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九十七回 金銮殿直言犯君,偷盗玉玺假传旨

义妖传 鳳燕 2089 2015-05-11 13:07:55

  咋了?皇上被七殿下气得背过气了。那位说他怎么生这莫大的气呢?原因之一:虎毒还不食子呢!更何况他乃一国之君,生有七子一女。大太子、二太子都远离京城;在关外领兵。三殿下、四殿下习文不爱武;五太子生性像他的父王,好美恋色,每天都沉醉在温柔乡里;六太子与他的皇妹远在塞外,学艺尚未归。京城内得宠自当是七殿下一人,他也深知皇上对他甚疼爱。皇后对他溺爱成。因此他才敢直言犯君。原因之二:七殿下所言合情在理,句句话像把刀子刺人痛处。皇帝理亏词穷,但又故其龙颜,强词夺理。

再说现在七殿下一见皇上“中了计”,心中暗欢喜。假意跑上前呼喊:“父王,父王醒一醒。”其实这事儿早在七殿下的意料之中。所谓:龙生龙,凤生凤。作为一国的太子哪能没心计呢!小太监前脚儿去请皇上,七殿下便打起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巧算盘。先如何,后如何,都在脑子里想得一清二楚,这才直谏忠言。

可皇上这一昏倒,把金殿内的宫女、太监吓得心惊胆寒。“万岁,万岁。”“皇上。”七殿下把眼瞪,“都别嚷嚷,快快与我把御医传。”大家忙去找太医。七手八脚又把万岁抬。七殿下真有情,为了挽救众苍生,偷盗玉玺假传旨,真情换来实意动。

七殿下为了救琼缘、救荒草山的英雄、好汉们,用“激将法”把皇上气得背过气去。他又命众宫娥彩女去找御医,又叫几个太监把皇上背下金殿。轮流往后宫背着。趁人不在意,拿出一道圣旨,又偷偷地盖上玉玺。然后又手急眼快的藏进怀里。若无其事的同奔后宫。

等进了后宫,直达朝阳正宫。也就是自己母亲的寝宫。此刻刚近黄昏,按现在钟表算在五点半左右。朝阳正宫皇后娘娘姓:-----于。这个于皇后生性贤惠、善良。年轻的时候也是绝代美人。现在虽上了几岁年纪,却依风韵犹存。于皇后是七位太子和公主的生母。近来无事,正在宫中为七殿下之事添忧愁-----就是百合所编造的谎言。更不清楚皇上的心思,看不透他着急之处究竟因何?本想当堂把七儿找到,问个明。可不知皇上如何又要他去领兵?堂堂大帅怎可擅自回京。于皇后辗转反侧夜难眠,日难宁。连日来右眼皮跳不停,皇后忧心忡忡。就在此时,有宫女急忙来回禀:“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七殿下已回京。只是不知因何在金殿与万岁爷,发生冲突。万岁当场昏倒。现在七殿下背着万岁爷正向您这赶来。”听了宫女的回禀,于皇后又惊又喜把话传:“来人,快传娭家的口谕,让七儿速来见本宫。”“是。”小宫女应声把话传,时间不大,只见七殿下背着不省人事的万岁爷,急匆匆来到朝阳宫。“母后,皇儿我背着父王不能行一大礼,在此还请母后担怠。”“皇儿,你不必多礼。快把你的父王放到床上,有话再慢慢细讲不迟。”“皇儿遵命。”七殿下自幼得皇后的溺爱。所提之事于皇后样样依从。他把皇上放到凤榻上,御医们惶惶张张进宫中,给皇后施了君臣礼,又问太子的安宁。

“罢了,罢了,快为我父王看病情。”“是。”御医们应声忙到凤床前,给万岁查病情。片刻之间把病因找,相互传递素表情。都向皇后施了礼,又向太子道实情:“皇后娘娘您放宽心,尊称太子莫着急。万岁爷只是一时气,开两付小药便无碍。稍作静养一两日,绝不会留下一后遗。”“好,如此甚好。众御医辛苦啦!本宫替陛下谢过众卿家。”“皇后娘娘您客气,为皇上看病是微臣等的荣幸。”于皇后又叫两名小宫女,虽御医去把药拿齐。御医纷纷都退去,宫中竟留七殿下、于皇后和昏迷不醒的万岁爷。

七殿下上前跨步对皇后把实情讲,口称:“母后您听清,儿有一事要回禀。谁是谁非由您定,昏庸、圣明任您选。母后啊!儿奉命伐荒草山,一路之上得实情。父王好美色来抢亲,无道之举激民愤;怨声载道毁民心。如此岂能掌乾坤,万里江山又何稳?母后是这么……这么……一回事。”七殿下浩然正气的把实情吐,字字句句尤感人。皇后闻听心颤抖,暗叫一声:“无道君:昏庸执迷还不悟,耿耿于怀害苍生。我儿远见卓识及,先斩后奏情合理。闯下大祸为娘挡,快快传旨撤回兵。计上再生多一计,打碎珠冠难消气,再撕龙凤百宝衣。装疯卖傻赌一搏,卖傻装疯来演戏。”于皇后想到此,把心一横,眼一瞪,口喊:“皇儿你快回,速速回去把兵遣。今日为救众苍生,为娘与你【三哭殿】。看看这“清官”如何断家事?是公正、还是廉明?”“母后,”七殿下听完于皇后的话,心花怒放,兴冲冲。施礼道:“多谢母后您英明,儿这就去收三军弟兄,在此拜别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说完七殿下向于皇后辞别。皇后心急似油煎,真怕官逼民造反。盼望七儿早班师,速速传来大吉声。

安下于皇后如何静候佳音,如何巧待皇上。不提,再说一说风驰电掣的七殿下。恨不得肋生双翅赶回营。简短截说容等他来到安营扎寨的驻军地,可两眼发呆、目空空。这一路上跋山涉水的奔波,现在换回“黄粱梦。”

怎么回事呢?眼前的一幕让七殿下大吃一惊,原处驻兵三十万的地方,现在一兵一卒也没了。往返徒劳整整耽搁了十多个小时,也就一天的光景。现在已经是二更天了,“夜深人静的,人都去了何处呢?”七殿下把马圈了几圈,“吁!”猛然间脑海里闪出一个不祥之念:“会不会唐国舅擅用职权,私自带兵攻打荒草山啊!若如此可就坏了。”想到此他不敢再多想下去,又继续赶路。可人生地不熟,速度缓慢了不少。七找八寻把路赶。

书又有何情节?请看下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