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九十二回 薄飞娘要彩礼

义妖传 鳳燕 2356 2015-04-26 21:32:32

  书接前文:唐国舅虽说胆战心虚,但又想起了皇上的旨懿。结结巴巴、断断续续总算把来意讲明。众将领闻得此言,一个个怒怒而视。“什么,哈哈,好个不知死活的昏君呀!放着万里乾坤你不爱,偏爱我们荒草山小姐:-----仁琼缘。说什么,天下彩礼任由选。道什么孤王为你割江山。”“哗啦”聚义厅内可乱了营。“哥哥,咱带上兄弟们,杀进京城。把昏君剁了。”“对,宰了他。”大家伙儿你一言我一语,吵吵嚷嚷。

在仁义身旁坐着夫人:-----薄飞娘。“都别喊了,静一下。”夫人发言自是无人敢不听。紧接着薄夫人离座起了身,来到唐国舅面前。“来人,先给这位当今的国舅爷松了绑。好大的胆子敢如此,其不怕小人奏一本。”有喽啰兵过来把唐国舅的绑绳解开。薄夫人又说:“看座,上茶!”喽兵搬过一把椅子给唐国舅,又给泡上茶水,送到面前。这小子一下子又感到了一丝阳光。心稍微平稳下来。薄夫人接着说:“请问国舅爷,你既是奉旨而来,那旨何在?”唐国舅慌忙站起身,“这位夫人您听真,圣旨就在我怀中。彩礼、礼单任由选,万岁下了开恩旨,只要应下这门亲,紫袍金带封王、侯。世世代代有权威,辈辈送出皇家富,万古流出赤忠心。”说完他洋洋得意的从怀中掏出圣旨。想宣读,但又没敢。真怕这些横眉立目之人把自己活剐了。便顺手送给薄夫人过目。反正也没皇上耳目,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会被皇上知晓。

薄夫人接过圣旨过目后,又转给仁义。轮来轮去,到了杨逍眼前,小伙子火气难压,接圣旨在手。三下两下给撕的粉碎。把唐国舅吓得魂儿都飞了:妈呀!我咋应下这差事了!这个爷撕毁圣旨,当死罪呀!我身为一传旨官,也受其牵连。如何是好哇?”都现在了他才知悔恨,多么愚昧啊!

薄夫人和仁义等人见了不以为然,“逍儿,休发脾气,姨娘我自有定夺。”接着薄夫人有对唐国舅说:“国舅爷,您也不要怪他,在此我给您先介绍一下。”说完一指杨逍说:“国舅啊,他是我的乘龙快婿。姓杨单名一个逍字。你可记清?”又接插一指自己道:“我呢?自我介绍下,在下薄飞娘是这荒草山仁义的妻子,也是你们皇上:要封为贵妃、琼缘的母亲。那位头把金交椅上坐的就是我的丈夫:-----仁义。想当年我夫妻二人,为保“圣君”也立下过汗马功勋。可无奈,奸人当道,陷害忠良,这才逼得我们落草为寇,占山为王。干起了绿林的买卖。唉!即是皇恩浩荡,我们理当受其“招安”。只是我女儿已经与逍儿成亲数载。这又当怎论呢?总不能给我抢亲吧?我们身在绿林,但杀富济贫。百姓钦佩。他皇上老子不会连绿林人也不如吧?百姓抢亲该处死,请问这圣明君若如此,该如何处置呢?”

“ 这……”唐国舅听出人家不动声色在暗骂当今的万岁,可又不敢顶撞。只得依从,且还得把皇上的话传到。心说:“还好我料事如神,推算到人家会成亲。这才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真乃当今孔明也。”他还自吹自擂呢!强作笑脸说:“夫人、大寨主、各位英雄,久仰、久仰。在下唐奇德,是当今天子的小舅子,我的妹妹居西宫。其实我妹妹只比我小半个时辰,就这样我也收到庇护。说实话我本人绝不想来此做媒,当红娘。这样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可是圣命难为,无奈只得效犬马之劳,表以忠心。但在此请求各位好汉、英雄们,在下说的对与否请多多担待。咱可井水不犯河水,有句话叫做: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大家千万别伤了和气啊!”薄夫人闻听连声赞:“好,国舅所言当属实。你先派出一才子,让他一字一句给我记:大小彩礼我来要,无有彩礼亲不成。”唐国舅心花怒放喜上眉梢:“闻听薄夫人一席话,好像吃了顺气丸。满天乌云全散去。”喜笑颜开把话答:“好、好好,一切都依薄夫人您。您要什么都可以,就是天上的星星,万岁爷也会带人摘。来人快与我来记笔,一字一句写仔细。”他一下话,有位三十多岁文人模样、的风度世俗,出列应声拿出笔墨纸砚,薄夫人忙让喽兵摆放桌椅,请此人入座。

研墨、持笔,等待奉命。“夫人您看一切都准备妥当,还请您来提这礼单。”唐国舅迫不及待地追问薄飞娘。薄夫人胸有成竹的嫣然一笑:“国舅爷,这位持笔的军爷。给我写,你写上:拜上,拜上再拜上,拜上我主:圣-----明-----君。我的彩礼多奇特,非是凡间许多尘。我要那珊瑚树|一丈三;金盘玉碗翡翠盆|水晶的帐子,玛瑙枕|茶盅大的金刚钻,九鼎大的牛毛要十七根,夏日里我要它西北风吹起鹅毛雪,飘飘落地三尺深;冬季里我要它晴天霹雷“啪啪”响,倾盆大雨满街流;天鹅的羽毛织毛巾,蚂蚱的翅膀做红袄,蝴蝶的双翅织绿裙。箭杆射人不要尖,箭箭我要有功臣。|薄飞娘二次又把彩礼要,一字一句要留心。我还要天大的一块梳妆镜,地大的一个洗脸盆。我们荒草山离八宝金銮殿七百余里,我要他金砖铺地深千尺,一步一棵摇钱树,两步两个聚宝盆。摇钱树上拴金马,聚宝盆中有金人,金人身高一丈七,不要银铜要赤金。自古迎亲花轿抬,我要你这帝王之君、三步一磕头,五步一作揖,在百姓面前表表你的诚意。这些彩礼还不算,我要你惊动几位大罗神:头一个:我要你请下“降龙尊者”来参宴,他乃是人间的道济活佛美名传;二:一个你要请下南海的观音来赴会,这更是救难为黎民;三:一个你请下大闹天宫的孙大圣,这最是不受威胁和压迫的真佛古。让他(她)们看一看来,评一评,这桩天大的美梦成不成?”

闻听得薄夫人提礼单,“句句字字抗圣君。她的胆大妈万岁,轻松自如来欺人。有心当面把脸翻,个个好似凶煞神。矮檐之下难抬头,昔日之龙离大海,纵是猛虎出深山。想到此处还得忍,黄莲树下抱琵琶,哭中作乐奏一曲。”唐奇德口蜜腹剑地说:“好,不论夫人要什么,即便天上难找,地下难寻。我也定当都写上。这才不枉我来一趟荒草山,得见众位英雄、好汉们。也对得起万岁对我的信任,聊表我一片忠心:-----为国、为民。”“如此说来,你可是头号大功臣喽?”说话的正是俏皮郎君:-----李俊。“那是,那是,我对国家赤胆忠心,天地可鉴。我为百姓爱民如子,真心动天。”“好,那好……”

要知说话为谁?请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