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生命遗恨

第十一章 殃殃祸水(二)

生命遗恨 胡希润 1024 2016-10-27 23:08:45

  (二)

大家默默无言,又接着干。彭大梁和彭石柱打钻,其他几个清理工作面,装运岩石。炮眼打好后,贺玉铁和肖雨露填炮。炮眼填好了,肖雨露说:“可以放炮了,我们尽量离远一点吧。”

肖雨露和贺玉铁把发炮线引向运输巷,大家跟着往上走。肖雨露检查了一遍接线和发炮器后说:“要启炮 了。”他拧了一下发炮器,随之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炮声,整个巷道似乎都在颤抖。下山巷道冒来的炮烟,迅速弥漫到运输巷道,发出浓烈的硝烟味。

炮声过后,肖雨露和贺玉铁摸索着走向下山巷道,走到入口处,他们用矿灯往下看。浓烟没有散去,什么都看不清,只能看见矿灯发出的光柱。但是,他们听到了异常,掘进垱头有哗哗的水声。肖雨露细听了一会儿,魂飞魄散地大声呼喊起来:“穿水了,快跑!”

大家慌了神,急急忙忙在运输巷道里跑了起来,奔向井底车场。

肖雨露走在最前,经过电话机的时候,他急忙向井上调度室打电话。好后,调度室很快有人接电话。贺玉铁气喘吁吁地说:“三下山下山穿水了!快来救我们!”调度室接电话的人还在大声问:“怎么啦?怎么啦?”贺玉铁看见运输巷道里已经进水了,丢下话筒就跑。

运输巷道的水位在迅速上升。

肖家友体力差,跑在最后。水位上涨到了膝盖,已经跑不动了。人在前面走,水在后面一浪一浪地追。肖家友吓慌了,惊叫了一声,忽然子扑倒在地。彭石柱返回来,抓起他的胳膊往上提,把他提了起来。

水位已经涨到齐腰深了,离井筒还有五十多米。下山掘进头的人惊恐万状,一边艰难地淌着水走,一边叫喊。忽然,运输巷道里的灯都熄灭了,巷道里一片漆黑。大家慌了神,哭爹叫娘地喊了起来。

“看前面,看井筒那边!”彭石柱大声提醒。井筒处有光亮,大家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在水里挣扎着,朝着那一点光亮扑腾。在水就要把运输巷道完全淹没的时候,他们终于到达了斜井井筒的底部。大家的体力都消耗尽了,一个个倒在井筒底板喘粗气。

二水平一上山六个人正在采煤。这里离突水点很远,他们对掘进下山突水的情况一无所知。肖自强和肖捡生正在装炮,贺培光和贺苍水坐在溜槽边休息。星雨坐在一根撑木上,用小木棍在地上默写英语单词。

杜文轩一个人坐在溜槽的中部悠悠我思。前天,孟芳来了电话,告诉他,他的小说《偏师借重黄公略》正在排版,这几天就可以出清样了。杜文轩心里很激动,正在想着小说出版的事情。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从运输巷道里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叫喊声。杜文轩竖起耳朵仔细听,觉得情况不对,立即对着上面大声喊道:“出事了,快跑呀!”他起身刚迈出步子,又回过头喊:“星雨,快点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