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糖泪阑殇

第六章 鸟蛋

糖泪阑殇 泓汐 2091 2016-09-19 23:10:45

  糖糖觉得自己被气得连脑袋上的两只小丸子也“咻”的一下立起来了,把剩余的三根箭同时搭在弓箭,用尽全身力量用力拉满弓,瞄准那只高傲的鸟儿,三根羽箭嗖嗖射向鸟儿,鸟儿头一摆打掉一根,身子微微一跃躲掉另一根,撅起尾巴,咋地还想用尾巴拍下第三根啊?这时候小花又“嗷呜”叫了一声,鸟儿身体一震,扭过身体想要好好鄙视一下虎崽子小花,羽箭直直的从鸟儿胸前漂亮的白色羽毛处射入身体,钉在了树干上,鸟儿登时没气息,眼神灰暗下来,还保有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糖糖很没有形象的大笑了两声,把小花吓了一跳,悄悄往后移了移,糖糖把弓箭往地上一扔,开始呼呼往树上爬,“这么好羽毛,让阿桑姐姐帮忙做成毽子,小伙伴们肯定羡慕”。糖糖生活在森林中的村落里,爬树是日常生活的玩乐项目之一,所以即使爬到高处,非但没有觉得害怕,反而很享受高处风景的惬意。糖糖爬上树,跨坐在树洞边的树丫上,一把把鸟儿和羽箭从树上拔出,想直接丢下去,但觉得弄坏了羽毛可惜,遂把自己扎小丸子的红绳解下,挷了鸟儿一只脚,另一头绑在自己腰带上,让鸟儿晃晃悠悠的挂着。又好奇的看了看树洞-臭鸟的窝,哇哇,那莹莹白白的珍珠似的不是鸟蛋还能是什么,糖糖高兴坏了,毫不犹豫的伸手把鸟蛋拿出,小心放在衣襟里,数了数不多不少五颗,其中一颗似乎比别的重了一些,糖糖喜滋滋的,小手摸个不停,完全不因为是臭鸟的蛋儿而不喜欢。

你们肯定觉得糖糖一定是因为觉得有鸟蛋吃而高兴吧,那你们就错看我们糖糖了,我们糖糖是那样的小孩吗,我们糖糖可是有着宏伟的规划——孵小鸟,以后漂亮的羽毛毽子就有出处了!

牙齿咬着衣襟,慢慢爬下树干,拍拍手,给衣襟打了个结,做成小袋子,把鸟蛋放入,然后弓和箭找回来背起来,森林中行走可不能没有武器,又把自己另一只小丸子解下,两只小手把头发往头顶一笼扎了一只大丸子,自己满意的点点头,看着小花,也觉得它顺眼了不少,不那么傻里傻气了,不过她可不会把鸟蛋儿给小花,那家伙只会吃,鸟蛋想也别想,那是她以后让村里小伙伴羡慕的资本。

“小花带路,咱们带路”糖糖颇为豪气的说,似乎让小花走在自己前面,是给了小花极大的好处似的。小花心说“你行你走啊,迷路了吧?哼,连根鸟毛都捂得紧紧的,鄙视你,就会欺负虎”,但它也不敢不从,它的口粮它的窝都归她管,也就不情不愿的走在前面。

可是小花也是一只笨老虎,呃,不对,它就从来没有聪明过。三转两转,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它郁闷的发现,自己的虎鼻子不是狗鼻子,根本找不到回村落的路,连竹篓放置的地方也没找到。有些委屈的呜呜了几声,“糖糖,迷路了,糖糖,我饿了”,糖糖有些郁闷,轻敲了小花脑袋一下,她自己虽说走路时采了几只菌子,在衣襟上檫檫吃了,但她也饿了,同时想到自己这个时辰没有回去,父亲肯定着急了。望了望四周,树木灌木都差不多,哎,真的辨别不出方向啊!不能停下来,加紧赶路,夜里森林更危险,认准了一个方向,带着小虎就走,路上看到有些野草籽,长的饱满,十分诱人,糖糖可不敢吃,森林中越是易得且漂亮的东西往往都是有毒的。

天完全黑了下来,糖糖和小花饿得前胸贴肚皮,还没寻到村落的踪迹,急的都快要绝望了。还记得父亲的教诲,黑夜森林野兽出没,人在森林处境十分危险,一定不要慌乱,一定要想办法生火,因为野兽怕活。强压下内心恐慌,糖糖决定先生火,找来一些干草、小树枝,用钻木取火的方法捣鼓了半天,仅仅有一点青烟冒出,远处野兽在低吼,小虎紧紧靠在糖糖身边,呆萌的大眼睛有些恐慌。苦心人天不负,一簇小火苗升起,糖糖赶紧轻轻加点干草,火苗似乎一下子被压灭了,糖糖一阵心焦,突然火苗川起,竟然十分旺盛,糖糖的几根额发竟被烧焦了。闻着焦糊的气息,肚子饿得咕咕叫,扯了把藤蔓叶来嚼,一阵苦涩,呸呸,糖糖赶紧吐了,又把数个较大的树枝放在火堆上烧,把火烧得旺旺,用在草和树叶铺了个垫子,又把小虎紧紧抱在怀里,摸着虎毛,心想着森林危险,晚上肯定睡不了了,谁知就这么想着,糖糖就陷入了沉睡中。

但是糖糖不知道的是,森林中的野兽闻着人类的气息都有躁动,纷纷奔来远远的望着,却不靠近,因为他们感到有更强大的气息,让他们不敢冒犯。始作俑者是一个眼睛有些妖冶的少年,不过八九岁年龄,一身华丽的深紫色襟袍,用黑色腰带系着,显得身材昕长精干,眼神流转,对一人一虎似乎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轻轻飞身下树道糖糖身边。小花作为兽类,对危险天生敏感,睁开眼睛,瞄了少年一眼,啪又闭上了,太可怕了,虎什么都没有看见,都没有看见。

少年看到小花有些好笑,淘气的翻了翻小花眼皮,小花不敢动,僵硬了身子,和他对视。几息后,少年似乎觉得无趣了,放开了小花,小花如蒙大赦,赶紧闭眼,往糖糖怀里钻了钻,休息休息。少年又鬼使神差的伸出食指在糖糖脸上画圈圈,一下两下,不知第几圈时,手指滑落糖糖唇边,糖糖迷迷糊糊感觉嘴巴里有东西,以为是野山羊**,就势吮吸起来。少年被糖糖行为冷不丁一下,咻一下缩回手,看着亮晶晶粘糊糊口水,一阵恶心,往糖糖衣服上檫了檫,仍感觉恶心无比,刚飞身离开几丈,看着绿油油的眼睛,又折回丢了一个限时保护结界,目光不明的轻声道“以后再收拾你”,遂消失远方。糖糖还没有吃够,嘟嘟囔囔昏昏迷迷又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