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糖泪阑殇

第三章 擂台

糖泪阑殇 泓汐 2147 2016-09-19 23:10:45

  唐振森看着刚到轮椅扶手高的女儿,哑然失笑,明明还是一个小不点嘛,但转念一想,石敢村历年依靠森林狩猎生活,甭管男人和女人都心性坚韧、健壮结实,以前毛毛娃参加擂台也是有的,再者村内打擂台有村老和村人看守危险性不大,让糖糖参加锻炼一下的胆识也是不错的,毕竟唐家就她一根苗苗了。心中安定,点头道“去吧,注意别硬碰硬,瞅准时机再出手”,说吧揉了揉糖糖的小脑袋。

糖糖准备的眼泪攻势和满腹的言语顿时无了用武之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糖糖嘴巴惊得大大的,有些迷糊的反问“爹,你这是答应了?”。唐振森看着可爱的女儿,爽朗的一笑,逗她说“你若不愿意,就当我没说。”,糖糖忙不迭的说“愿意,愿意,愿意的,爹爹好坏”,嘴巴撅起,满眼亮晶晶的小星星。唐振森又嘱咐了女儿几句,告诉她打擂的要点,自是不再详述。

村人在森林中生存,崇尚力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虽说不上会功夫,但都有一点子格斗技校。夜幕降临,村内练武场已经搭起了擂台,村老坐在高脚椅子上吧嗒着旱烟,村人也围着擂台或站或蹲,谈笑着等着擂台开始。糖糖跟着父亲早早到来,看到村人,笑眯眯的,大娘、婶子、大伯、大叔的甜甜叫着,倒是收获了不少小零食,衣襟兜的满满的,有烤熟的南瓜子、天然野松子、酸甜可口的野果,糖糖家生活艰难,难得有这么多好吃的零食,看着这些个东西,糖糖眼睛更是乐得只剩一条细细缝儿。

一声铁钹响起,一阵高昂的鼓点,人群静了下来,村来磕了磕旱烟锅子,清了清嗓子“各位乡邻,本次擂台还是按老规矩,只许十岁以下孩子参加,禁止伤害对手,这次那个彩头是石腾蛟家出的,是一只虎崽子”,转而对参加打擂的孩子,眯了眯眼睛微笑着说“小崽子们好好表现啊”,又清了清嗓子“开始吧”。铁钹和鼓点齐声响起,擂台正式开始。

糖糖并没有像兴奋的大孩子那样跳上擂台,一来她自认为没有那个体力与实力可以在车轮战中取胜,二来她也想多观摩一下小伙伴们的实力,只见糖糖兜着满衣襟的零食,扭屁糖似的爬上父亲的轮椅,父亲把她揽进怀里,顺手帮她把零食放进扶手旁边的小匣子,这样糖糖就可以边观战边享受零食了。

大虎、阿桑和四蛮是同龄小孩中的佼佼者,一声开始,大虎和阿桑率先跳上擂台,各据擂台一边,四蛮挠了挠头,只好耐着性子静静等待,突然感觉肚子咕噜噜一副拉屎的架势,暗叹错过一场好戏,一溜烟跑走了。两人抱拳行礼后,阿桑取了长棒,大虎赤手空拳,阿桑一个闷头直劈,大虎灵活跃开,带长棒落下后的瞬间给出一记扫堂腿,阿桑只作不管不顾,长棒伶俐一转直取大虎腹部,大虎作势就地滚开。糖糖边吐南瓜子壳,并嘟囔“大虎哥哥滚开时把棒子顺势一带,阿桑姐姐力气不足肯定会摔倒的”。又见阿桑往后一跳,与大虎拉开距离,糖糖满意的点点头“长棒拉开距离才能发挥优势”,丢了一颗酸枣在嘴巴了,龇牙咧嘴了一阵。再看擂台上,大虎已然左手拉住长棒,右手似乎直接取向阿桑咽喉,阿桑弃棒躲闪,谁知大虎却抓向阿桑手臂,微微一用力,阿桑吃痛单膝跪在地上,愤愤的瞪了大虎一眼,表示战败。糖糖吐出枣核,小声嘀咕“阿桑姐姐若滚进大虎哥哥怀里,取其腋下可以夺回长棒,或踢大虎哥哥的膝盖,跪着的就是大虎哥哥了”。唐振森听着女儿小声的评论,几不可闻的点点头。

后来是大虎与大牛、大虎与石力、大虎与金盛都以压倒性取胜。擂台间隙,四蛮急吼吼的跳上擂台,一副谁要敢上就和他拼命的架势,对着对手大虎嚷嚷道“你小子太不仗义了,趁我拉屎的时候干掉那么多…”,村人爆发一阵哄笑,四蛮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大虎却有点不好意思,说道“四蛮,这样吧,今天我们只比力量,摔跤怎么样?”。四蛮信心慢慢:“我最近打猎专找野山羊,力量涨了不少,这次肯定能胜你!”。糖糖心说“四蛮哥哥真可爱,大虎哥哥能和野山羊比吗?再说和野山羊练习摔跤会有用吗”,伸手抓了一小把松子放在父亲手里,朝父亲眨了眨眼睛,似乎说“爹,松子太硬了,你帮我剥皮吧”,唐振森熟练的剥起了松子,一颗颗塞到糖糖嘴巴里。这真是怪不得糖糖,一方面我们的糖糖乳牙未脱,再者力气太小,自己动手吃松子还真是不易。擂台上,两人话不多说,抱拳行礼,像两头牛犊似的,扭在了一起,你颠我掀。

糖糖按理说自幼身体孱弱,应该对力量十分崇拜才对,可她却不怎么感兴趣,用她自己小小的想法来说就是“拿自己的劣势去攻击别人的优势,那是笨蛋的做法”,虽然我们的糖糖不见得脑袋多么聪明。抬头望了望天,月亮高高挂起,擂台边的火种也已经燃烧的忽明忽暗,糖糖则是哈欠连天,对父亲递来的松子象征性嚼两下就吞下,瓮声瓮气道“怎么还没分出胜负呢,大牛哥哥加油!四蛮哥哥加油!”,唐振森好笑的揉揉糖糖的小脑袋,轻声说道“快了,你看大虎腿微微有些发抖”又自言自语道“这孩子今天太拼了”。像小虎崽这样的彩头并不是不常见,只是村人对力量的崇拜与敬畏,使得孩子们个个都像小老虎,不肯错过任何一个可以锻炼的机会,估计也只有我们的糖糖才会因对小虎崽这个彩头痴迷而打擂吧。

再过不过一刻钟,大虎因太过长时间打擂,体力不支,四蛮获胜,两人均是大汗淋漓,四蛮叫道“大虎,改日再战,公平对决”,大虎笑笑走下擂台,并没有一丝不快。村人都为两个孩子叫好不停。村老的旱烟不知啥时候又燃起,他吧嗒了一口旱烟,悠悠说道“还有没有?没有的话…”,糖糖一个机灵立马清醒,扯着嗓子急急忙忙道“我,还有我,村老爷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