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八十三回 薄飞娘大发雷霆,真君子事事如缘愿

义妖传 鳳燕 1878 2015-03-19 22:26:19

  上回书说到:薄飞娘训责琼缘:“此事怎能善罢甘休!那昏君定为你要兵伐我们荒草山。到时多少无辜受牵连,你就成为荒草山的千古罪人啊!”“哼!来吧,儿才不怕呢!放心若他敢兵伐荒草山,女儿就愿以死抵事。反正要头一颗,要命一条。一人做事儿一人担,绝不连其无辜。”琼缘的“理直气壮”让薄夫人泪如雨下,在这么多孩子面前,顿足捶胸:“你到现在还不知错?冤家呀!的祸闯的太大了!”丽婷上前解劝:“姨娘请放宽心,万事总有个时间,放心:若真如此,让他们有来无回。”薄夫人摇头说:“孩子,你们还年轻,怎晓得人心叵测。世事难料啊!”杜文豹也着急地问:“伯母您应及早想出解补之计来。”“这……这,”薄夫人踱来踱去。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缘儿,你与逍儿三日后完婚。另外平平与文豹也快把亲事定下。”

杨笑听得有些发呆,琼缘则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我偏不从,谁说我要娶!不是,是要嫁呀?”薄夫人一听急了,问道:“缘儿,你莫非不喜欢逍儿吗?”“我……我……我是想和杨大哥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可现在还没想过如此之快……就……就成亲啊!女儿还想多多孝顺一下您和爹爹呢!”薄夫人看看脸红、撒谎的女儿,又接插说:“事不宜迟,都下去准备吧!逍儿你为何如此摸样呢?”杨逍心跳难稳,“姨娘,我……没事。”“娘,我有事。杨大哥你也真是的,男子汉大丈夫,怎能出尔反尔呢?说了话不算话,还算什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呀!哼!言而无信。”琼缘的冷嘲热讽把杨逍臊得-----噤若寒蝉。琼缘又一步相逼:“你……就为你自己着想,不管我的感受。再也不理你了。”说着狠地用力推了下杨逍。

“啪”怎了?薄夫人在她身后点了她的穴道。“怎么啦?娘快为女儿解穴呀!”琼缘的哀求没有感动薄夫人,反而薄夫人更下话说:“你若再敢反抗,我便再点你的哑穴。”“逍儿,你也不必依她。快些下去各自准备吧!让她在这好好反省!没我的话,任何人不准为她解穴。”说完薄夫人怒不可遏的匆然而去。大家都不解夫人用心之良苦。平平、丽婷、杜文豹上前劝说了几句,便要离开琼缘。“不要走,我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受罪。留下来和我多呆会儿吧!”平平、杜文豹欲要留下,丽婷坏水儿一冒说道:“你能折腾个地覆天翻。连当今的圣上,你都用飞镖打伤;又怎么不用使诈之法?再诈诈看呢!”说完她冷笑着瞧了眼琼缘,又对杨逍说:“小心啊!哥:梨花一枝春带雨。你面前的“木雕美人”-----你可千万不要忘了姨娘的话。不能把她变为“活人”了。”“你……讨厌的丽婷,看我怎样收拾你。”“行了,你呀,省省劲儿吧!好准备如何做好新娘吧!”“哎呀!杨大哥……替我管管她……”杨逍见妹妹与琼缘唇枪舌剑,互不相让。说道:“我今日:林冲看守草料场-----英雄无有用武之地。一叶渔船两小童,收篙停棹坐船中。怪生无雨都张伞,不是遮头是使风。”“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吟“杨万里”的《船过安仁》。是有意看我的哈哈笑,把我比作那渔船中的小童。借诗训人,说我无事生非。顽童性难改。哼!再也不理你了。你也走啊!走……”

琼缘真是孙悟空的脸:-----说变就变。吓得杜文豹倒吸一口冷气,心说:“这琼缘哪都好,就是脾气太势不可挡了。”同时又偷眼瞧了瞧平平,天壤之别。平平温顺柔情,且善解人意。远胜琼缘。因此越想心中越是喜出望外,心满意足。杨逍迫不及待的上前,欲要倾心吐胆,又恐贻笑大方。他之举杜文豹怎会不清,看穿了杨逍的举棋不定。便与平平主动提出要离去,丽婷也随声附和同行而出。

都走之后,杨逍才低声细语来劝固执己见的心上人:-----琼缘。未开口先带笑:“好妹妹,休再恼。听为兄把实情相告。”“不想听,不想听。”琼缘任性地对杨逍喊叫。杨永孝真宠爱,一丝一绪不烦恼。细细的讲,耐心地劝:“妹妹,你休恼,再劝一句你莫要烦。我知你心中恨我:-----杨逍(杨永孝)。怨我无情为己欢,恨我无意度春宵。怪我应下姨母安,损我当众骂一遍。为你解气我无怨!但事偏好大相反,杨逍岂可为己乐。幸福建立痛苦间。吾有一计来献上,渡人渡己渡难关。不知妹妹肯听否?以假乱真瞒众目,洞房花烛敢盖天。(遮盖,在此做隐瞒讲)为你杨逍永无悔,不惧在等同枕眠!好妹妹,你可听清否?”杨逍的字字情,句句泪。把琼缘感动得真如丽婷所言:梨花一枝春带雨。这“木雕美人”一哭,哭得杨逍心如刀绞。伸双手赶忙为琼缘擦眼泪:“别哭啊!我又哪里说错了?你讲,我依你。别哭,瞧水汪汪的眼睛又要水洗娇容了。”琼缘破涕为笑:“杨大哥,你说话真能算数吗?”杨逍严肃地说:“我发誓对你所言句句属实。如有半字虚假,让我无有善终……”“才不要,既是真的就好,又何必发毒誓呢!”琼缘又心疼杨逍说。

此时无声胜有声,他(她)二人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接下又如何,请看下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