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一百零六回 张英阵亡,仁义、李俊双双重伤

义妖传 鳳燕 1873 2015-06-22 21:56:40

  书接前文:妖道看到荒草山兵败,又发觉其中像是有几名头领。所以又下死心,要一鼓作气除掉他们,后直扫荒草山。因此他才又用拂尘二次发起进攻,可谁承想越速则不达。这拂尘甩出后巧嵌在,半坡的一棵刺槐树上。这可有意思了,此刺槐花开茂盛,但无有香味。且刺胜荆棘,障碍重重。拂尘落上就别想轻而易举的摆脱。因为这刺槐非真槐树,而是一棵超级仿真的。它根更是荒草山的总销系儿之首。妖道不晓得还继续做坏,用法术想收制旁人。却不想此树刚刚被拂尘甩上,树底下的串铃儿便齐声响动。惊动了大当家的:-----仁义,三寨主:-----白天顺。老哥俩闻得串铃响,又一见是来自荒草山外围的总机关,二人不敢怠慢,带着事先安排好的一哨喽兵。以骑为首,赶忙动身到山下救助。

他们头脚走去,琼缘随后而行。怎回事呢?串铃一响,不止惊动一方,整个荒草山都得到了通报。薄夫人、丽婷、丽凤、平平,连孙处忠都随着同出。也奔向出事的方向。半途正遇上李俊、琼缘。未等众人开口,琼缘急勒战马:“吁!母亲,各位姐妹们,你们不必出征了,快快到杨大哥那里,他正需要人手。至于孙叔叔也同去好了。”说完她打马扬鞭,李俊也紧紧相合快马飞驰。大家还没弄明白呢!她(他)二人早已无影无踪了。

安下薄夫人等人如何去找杨逍先不讲,但说仁琼缘和李俊。二人心急如焚,神速般到了张天乐、白冰儿、和张英等人的现场。等到了出事处一看,还是晚来了一步,悲剧接连发生了。张英因伤势太重,被拂尘扫到心口,心被击碎。人早气绝身亡。那位说他的儿子、儿媳咋不快送他去抢救呀?来不及了,张英一直就没醒过来。第二桩令人心痛的是:仁义又深受重伤,在迟疑只怕性命难保。琼缘血灌瞳人,令白冰儿、张天乐速抬着伤兵和张英的尸体回荒草山。留下一二百喽兵为自己观敌,白冰儿哭着不回,张天乐也誓为父报仇,要留下来。琼缘把眼一瞪,又严厉地说:“你们快回去,另外白天顺叔叔您把我爹爹快快也带回去,去找我杨大哥。以后该怎么做不用我来说了,快走!快!”军令如山。看琼缘颜色更变的喝令,哪个也不便再多说半个字。

众将们依琼缘之安排,急速向荒草山返去。再表琼缘:一看众人都走了,她的心才算略平静了不少。和李俊带上剩下的一二百喽兵,接茬开仗。喽兵们有那口齿伶俐的,把妖道用拂尘突打众兄弟的经过讲了一遍。琼缘又问:“那我爹又是如何受伤的?”喽兵解说:“大寨主是为了救白三寨主(指白天顺)和几名弟兄们,才被暗箭所伤。那妖道自知拂尘难以抽出,便又下令三军以弓箭反击。结果我们弟兄寡不敌众,有几人受伤。大寨主心疼,令人去救。可惜啊!连本带利-----弟兄们把命都扔在这半坡了。见此景大寨主和三当家的都上阵亲自接应,为救几名小弟兄,大寨主身受一箭。他用自己的身体掩护那几位兄弟平安退回,三寨主也用兵器拨打凋零,他想断后。大寨主死活不让,二人正在争持,一支凋零箭又射出,大寨主手急眼快,把三寨主推开,可箭来得太快、太极了,他自己却被凋零箭射中后背。后来的事儿您和先锋也看到了。”听完喽兵的讲述,琼缘心似万箭穿,能不难受吗?不可能,那叫亲父女。这血缘关系是无法代替的。

但她更深知伤心、难过不管任何作用。因此只能发奋杀敌,替死去的英灵报仇雪恨。想罢她把银梧桐所化的“银花枪”一擎,在手中代替军令:“弟兄们,准备弓箭,为我掩护。我要活捉妖道,替死去的张英叔叔和地下的兄弟们报仇雪恨。”说完一个快马疾驰跳了出来。弓箭手一个个弓满月,箭上弦。“啪、啪、啪”乱箭齐发为琼缘作掩护。李俊寸步不离琼缘,生怕小姐出什么意外。马不停蹄并肩作战。二人三杆枪,边杀边拨打凋零箭,直杀得军兵们哭爹喊娘,死的死、亡得亡。琼缘杀得高兴,心想: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杀死一千个、一万个当兵的,也不管用。还得把妖道收拾了。”但左顾右盼却不见死妖道的人影,琼缘心中纳闷了:“难不成这妖道会用遁法,借土遁跑了。”正在这胡思乱想呢,可坏了!不远处的石岩子后面,突飞出三支冷箭来。为什么叫冷箭呢?因为它不是从正面和其他弓箭一样,明击的。而是出其不意、躲在暗处隐藏而发的,所以叫它“冷箭”。

再说这三支箭:打了个冷不防。飞得特快,眨眼间到了琼缘眼前:“啊!不好!”琼缘急用全力躲闪。第一支箭朝她的面门被闪开;第二支箭射她的咽喉又落空;可第三支箭冲向她的心口,太快了想用兵器拨打,却来不及了。后面的喽兵吓得一闭眼,心说:“完了,这下小姐命休矣!”但您别忘了,琼缘身旁还有个李俊呢!俏皮郎君看大也大吃一惊,心想:“谁这莫狠毒、无耻啊?用此下三滥的手段。”可心里恨人家也不顶用,情急之下他来个舍身救主。以自己的身体直扑冷箭。耳轮中只听得“噗”一声响。

欲知后文,请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