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127回 怒冲冲,不为权利;横眉冷对千夫指

义妖传 鳳燕 2142 2016-05-12 23:15:46

  书接上回:琼缘等与杨逍刚要离开鬼市,又有一位搭话:“几位贵人,可买老身的功名福?”大家一见来者是位老妈妈,穿着衣衫破旧。“不买,没时间了。我们还要急赶路呢!”琼缘心急火燎的回答。“功名不要,这福禄咋也不收?”老妈妈还问,“西”在旁不耐烦了,扯着脖子喊道:“不要就是不要,瞎起啥哄?快快闪开!老太婆。哇呀呀……”他这一喊加上怪叫,那老妈妈真躲开了。“看来关键时刻还得玩儿狠的。二哥,真有你的,不仅人怕你;就连这鬼魂们,也同样畏惧。哎!真是神鬼怕恶人呀!”“南”一顿冷嘲热讽,“西”不以为然。“咋的,你小子别不服气!我这叫英雄总有用武之地也。”“得了吧,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谦虚点儿。”“好了,二位哥哥。现在先别开玩笑,回鬼门关、上黄泉路,做我们该做的事。”琼缘在此下话,对他们而言,就是圣旨:-----金口玉言。

刻不容缓的奔向鬼门关,一路无话,眨眼间到了。这来回往返可消耗了一定时间,有几位鬼差已经不耐烦了。拿着手下的鬼魂们撒了气:“何时出过这样的事情?耍花招竟敢耍到此地。也不打听打听-----这叫鬼门关!不是人间自由世界,任你逍遥自在。真不把阎王爷当回事!找死呢?”边说边用鞭子抽打无辜的鬼魂们。“快走,快走,”“叭叭……”“吘啊!”这叫声、真算鬼哭狼嚎,琼缘听着起鸡皮疙瘩。回头看看杨逍:“杨大哥,这……”“没什么,大概等咱们时间长了。拿着他们当替罪羔羊,大出气呢。”杨逍的回答使琼缘怒火难压,银牙一咬:“大胆奴才鬼,给我听清:本姑娘就是仁琼缘。若是因我等到来迟缓,在此我愿一人承当。休要乱罚他人,像疯狗似的乱咬乱叫。都给我听清了,我再重复一遍:有本领的向我一人施展,休怪无辜。”“呵!怪不得说话如此大呢!原来是个小黄毛丫头啊!没见过爷爷们,不要紧;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吧: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到这儿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要卧着。没有一个不服的,更别说、说大话了,扯远了……”小鬼们不知天高地厚的反驳,又一次火上浇油。琼缘未答他们,冷笑这把新收的“纸凤凰”从手中显样:“发发尔的威力吧!狠这点儿,消无赦。”话音未落,这小小纸凤凰化为一对判官双笔。

仁琼缘左手擎、右手甩,嘴里喊了声:“开开开,哦,开呀!”只见一溜销烟,再瞧刚才的小鬼差:一个没剩,都毁了。魂飞魄散。“这下可好了,照此下去,用不了多会儿,就可以打到阎王殿啦!到时候什么阎王、判官啊,都完了。没想到啊!小姐的这-----纸凤凰,还能变成判官双笔。奇哉,妙哉!”大家都为之一愣,因为说话的非旁人,正乃五鬼中“西”也。“嘿!真没看出来呀!二哥你还学的文嗖嗖了,唉!大智若愚啊!”“南”又打趣道。

“东”此刻提醒大家:“大家注意,警惕别放松了。这叫鬼门关!再走就是黄泉路。”“嗯,这些冤魂们不能由他们随意乱游。先收了,再做打算。”琼缘说完看了眼五鬼,心领神会的“五虎将”,哥五个把冤魂们先收了。分别放进锦囊中,化小身形。琼缘发话:“等见到阎王再替尔等洗冤情,而今还要委屈几位一时。”杨逍也补充:“对,得罪之处还请几位多多海涵。我等定还你们一个公道,只是现在……几位还要委屈委屈。请大家稍安勿躁。”几个鬼魂们未作声,表示默认。

这样的情景,又给“八煞”(指杨逍、琼缘、丽婷、和五鬼)添了信心。简短截说:这八位带着收服的鬼魂们,穿过鬼门关;踏上黄泉路。阴气越来越浓,放眼四望:这黄泉路上老少皆宜。路似平如镜、照清影;有的老人足有古稀双庆,却行走此处如飞奔。一路平安。顷刻间进得下一程;而也有三岁娃娃,爬行漫过;又有可笑者:为一妇人,打扮女夭艳万分。浓妆艳抹、衣薄透“香”,但可惜:行不如三岁娃娃,更不如老弱病残。琼缘好奇,瞪大杏目,仔细观瞧:只见她,三步一走,两步一摔。刚起来,又跌倒。爬行、跌倒,狼狈不堪。若不是今日有事,这好看的场合哪里少得了?“我也要行一程。”琼缘压不住好胜的心,也上得此处。杨逍、五鬼都急了,杨逍一把拉住琼缘:“诶,傻丫头,休逞英雄。回来!这不是你们应去处。”“琼缘,你听我哥的。”丽婷也劝说。“小姐,咱还是去寻彼岸花吧!”五鬼劝说道。

“你们的话有道理,我听得。前面的红花美美的,只是没有叶子,怪可惜的。它是彼岸花吗?”琼缘问道。杨逍耐心回答:“是,从来都是这样。有花时无有叶,有叶时无有花。这……这叫人去情还在,只是相思苦。永远不得相见啊!上天这样安排,唉……”“杨大哥,看你说的-----有什么不得相见的?我不信,今日里我就要他们相见。就要替他们抱打不平!看谁能奈我何!”“琼缘,你别义气用事。我哥没有骗你,早在人间几千年就流传下来。这是天帝的惩罚,为的就是要以此二人为戒,莫触犯天条。”丽婷的忠言琼缘哪里会听,把手一摆,言道:“我不信,”说完这倔丫头去摘“彼岸花”。哪能摘得到?多少魂魄都这样,被此花引到下一程。三摘两采没收获,她可生气了,伤心地哭了起来:“好好好,你不愿理我,我不怪你。只是可惜,我是你的-----多年等待,多年清醒的追逐;为你的爱,我值得一哭。被你的情,你们深深打动、打动我能陪你们哭一哭;因为我是你们唯一:落泪的人。千百年来只有一个-----成为旷世传说。荒草山仁琼缘到了!”说完她狠狠地咬了自己手指一口,这鲜血顿时滴滴答答流出。“琼缘,你……”杨逍心疼上前,猛然间,他明白了琼缘的心意:“我愿与你为例,杨逍陪伴你。”话到行动到,

咋样了?请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