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生命遗恨

第十一章 殃殃祸水(一)

生命遗恨 胡希润 1042 2016-10-27 23:07:07

  (一)

吃完早饭,星雨一路哼着《让世界充满爱》,来到田园煤矿,他要下井挣钱上大学。

星雨到煤矿后,矿工们陆陆续续地来了。杜文轩先到,已经换上了工作服,手里还提着一袋鸡蛋,一壶开水。等大家到齐后,副矿长陈建军排工。二水平一上山安排六人采煤,二水平三下山六人搞掘进。排完工以后,大家领了矿灯,提了开水,从井口鱼贯而入。

杜文轩到了二水平一上山后,把鸡蛋挂在巷道的木棚上,把开水壶放在木头上。他用便携式瓦斯检测仪测了瓦斯浓度,在瓦斯记录本上作了记录,然后和其他五人各就各位开始干活。肖自强和肖捡生打炮眼、放炮,贺苍水和贺培光溜煤、装车,杜文轩和星雨推车。

六个掘进工来到二水平三下山的掘进垱头,开始作业。上一炮炸下来的岩石还没有装运,彭大梁、彭石柱、肖家友等有的耙岩,有的装岩石。彭大梁发现垱头有一泥条,大声说:“你们来看,这是怎么了?”

大家都围了过来。肖雨露扒掉泥条旁边的碎土,看见了一条小石缝,泥条就是从石缝里挤出来的。泥巴像牙膏一样被挤出来,盘成一条蛇的形状。贺玉铁说:“这泥条是工作面里边压出来的。”“是的,前面可能有水,是水的压力压出来的。”肖雨露说。贺玉铁和肖雨露都认为事态严重,不能再放炮掘进了,否则可能发生透水。大家商量了一阵,决定打电话告诉陈建军。

肖雨露往上走到运输巷的电话亭,拿起话筒说:“陈矿长,垱头的石缝里有泥条,可能是水的压力压出来的,我们害怕透水,不敢打钻放炮了。”陈建军没等肖雨露说完,就粗声粗气地说:“一根泥条就把你们吓蠢了,真是没有出息。” “挤出来的是硬泥巴,不是泥水,工作面里的压力可能很大。”“你不要大惊小怪,”陈建军没好气地打断肖雨露说,“那是软岩层里的泥巴,是矿压挤出来的,不会有问题。”“可是我们都害怕……”陈建军厉声问道:“那你说怎么办?”“打几个探水钻看看吧。”“我没这个功夫,”陈建军不容分说。“再掘两米就要掘运输巷道了,马上就见煤了。你知道打探水钻有多费事吗?”“就这样冒险掘,突水了怎么办?”“告诉你不会出问题的。出了问题我负责任。”肖雨露还想说,却怕陈建军耍横,只好拿着话筒愣着。陈建军又说:“你们掘一尺我就给你们一尺的钱,你们要是不想搞了,我就找别人搞。不要耽误掘进的时间。”肖雨露犹豫了一会儿说:“我把你的话告诉他们。”“行,”陈建军说,“你们悠着点。如果情况不对,就赶紧跑。”

肖雨露接完电话,闷闷地回到掘进垱头,把陈建军的话和大家说了。彭大梁说:“我们还是继续掘吧。要是不掘,陈建军真的会找别人来掘。”肖家友也说:“弄吧,我们见机行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