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生命遗恨

第十二章 风中的白幡(一)

生命遗恨 胡希润 1224 2016-12-28 12:00:44

  透水事故发生已经到了第四天,救援在夜以继日地进行,但是进展缓慢。两台水泵连续排水,但是每天水位下降只有三米,按这种速度,还要十天才能排尽。“生命通道”二十四小时轮班作业,但是掘进异常艰难,挖掉表层的风化层后,井筒里是坚硬的石灰岩,四天进尺只有四十多米,离被困人员的一上山还有三十多米。

轰隆隆!“生命通道”里响起了掘进的放炮声,浓烟中夹带着石头的碎片,从井口冲向天空。

井下的人被强烈的放炮声震醒了。

肖自强坐了起来,在黑暗中问:“什么时候了?”杜文轩打开一盏矿灯,看了看手表:“上午五点了。”肖自强问:“今天是哪一天?”“已经是第四天了。”

其他四人也陆陆续续地醒了,坐了起来。杜文轩问:“我们吃鸡蛋吧。”贺苍水说:“都晕晕乎乎的,不觉得饿了。”杜文轩说:“是饿过头了。我们现在把鸡蛋吃了吧,这样能坚持一段时间。”杜文轩摸索着把鸡蛋找了出来,剥了壳,一点一点地吃着。大家也都找出了鸡蛋,慢慢地吃了起来。蛋黄卡在喉咙里,他们轮流喝了水才吞下去。

刘星雨只吃了一个鸡蛋,还剩下一个。杜文轩说:“星雨,如果我们明天还没出去,你明天这个时候把那个鸡蛋吃掉。”星雨说:“文哥,还是留给你吃吧,我挺得住的。”星雨把剩下的那个鸡蛋拿出来,往杜文轩的手里赛。杜文轩按住星雨的手说:“星雨,你的人生才开始,你的生命比我们都重要。一定要坚持,你还要上大学。”

星雨忍不住掉下眼泪来。此时此刻,这不是绝望的泪,而是感动的泪。在生命的危机时刻,这个普通的鸡蛋,体现了真情和高尚。

吃完鸡蛋,杜文轩息了矿灯,大家又躺了下来。星雨在躺下去的时候,手碰到了瓦斯记录本。他拧亮矿灯,翻看起来。在记录瓦斯的数据后,杜文轩写了给他妻子的遗言。

淑萍:

我们现在被封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空间,无可奈何地经受着煎熬。我知道,此时此刻,你和婷婷就在井口,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可是,我们又似乎天各一方!上苍啊,你太残忍了!

我有预感,我们很难熬得过去。我也隐隐觉得,死神正在向我们走来。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现在写下几句话,算是给你和婷婷的遗言。

如果我死去,你要好好地抚养婷婷。幼年丧父,是人生的一大悲哀。我希望婷婷在你的呵护下,婷婷能幸福成长。

如果我死去,你要告诉婷婷:我们杜家子孙后代,再不要下井挖煤了!

如果我死去,请把我埋在青松岗的高处,坟墓朝着家门口,我将日夜守护着你们。

如果我死去,请孟芳帮助出版我的小说,稿费留给你和婷婷做生活费。

如果我死去,一定要火化。土葬要花很多钱。

淑萍:从突水到现在的七十多个小时里,我们从死的惧怕、到生的留恋、再到活的遗憾,经过了一个人整个一生对生命的认识过程。我现在想通了,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人必然会在某一天要死去。生的权利,死的归宿,平等地属于每个人。人生或许真的就是一场梦,只是每个人的梦的长短不一样。所以,死现在对于我们并不可怕了。我们死了,苍天还在,大地还在,春去春还会再来,花谢花还会再开。我只是希望,死的恐惧,生的欲求,能唤起活着的人们对生命的热爱。淑萍,要好好地活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