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八十七回 一生一世结连理,宠爱尽在结发妻

义妖传 鳳燕 2037 2015-04-09 22:30:40

  人都道好事多磨。杨逍的举动非一朝一夕之退步,这一忍让就是五载春秋共岁月。而今的琼缘年龄二十一岁,妙齿女郎看上去依像十七八岁。杨逍二十七岁,看上去依旧是二十出头的样子。“只有门前水依是旧时波。”看来到这要改一改了,“桃花随人笑春风,多留熟悉画面孔。”真希望江山如画,人如不老松。把岁月的脚步化慢些,让青春的步伐多停片刻。

书归正文:杨逍的瞒天过海无人识破。只是仁义老夫妻十分着急,都这把年纪了,怎能不盼望早日抱得外孙。但琼缘与杨逍都成亲五年,也无一儿半女。却不知人家根本就无有夫妻之实。

单说这一年的八月中秋夜,古往今来此为人月两团圆之日。偏好杨逍当日与“黑太子”去巡山,这天,天气骤然突变。好端端平地起大风,风刚过,乌云密布,暴雨交加。雨势越下越急,且电闪雷鸣。响雷一个接一个,把荒草山震得带回声。杨逍一见忙叫“黑太子”快回去,自己想一人在寻遍山。可巧李俊和张天乐带着众多弟兄恰恰赶到,替“黑太子”与杨逍。杨逍看大家都身穿蓑衣,头戴斗笠。就没做推辞,只叮嘱了几句。便急匆匆奔后宅来看琼缘。“黑太子”早猜出他的心思,深知杨逍担心琼缘。都晓得她怕打雷,且近日身体欠佳。总是头痛,另外特爱受风寒。

今日大风卷席,电闪雷鸣。且雨势加力,杨永孝怎能心安!又想到五虎将闲来无事,忙派“黑太子”走一趟,去找五虎将,让他们哥五个巡山。替回李俊、张天乐等弟兄。

人心是杆秤,功过留心中。付出值多少?自有众人评。两句话道完,再表杨逍:-----杨永孝。把弟兄义安排好了,这才三步变成两步,急促步子加快直奔自己的内宅而来。进得自己的屋中,心里一翻个儿。咋啦?-----见琼缘双手紧捂住耳朵,躲在床上缩成一团儿。“琼缘,你没事吧?别怕,我是杨逍。”琼缘闻言:是杨逍,赶紧在床上坐好,拽住杨逍的衣裳。“杨大哥,你可回来了,吓死我啦!好好的天气咋说变就变啦?人都说八月打雷,遍地是贼。杨大哥,会不会人间要有什么大难啊?”杨逍安慰她说:“傻丫头,休乱想。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你怕什么。”“可是我的心从来没有这样乱过,跳得慌极了。”说着粉面上显露出极其惊恐的表情,注视杨永孝。杨逍伸双手拉住琼缘、颤抖的手,笑着说:“你呀,杞人忧天。快躺下好好休息一会儿。”“我不去,头疼死啦!”“这可不能由你。”说着杨逍抱起浑身发抖的琼缘,轻轻地又放在床上,让她乖乖的躺好。给她拉下帐帘儿,又把她穿的靴子脱下,后盖好被子。用手一摸琼缘的头,可坏了:怎这么烫啊?怪不得如此乖巧不乱闹呢!

当即杨逍双眉紧锁,为了琼缘,他亲自下厨为她做了一锅-----热气腾腾的手擀面。且又用姜、和花椒作料,加酱油制成了“榨清油”。亲自端着一碗面条儿,和做好的“榨清油”。来到弱不经风得琼缘面前,想让她起来吃。可看样子太难了,无奈只得自己用筷子夹着、拌好的面条儿,一点点的喂。可没吃几口,琼缘又不想吃了。这哪行呢!照此下去她身体更会支撑不住。看着她这娇容憔悴的面孔,杨逍也无法再顾忌许多。什么男女有别,什么不可亲亲搂搂。到现在只得豁出去了。杨永孝脸红脖子粗,硬着头皮把面条儿用自己的嘴嚼了,再一口口喂给琼缘。“杨大哥,你何苦……何苦呢?”“别说傻话,杨逍为你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快,是你自己多少吃点儿呢?还是让我这个做“哥哥”的再喂呢?”“杨大哥,我现在真吃饱了。”“真的?”说着杨逍上前轻吻了一下琼缘的额头。“你干什么呀?”琼缘紧张地喊。杨逍微笑着回答:“咋啦?看你害羞的样子。刚才我喂你时,你咋不反抗呢?怎么过河就拆桥啊?”说完又接插讲:“你呀,休在不好意思了。咋害臊成这样,我又不吃你。”他的嬉皮笑脸使琼缘内疚难当。把头扎到杨逍怀中……

外面的雨是越下越大,雷伴雨声像是乐队在伴奏一样。和谐悦耳。琼缘被吓得战战兢兢,连眼也不敢睁。杨逍也未再逗笑,给她把被子又盖了盖,让她先睡下。自己起身想把碗、筷收拾下去,但琼缘却惊慌失措的制止道:“杨大哥,你别走。我真的怕这“雷震子”(指古代传说中的雷神)他总是跟我过不去。你若一走,我也要与你去。”杨逍摇摇头:“真拿你没办法。这大雨天你也要去?小心伤了身体。哎!所幸我也不去好了。”

“十年修来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也不知你啥时候才能……才……”杨逍吞吞吐吐说话间脸又红了。琼缘低垂粉颈,就在这时,外面的一个响雷“咔嚓”一声,把琼缘的“银梧桐”震落到地。耳轮中只听得:“鏜亮亮”响声震耳欲聋。

“ 杨大哥,我的兵器明明是放在床的帐帘旁,用木架装饰的。它平白无故咋会被震动到地上?定要有用武之地。我得去查个仔细。”说着琼缘就要下床看个究竟。杨逍紧拉慢拽,才算阻止住。但由于他力气用大了些,琼缘身体本不好,再加上杨逍一出手。乐子可大啦!她不偏不歪,正巧倒在杨永孝的怀中。杨逍绝非逗闹,而是怕琼缘有闪失,便紧紧把她抱在怀里。

“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一生一世结连理,宠爱尽在结发妻。”几句诗道尽了琼缘于杨逍的两小无猜、相亲相爱,总算有情(的)人终成眷属。这对假夫妻也真的成了“洞房花烛夜,”中的新人一对。

对后文您如感兴趣,请接着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