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八十六回 洞房夜,酔狐仙瞒天过海

义妖传 鳳燕 1482 2015-04-07 22:24:41

  书接上回:待三人又到洞房,平平、丽婷、白冰儿、丽凤等都在屋中。她们哪能不来呢!那几名小将头脚走,她们迂后脚到。丽婷怕琼缘等待哥哥,嫌时间长。再生是非,因此才叫上这几名女将们同来相陪。直至哥哥回来,她们才起身告退。现在的洞房中静坐着:在床上头戴盖头的琼缘,和心情异常激动的杨逍。他先为琼缘揭开头上的红盖头,借灯光一看:好一个靓丽出格的美佳人。貌比平日还要耀三分,秋波闪动脉含情。仙女的脸艳过天仙,小魔女的身材越发迷人,杨逍看得出神。琼缘羞红了粉面,朝杨逍开口说:“杨大哥,你发什么傻呀?给我到“交杯酒”啊!”杨逍如梦方醒,拿过酒壶,倒好酒。与琼缘共饮交杯酒。有婆子、丫鬟从外面进来:“好、好,喝了交杯酒,天长地久。来小姐、姑爷我们给您带来了花生、栗子、枣,”“愿您夫妻:早、立、子。来年生个大胖小!我们给您道喜了。”说着一个个喜上眉梢。杨逍清楚她们的吉祥话和道喜是要喜钱的。因此从怀中取出纹银二十两,给这丫鬟、婆子做“打喜钱”。婆子、丫鬟的了喜钱一个个欢天喜地的告辞。又把门随手关好。

此时此刻,杨逍也有些疲倦了。他把外衣刚脱下,头上的新郎官儿帽子才摘去,还没等到床上脱靴子呢,琼缘可不干了,气急败坏的说:“杨大哥,你这是何意?”一句话把杨逍问个发愣。紧接着杨逍明白了,假意接插再欲脱内裳。眯着皂白分明的双眼,朝琼缘笑眯眯地说:“你说何意呢?洞房花烛夜,我脱衣睡觉也不应吗?”琼缘羞愧难当,红着脸边说边阻止道:“对不起,杨大哥我……你能不能穿着衣裳睡呀?”看着她提心掉胆的样子,杨逍真不忍心再开玩笑了。正经地讲:“琼缘你放心,我绝不会胡闹的。只是今晚酒确实没少喝,有些累了。想躺下歇歇。”说着又用左手的二拇指在眼前一晃,“变!”立即化出一把水果刀来。“杨大哥,你这又是为何?”“别问了,你快把被子里、褥子上的那条“喜帕”拿出。”“喜帕”在哪儿?做什么用呀?”琼缘边找,边若无其事的问杨逍。杨逍不做解释,只是急得自己来取。“这白手帕是多余的,定是婆子们粗心,在铺被子时,不注意才丢下的。要不就是哪个小丫头丢下的。”说着她随手要将其放到一边儿。

杨逍见了,哭笑不得。赶忙抢回。紧跟着用水果刀在自己的右臂上划了一道小口子。鲜血立刻流了出来,又迅速的用白色手帕按在伤口上。“杨大哥,你这……”杨逍万般无奈,轻声细语的说:“你呀!每日里满脑子装着玩耍,都不晓洞房之夜,夫妻之间的亲密接触。若不如此相助,看明日婆子们来取此物,会如何相议。旁人无妨,那姨娘岂是好骗的。你母亲聪慧过人,又知你嘴上总念不肯成亲之事。岂可不查水落石出。若看出遗漏,看你如何相对。快把它放回原处。好好休息吧!”

杨逍的体贴无微不至。使小琼缘低头不语。只得伸双手接过“喜帕”,放回原处。她是羞羞答答的脱去外衣,放掉丝履。躺在鸳鸯枕上,背对杨逍。杨逍不以为然,给琼缘盖好被子后,自己则是和衣而卧。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杨逍早早的起来,梳洗已毕。琼缘才起床,没等打扮完了,婆子便叩门叫起。弄得琼缘十分不悦。杨逍开开门,一个老婆子和两个小丫鬟赶忙上前见礼:“姑爷早,小姐早。”“我们是奉命来整理床被的,打扰之处请姑爷、小姐见谅。”琼缘把小嘴一撅:“哼!觉也不叫人睡个清静,母亲又在乱作何文章?”“无妨,你们去做你们的事好了。”杨逍在一旁笑着安慰婆子和小丫鬟。

时间不大,床整理好了。婆子手托一个小盘,盘里放着“喜帕”。人家欲走,琼缘要拦,“站住,拿它做何?放下!”“啊!小姐您别不好意思,我们是去交令啊!请您海涵。”琼缘还要问个仔细,杨逍一把将她拽住,让丫鬟婆子走了。“你呀!快要露儿馅儿了。”

预知后文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