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生命遗恨

第三章 晓冰回乡(一)

生命遗恨 胡希润 1035 2016-09-22 22:40:21

  (一)

清晨下了一场阵雨,雨水把石湾村洗成了一片纯绿:田垅里绿意葱茏,涓水河上绿波荡漾。山上的花儿正在开放,在轻拂的春风里,弥漫着阵阵馨香。太阳从云层里钻出来,射出道道光芒。雨后的斜阳无比绚丽,照在山山岭岭上,更增添了春光的明媚。

一辆奥迪车在田野里奔驰,驶进石湾村,在涓水河桥头停了下来。车门开了,晓冰从车里下来。司机从尾厢取出行李,热情地和她告别,然后缓缓地调过车头。晓冰微笑着挥挥手,目送汽车远去。

晓冰的家乡在石湾村。从中国矿业大学毕业后,她被分配到省煤炭厅,后来又调到省政府办公厅工业处工作。她到湘西参加煤矿安全检查,返回中途在双板桥火车站下了车。明天是她爸爸醒伯的生日,她顺道回家陪她爸爸过生。

晓冰穿紫色夹克衫和蓝色牛仔裤,身材颀长挺拔。披肩的秀发像河岸的竖柳,在煦风里轻轻飘动。她款款地走着,身体优美地律动,扰动着一路春风。

生活在繁华的都市,每天走的是城市里嘈杂的大道,现在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晓冰的胸臆间蓦然滋生出一阵恬静。她慢慢地走着,不时伫足眺望。她看苍郁的群山,看清澈的河水。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勾起了她童年的美好记忆。

晓冰一边走,一边沉浸在儿时往事的回忆中,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喊:“姐儿!”晓冰回过头来,喊了声“星雨”。

刘星雨是晓冰老家的邻居。晓冰上初中的时候,星雨出生。星雨小时候长得聪明可爱,晓冰非常喜欢他,把他当自己的弟弟看待,常带他玩。星雨推着单车小跑几步追上晓冰,气喘吁吁地问“姐儿,今天回来有事呀?”晓冰说:“我爸明天生日,回家看看。”她打量着星雨,奇怪地问:“你的脸怎么这么黑?像个煤矿工人。”星雨嘿嘿地憨笑了。

晓冰问:“前天我给刘景挹老师打电话,问你高考的准备情况。刘老师一个劲夸你,说已经把你列入清华北大的保送名单。”星雨点了点头。“上清华还是北大?”“我想上中国矿业大学。”晓冰问:“北大、清大多好呀?为什么偏要上矿大?”“因为你是矿大毕业的。刘老师和钟首秋校长经常提起你,你是我们一中的明星校友。你是矿大毕业的,所以我的同学都想报矿大。”星雨又说:“而且,煤矿总是发生事故,我想学安全技术,搞好煤矿安全。”听了这话,晓冰的心颤了一下。星雨的爸爸前几年在一起煤矿的事故中遇难,这给星雨的心灵留下了永远的创伤。

“姐儿,”星雨指了指青松岗的方向,“前些日子,醒伯在青松岗下立了两块警世碑,把石湾村的煤矿事故都刻在碑上。”晓冰朝青松岗看,她看到了山上密布的坟冢,那都是在矿难中死去的人的墓穴。她也隐隐看到了石碑,星雨的爸爸就埋在石碑的正上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