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一百一十三回 杨永孝一袭征袍鲜血染,力劈唐国舅

义妖传 鳳燕 1810 2015-08-04 22:26:57

  书接前文:此刻杨逍银牙咬得“咯咯”响,一打呼哨,白龙马飞驰而来。认镫扳鞍飞身上马,等大伙儿发现了,他已冲进唐国舅的军队中。

五鬼和“黑太子”要帮忙上阵,丽婷忙拦阻,“哥哥们,万万不可啊!我哥已经气急了,让他自己去报仇吧!再者说琼缘的“五福令”还没收回呢,哥哥不会有危险的;倒是琼缘,一会儿要有麻烦了,阴间的鬼差是不会放过她的。求各位在此帮忙护住她,丽婷在这谢过大家了。”说完丽婷飘飘万福,向五鬼和“黑太子”见礼。

他们赶忙相搀,“即是如此,依你便是。”所有在场荒草山之人,都替杨逍捏把汗 ,也包括丽婷在内,虽嘴上会劝慰旁人,而自己与杨逍是一奶同胞心连心啊!哪能够静得下心来。心跳如雨点儿;琼缘现已把衣着整理好了,征裙上的血迹丽婷帮她用法术去除了。“黑太子”先是想到近前,可又顾忌男女不便,好容易丽婷用法术把琼缘征裙上的血迹去净。他才好上前慰问:“你没事吧?别再乱动,在此处好好休息。”从他的眼神中大家看到了:隐藏于(他)内心的秘密。

再接着讲杨逍:-----杨永孝。拱裆催马,马不停蹄,手中的梅花亮银枪,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可谓: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不长眼”的兵将们成了永远的石沉大海。千里迢迢从京城奔至荒草山下,不料竟命丧他乡。肝胆相照为的是琼缘,任劳任怨为的也是琼缘,如此赴汤蹈火、冲锋陷阵依旧为的是:自己的心上姑娘-----仁琼缘。

此番不顾一切的背水一战,兵将们哪能挡住!“呜啦啦!”势如落水之潮,退后躲闪。“唐国舅”看事不妙又大喊:“拦住他,一定要拦住。给我上!”杨逍见到怒发冲冠,连人带马一跃丈高,身体横着飞起,他的法力这会儿也恢复了三五成。手中的梅花枪,枪随人转,人随枪行。直刺“唐国舅”的面门,吓得“唐国舅”丢下指挥小旗,把头狠劲儿朝后仰。这一招算是错开,杨逍紧跟着又进第二招,他此时的征袍随人襟飘带舞,雪白的征衣早已变成鲜红色。上面沾满无数官兵的鲜血,这样子喝吓住唐国舅的几十万大兵。

第二枪,枪抖金鸡乱点头;第三枪,枪扎怪莽穿裆走;第四枪,直扎妖魔共鬼怪;第五枪,哪咤一抖手,第六枪,神飞枪;七枪又叫犀牛望月,回马枪,这杆梅花枪真好似金鸡拾碎米。把“唐国舅”团团围住,这妖道附体的假唐国舅,摆动护身的宝剑,磕枪、架枪、躲枪、闪枪,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不大会儿,“唐国舅”累得汗流满面,蟒袍湿透。心中暗叫:不好,这杨逍小儿果然名不虚传,太厉害啦!得找个空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主意打定,想脱身谈何容易,-----杨逍看出其意,手里的枪加了紧,一枪紧似一枪,一枪快过一枪。此时的杨逍心里想:这妖道今日恶贯满盈,我绝不能放走他,一但放走他如纵虎归山,到时总有一天还会伤人。因此他的招数越打越紧,那唐国舅则竟想这如何逃之夭夭,最后把主意拿定:还用金蝉脱壳法,离开唐国舅的身驱,再行一程,寻个皮囊。元神才出了半截,可坏了!杨逍枪里加脚,一蹬来了个“兔子蹬鹰”正蹬在这“唐国舅”的小肚子上,唐国舅元神想回又无法归体,想退又离不了身躯,杨逍紧跟着又银枪一扎他的心窝,大声喊道:“别动,动一动爷爷今天要了你的命。”“唐国舅”真没敢动,说:“唉唉!我不动。”杨逍又道:“不动就行,我今天向你拿回一样东西。”“什么东西,我有的你竟管拿好了。”杨逍冷笑道:“哈哈哈,我要的东西非旁物,乃是你这妖道的一颗黑心。”“这可不行呀!”杨逍又说:“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反正我是拿定了你的黑心。”说完,人随枪行,从马上飞起,借力使力,把自己的身体用了千金脚。以上示下,又可形泰山压顶,“啪”一声巧落到“唐国舅”的头顶上,这小子哎呀一声,“咕咚”被杨逍连蹬带砸,把元神又给打回“唐国舅”的体内。还没等他起来,杨逍抬腿又一踩,这妖人所控制的“唐国舅”仰面观星栽倒在地。紧接着杨逍把“唐国舅”的左腿踩住,一哈腰就又把他的右腿抄起,往肩膀头上一放,使了个老汉拉车,大喊一声:“开!开!开呀!”只听“咔”的一响,把一条胯给拽了下来。好嘛!再瞧这“唐国舅”一下子五脏六腑全都露了出来。妖道的元神只能活脱出壳,死了再想逃绝不可能。两道灵魂到阴曹地府报到去了。杨逍将“唐国舅”的尸体扔到官兵们面前,向三军将士们大声讲道:“众将官们,哪个不服?可来一试。此人乃是妖道:-----尘消的元神所化,控制了唐国舅,我不说想必大家也知道,妖道挑起两方争端,无恶不作,今天是罪有应得。”

杨逍讲完,将尸体往一旁丢去,纵身跃上战马,银枪一横,冲出重围。直奔自己的人马而来。

要知后事又如何?请看下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