥,这是他昨个儿好不容易才得的,准备送给自己皇后外祖母寿辰礼物。等他急急跑出救小鸟,鸟儿已经被弹弓打中,小腿一伸一伸的,立刻就死翘翘了。商凌澈黑了眼,几年没流过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落,宁星儿一看坏了,拔腿就跑。

商凌澈暴怒,在后边死劲追,宁星儿边跑边说“儿子,我再送你一只一模一样的鸟儿,我真的不是故意,有事好商量嘛”。事情还是闹到商弘那里,商弘虽然疼爱儿子,但更疼惜小妻子,大手一挥“星儿还一只鸟儿给澈了,此事就此作罢。”可是宁星儿找了几天,皇宫、各位臣子府邸、市井、森林猎户中都说没有见过这种奇特的鸟儿,宁星儿无奈可又拉不下面子跟儿子说,想了半天,自以为很聪明的将一只麻雀染得五彩斑斓的,大摇大摆的给了商凌澈,一副你看我说到做到的模样。

谁知商凌澈希望鸟儿好好的颜色靓丽的出现在外祖母皇后面前,竟然亲自喂食喂水,饮水后头部沾了水的麻雀立刻原形毕现,商凌澈简直对这个哄骗自己的母妃气炸了毛,两人大呼小叫谁也不让谁,商凌澈说母妃宁星儿欺骗自己,宁星儿说明明送去的不是这个鸟儿,肯定是儿子商凌澈故意找茬。最后还是商弘将两个闹得鸡飞狗跳的妻儿各自赶回各自小院中。

宁星儿哪里是肯吃亏的主啊,翌日,让小斯买了上百只麻雀,等商凌澈去书院读书,带着麻雀浩浩荡荡的冲进松涛阁,屋檐下、树枝上、门廊上、屋顶、院中,只要是能放或挂鸟笼的地方,都被搁上了鸟笼。上百只麻雀叽叽喳喳吵闹个不停,鸟便便拉的遍地都是,周围的野猫儿都被吸引了来,围着整个小院转个不停。

商凌澈下学后,看到满是麻雀和鸟便便的小院,红了眼睛,大叫“母妃,我与你没完!”这时的宁星儿正翘着二郎腿,享受自己夫君拨的葡萄,丝毫没有一丝愧疚之心。等商凌澈气冲冲的冲来,宁星儿美目一闪,立刻眼泪涟涟,抽抽搭搭的对着商弘道“夫君,我今天办了一件错事,我想着咱们澈儿整日冷冷冰冰的不爱理人,我就想着让他性子也像其他小孩子一样活泼起来,爱个鸟儿雀儿的,就给他送了几只鸟儿让他养着玩,不过他好像不喜欢,呜呜…”商弘一听自己的小妻子这么善解人意,疼爱儿子,遂哄她道“没事,澈儿会理解的”。商凌澈看着你侬我侬的夫妻俩,知道勇猛果敢深明大义的父亲这次肯定不能主持公道了,因为父亲商弘的软肋就是宁星儿可怜巴巴神情和委屈的眼泪。不过从此以后松涛阁再也不养鸟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