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生命遗恨

第十一章 殃殃祸水(六)

生命遗恨 胡希润 1013 2016-12-16 11:16:21

  杜文轩提起一盏亮着的矿灯,在巷道里寻找,把各人用的矿灯集中到一起,说:“我们有六盏矿灯,每盏矿灯只能用十多个小时。我们也得省着用,只要开一盏等就行了。”肖自强爬起来,帮着杜文轩找矿灯,把两盏正在开着的等熄灭,最后只留下一盏亮着。

杜文轩的话讲得平静,使大家情绪稳定了一些。星雨还是心有余悸,惶恐地问:“文哥,井上的人会来救我们吗?”杜文轩安慰地说:“会。”他想了一会儿,忽然兴奋地说:“我们可以敲水管,看上面能不能听见?”大家都激动起来,涌向水管。贺苍水把耳朵贴在水管上听,听了一阵,没有反应。大家又失望起来,回到原来的地方坐下,一个个垂头丧气。贺培光问:“文轩,我们敲水管,那声音能传到井上去吗?”杜文轩说:“可以的。如果把铁管架起来,声音能传上百公里。现在水管贴在巷道壁上,声音会损耗掉一些,但是还有一部分声音是可以传到井上的。”

肖自强说:“那我们还是继续敲吧。如果井上听见了我们的声音,知道我们还活着,就会加快抢救。”杜文轩说:“好。我们轮流着敲。”肖自强说:“我来先敲,你们都休息。”其他人躺在巷道里。

星雨的心里一直在打鼓。他忍不住问杜文轩:“文哥,我们能活着上去吗?”杜文轩也在想这个问题,他自己心无法知道能否活着出去。但是他知道,星雨正在人生的起点,他比任何人都看重生命。为了安慰星雨,杜文轩平静地说:“能。”

忽然,肖自强兴奋地喊道:“你们来听听,我听见水管里有敲打的声音。”星雨一跃而起,把耳朵贴在水管上。听了一会儿,他也兴奋地叫道:“我听见了,我听见了。”杜文轩听了以后说:“是井上传来的声音。”

贺培光一直在酣睡,没有动静。现在忽然哼哼起来,捂着肚子,缩成一团。杜文轩靠近他,轻拍了他一下:“培哥!” 贺培光喃喃地说:“我难受死了。”杜文轩问:“你怎么啦?”“可能是喝了巷道里的水。”杜文轩说:“这矿里的煤炭是高硫煤,巷道的水可能含微量硫化氢。硫化氢有毒,是喝不得的。”他从撑木上提来开水壶,“这里有开水,你怎么不喝?”贺培光说:“那么一点水,留着以后喝吧。”

杜文轩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透水已经发生四个多小时了。这时,大家才感觉饥渴了。杜文轩也渴了,但是他忍着没有喝水,却说:“还有大半壶水,谁渴了就喝一口,润润喉咙。”肖自强说:“得省着一点儿,这可是救命的水,不是解渴的水。”大家都在忍,没有人去动那壶水。

大家静静地躺下了,杜文轩提着矿灯,窸窸窣窣地在巷道里走动,他是找早晨上班时他挂在棚子上的鸡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