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返17岁:傲娇女王养成记

part3.家的眷念

  秋深深在医院里待个近一个星期。而主治林医生愣是顶住了一股强大的压力,在看完各项检查报告之后才面带微笑地交代病号秋深深可以办理出院了。

这一交代对秋深深来说简直就是皇恩浩荡的感觉啊!这些日子,每天医生的例行检查,她必然是本医院最最活跃的一名病号了,各种追问医生自己的情况,各种解释自己身体壮得像牛一样,除了她,医院再也没谁敢说比她精力旺盛了,包括医生、护士等等。

起初秋深深也很担心自己在未来遭遇的那场车祸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可是在活动了几天后,她对自我身体的掌控感觉简直完美!青春就是好啊!她不由得感叹暗爽!也因此才会各种想出院,还好林医生医德不错,愣是本着医生的本分,顶着她的碎碎念,没给她开后门。

于是,在秋深深的心里,又再次把这个多事儿的林医生给拉进了人生的黑名单。

秋深深回到家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怀抱着既熟悉又新奇的心思到处打量这个她住了20多年的家。

门口那个刚刷了新漆不久的鞋柜摆放的是那么整齐,她还记得是自己和爸爸一起亲手忙活的;地板是那么的一尘不染,她能清晰想象出妈妈是怎样佝着背一遍一遍地清洗、擦拭;那张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饭桌,桌上花瓶里的花儿开得娇艳,墙上挂的是妈妈亲手做的十字绣时钟……

所有的画面,一切的一切都和记忆里一模一样,最重要的是身后正在帮自己收拾那被乱踢掉的鞋子的妈妈,秋深深的眼泪差点滚落出来,她赶紧忍住,朝熟悉的房间奔去,门关上的那一刹那,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如果未来充满了痛苦,那她真的宁愿永远活在过去,在过去,父母安好,便一切都好了。

“叩叩”的敲门声传来,妈妈的声音紧随其后,“深深,饿不饿?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爸爸的声音也透过门板传了过来,“想吃什么?老爸去给你买菜去。”

拭去眼角的泪水,秋深深不开看门,怕父母看到自己眼眶红红的样子,“我想吃豆腐鱼。”她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问题。

“你呀,吃不伤的豆腐鱼啊,不过你妈做的豆腐鱼真真是好吃呢,嘿嘿……那我去买鱼了。”说罢,秋爸爸拿了菜篮子便出门去了菜市场。

是啊,妈妈做的豆腐鱼真真好吃,那味道一直让自己魂牵梦萦,只是在妈妈去世之后,世上便再也没有这个味道了,不是别人做的不好,只是,这味道,叫:妈妈的味道。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妈妈,今天几月几号?”秋深深调整好情绪从屋内走出来坐到沙发上,取过茶几上的日历翻了翻问道。

日历是2004年。

“今天10月18号。”妈妈还在收拾着从医院拿回来的衣物。

秋深深在沙发上沉默了半晌,2004年10月18日,星期一,她念高三,年芳17岁,果真是如花一般的年纪。老天爷,你到底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会让我回到这个高三?难道这个时间段有什么特殊的意义?难道是老天爷觉得黑色高三很让他老人家意犹未尽,所以再来黑一次?她觉得自己应该要抽空好好来思考下这个问题了。

不再多想,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过去帮妈妈整理。

秋深深站在妈妈的身边,想看看妈妈的脸,发现自己还是只能仰视,她妈妈的个子172cm,爸爸的个子178cm,哥哥的个子182cm,全家只有秋深深没上160cm这个大坎,她哥哥秋云起还常常嘲笑她拉低了全家的身高线,属于基因突变一类。自上了高中以后,她的身高就一直在在158cm了,再也没有过变化了。

家里的座机突然响了,“快去接电话。”妈妈吩咐道。

秋深深也是有些小激动,想想12年后的自己竟然能接到12年前的旧人的电话,怎么能不激动呢!

“你好,哪位?”

“深深?你好了吗?我好担心你啊……”男生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电话里传来“啪”的一声,“滚一边儿去,什么叫你好担心她?那我呢?你是故意忽略我的吧!管事婆你在找死!”

秋深深忍不住就咧嘴笑了,电话里这犀利霸道的声音,舍杭州还能有谁?那被欺负的舍管夏还能有谁?

“深深?是深深吗?”此时杭州的声音已经不同于先前的彪悍了,她温柔了好多,听得一旁的管夏忍不住做了个呕吐的动作,当然这个动作只能是在杭州大人看不见的角度才能做的,不然想死太容易了,就怕死不下去的那种虐待,真的很烦!

“是我……”接着电话的秋深深觉得这种感觉特别奇怪,还记得车祸的前一天,他们三个还在12年后一处咖啡厅一起喝咖啡,聊八卦,现在……她们竟然都变回了青葱岁月,这感觉太奇怪了。

“前几天都联系不上你,我好担心,你没事吧?”杭州的语气里全是担忧。

不管以后,还是现在,不管时间如何变迁,秋深深知道自己和杭州、管夏的感情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做闺蜜,一辈子。

“我没事,只是那个讨厌的医生不肯放人,检查报告显示我健康得跟牛一样,你们就放心吧。”

“好的,那你注意身体,学习什么的慢慢补就好了。”杭州的话音刚落下,一边儿的管夏立马叫嚷道:“你倒是问问深深明天会不会来学校呀?”

杭州一个白眼甩过去,一脸的嫌弃,嘀咕一句,“要你多事,我会不知道问?一边儿待着去,讨厌死了!”

“深深,明天会不会来学校呢?”画风变得很快,先前的跋扈已经没影了。

“嗯,会来的。”秋深深回道。

挂了电话,秋深深很自然地想到了一个人。

明天!其实,我已经很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学校了好吗!归意,最近过得可开心?好好开心吧,你的好日子也不多了!

她摩拳擦掌,迫不及待想要去会会那个在未来让自己伤透了心的男子,哦不,男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