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生命遗恨

第三章 晓冰回乡(二)

生命遗恨 胡希润 1041 2016-09-26 10:49:46

  (二)

晓冰问:“快要高考了,听说你们每个月只放半天假,你怎么会有时间回家?”“现在正是春插时节,我回来帮我妈妈插田。我妈妈一个人种地吃不消。”听了这话,晓冰的心又一次痛了起来。星雨爸遇难后,星雨和他码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星雨家庭的不幸变故,深深地刺痛了晓冰。她眼睛发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强忍着,没让眼泪流出来。“你把精力集中在学习上。你们家的田,我喊几个邻居帮着插。”“邻居们给我们的帮助已经太多了,不知哪天才能回报。”

他们一路说着话,很快到了彭家冲。屋场正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晓冰问:“今天彭家冲有喜事吧?”“可能是石柱哥结婚。”这时,屋场有人看见了晓冰,大家的眼光都朝着晓冰看了过来。晓冰看到了她爸爸,他手里拿着毛笔,在写婚礼对联。晓冰对星雨说:“我去看看。”星雨说了声“那我回家了”,加快脚步赶回家。

晓冰小跑几步,来到醒伯面前喊了声“爸”, 醒伯微笑着说:“回来了?”晓冰看到摆在地上的对联,轻声念道:

正逢佳日共饮甘霖几多甜蜜几多爱;

喜结良缘同泛轻舟无限前途无限情。

“老爸,这对联是你拟的吗?”这是醒伯的得意之作,没有人会欣赏,但是晓冰看出了它的精彩。女儿高兴的样子,让醒伯更加陶醉。但他表面上谦逊地说:“不行了,脑瓜子里没词了,憋了几天,才抠出这几个字来。”晓冰说:“行啊,爸!你真有两下子,这对联写得真好。”她一边说,一边掏出笔记本往上面记。

正在父女俩谈论对联的时候,邻里乡亲都围了上来,热情地和晓冰打招呼。晓冰天生丽质,从小深得邻里乡亲的喜欢。在省政府工作后,更显出高雅的气质。晓冰和众乡亲寒暄着,新郎新娘热情地把她请进新房喝茶。晓冰在新房一坐定,贺培光就对她唠叨起来。他的房子在煤矿的巷道上面,地基沉了,墙壁裂缝,春天漏雨,冬天漏风,父女俩住得提心吊胆。贺培光找村子里的煤矿交涉,但没有一个承担责任。他找县煤炭局、县政府,到处上访,但都没解决问题。贺培光请晓冰帮忙,请求有关部门督促煤矿赔偿。

贺培光还没说完,贺苍水接着诉说起来。两年前,秋水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他的两个哥哥贺苍水和贺沧海在事故中不幸遇难。当时,煤矿仅仅赔偿每个人两万元。现在两个弟媳和侄儿侄女孤苦伶仃,生活很艰难。贺苍水请晓冰出面打招呼,请求政府督促煤矿追加赔偿。

晓冰默默地听着,心里难受极了。晓冰在石湾村长大,在她记忆里,石湾村煤矿事故不断。虽然政府年年都在治理,但收效不大。小煤窑用的是刀耕火种般的原始工艺,以致灾难不断。晓冰亲眼目睹过一幕幕家庭悲剧,看到过一个个家庭的毁灭,这让她内心非常痛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