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八十一回 是奇缘终成缘

义妖传 鳳燕 2594 2015-03-15 22:00:42

  看着自家弟兄离去的背影,杨逍心里热血沸腾。快步如飞进得屋中,真奔床前看望似睡非睡的琼缘。“琼缘睁开眼吧!他们走了。”杨逍怜香惜玉的耐心轻唤琼缘。琼缘睁开水灵灵的杏目,撅起小樱桃嘴,天真的问:“杨大哥,西大哥之言我不想现在就实现了。你看行吗?”杨逍笑着安慰琼缘道:“哪个敢说不行,我依你。”“真的吗?”“当然,我几时对你说过假话。三年五载都无所谓。”“杨大哥,谢谢你。”说着他二人四目相视。目光中充着一生一世的相亲相爱、不离不弃。

转过天来,薄夫人醒了,清楚了一切发生的事。本想责怪仁义,但一见丈夫忙得焦头烂额,在这种情况下,又能再说什么呢!况且琼缘也已平安脱险。可又当如何处理妥当人家杜文豹之亲呢?薄夫人也一筹莫展。总不能让人家杜文豹就这样两手空空,扫兴而归呀!可若不如此自己有无第二个琼缘,这便如何是好?-----正巧孙平平在外与杜文豹巧遇,二人一见互生爱慕之意。杨逍和琼缘途经此地,要给夫人:

-----薄飞娘请安问好去。见罢,杨逍对杜文豹深表歉意;琼缘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二人便想做个大媒,成全一桩蹊跷姻缘。恰好平平、杜文豹也发现了她(他)们,二人用惊讶的目光看着琼缘。平平纳闷的问:“琼缘你的身体全好了?”“怎么这你也吃惊呀?有杨大哥在,我才不会有意外呢!”杜文豹没好意思问琼缘,来到杨逍面前相视一笑。杨逍又紧走两步,向杜文豹笑呵呵的开口道:“杜公子,你这是要到哪去呀?”杜文豹已知杨逍是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且识大体,顾大局。是世间稀少的坦荡英雄。所谓英雄惜英雄,好汉爱好汉。杜文豹也是条好汉,对杨逍的舍大义、愿忍痛割爱,成全自己与琼缘的“指腹婚约”。此举令杜文豹深表钦佩,颇受感动。因此,他也笑脸相陪:“原来是杨大哥,我正闲着无事,随便溜达。刚巧遇到这位姑娘,便……”“是嘛?你还真够能聊的,初到我们荒草山,就不陌生?”琼缘边说笑边看着平平和杜文豹。平平芳心乱跳,玉体不安。羞红粉面,轻启朱唇:“琼缘你……越来越能乱咬舌头啦!胡言乱语说些什么,看我不告诉你娘呢!”“诶!诶!诶!你随便去告状好啦!到时候我就把我所见之事,一、一禀上。看看谁会出丑。”平平生气的对琼缘喊:“你过分,诬陷人。”“谁诬陷你啦?这光天化日之下,你和杜公子孤男寡女聊心里话,还敢说我诬陷你。你倒是说说我诬陷你啥了?说呀!”

杨逍一看这琼缘得理不让人,用手拽了下琼缘。说道:“哎!琼缘别开玩笑了,”接着又向平平、杜文豹笑着解释道:“杜公子、平平,羞与琼缘计较。她只是开玩笑,并无恶意。”平平没言语,杜文豹则相陪之笑。“无妨。”说着人家欲要走,杨逍何等聪明,急上前去跨上几步,说道:“杜公子,可否到杨逍的舍下小坐一会儿?在下有几句肺腑之言想问问。”杜文豹也笑着满口答应:“杨大哥你太客气了,以后不要杜公子长来杜公子短的。叫我杜文豹便可。自是杨大哥相邀,杜文豹怎能不赏脸。小弟愿随杨大哥

到其贵宝地谈谈心。”“如此甚好,请随我来。”“好。”“请!”“请!”杨逍和杜文豹一前一后离开。只剩下琼缘和粉面发烧的平平,琼缘笑嘻嘻地拉着平平的手问道:“傻姐姐,休装蒜。实话说出:是不是你对这位杜公子,心有好感?别害羞,此处仅有你我两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若是错过这个村儿,可就难找这个店儿了。看!若不是因为杨大哥,我才不会让这样一个好男儿落到别人的手里呢!还不高心?若依得,我愿做个红娘,替你们把这根红线牵出。”“你……我……不听,我不……听”平平臊得用双手捂住耳朵,“怕什么啊?又不是丢人的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难不成你想做一辈子的老姑娘吗?”“你……”“我什么,”琼缘又问:“行?还是不行?同意就点点头,不同意就走好啦!”

嘿!还别说琼缘这顿拍唬,还真起了作用。平平立刻“不闹”了,轻轻地点了下头。琼缘一看笑了,美滋滋地说:“嗐!这就对了,走随我一起去见我娘亲。”平平吃惊的问:“为何要去见伯母?”“让我娘收你为义女,这样一来既成全了你和杜公子,又可名正言顺的说服杜士祥老叔父。这叫一箭双雕,又叫一石二鸟。”平平犹豫未动,“这样能行吗?”“有何不可,大不了你也和我一样用“苦肉计”逼他们。看看谁心疼!”琼缘把眼一瞪说道。“是吗?你这丫头可真够狠的,敢拿小命儿开玩笑。真想气死几个才肯罢休呀!”平平和琼缘顺声音打量来人:见来人琼缘笑了,撒起娇说:“娘,娘!女儿就知道您这女诸葛定会在关键时刻、一鸣惊人。才不会不帮女儿呢!”薄夫人假意训斥琼缘:“行了,你这丫头,越来越胆子大了。敢以死相抗,为了婚姻要和自己的生父反目成仇。从古至今怕是再也寻不出第二个吧?”“是,女儿虽说刁了些,但也算逼上梁山。情非得已啊!不过还好娘为在场,没有受到伤心。女儿也不应算大逆不孝啊!娘,您说是不?现今儿已将此事妥善处理了,应奖不应责罚啊!娘一向恩怨分明,哪能冤枉女儿呢!”

琼缘的强词夺理让薄夫人哭笑不得,说道:“你还有理啦!快要名流千古啦!好了,快退一旁,我与平平有话要说。”“嗯!女儿遵命就是。”琼缘微笑着退到一旁,薄夫人拉住平平的手,语重心长得讲:“孩子,你母亲一向身体不好,幸得你这样一个孝顺女儿。我真替她高兴啊!想来你也不小了,虽未到成亲年龄,但定亲岁数已到。你父整日忙于行医,粗过女儿家心思。我这做伯母的看着心痛,儿若有意,即了终身大事,又救了伯母与你伯父的局面。伯母愿为大媒,这就差你伯父去找文豹说婚。若孩子你难办,伯母绝不勉强。绝不能委屈了孩子你。”“伯母,”平平感动的心里酸酸的。平日里薄夫人确实待自己如同亲生女儿,温暖非一朝一夕能聚集。想至此,平平鼓起勇气,大胆地说出心里话来:“伯母,我确实对……对……对杜公子一见钟情,只是……只是怕……怕……怕人家……”“你是怕杜文豹不同意吗?放心,我杨大哥早看出眉目,故意把杜公子请到他那儿问个究竟。一会儿答案就出来。”琼缘在旁插言道。她的胸有成竹让平平无话可说。薄夫人瞧了眼她,“就你好做-----程咬金。”“娘,女儿也是为好啊!娘又何必怪女儿呢!”琼缘撒娇的回答。

“你就依赖姨娘的宠爱、依靠我哥哥信由你,欺上瞒下。胆大妄为!也不知难为情吗?”琼缘等人看说话之人正是:丽婷,在她身后走来了杨逍和杜文豹。“又不关你的事,何来多管闲事儿?杨大哥,你看看你妹妹总是伶牙俐齿,偏偏喜欢欺负我。你给评理,替我好好管教管教她。”琼缘的步步相逼,臊得杨逍银面改“关公”。“好好好,你暂让一步。我有正事与姨娘讲。”

杨逍的话又会引出什么呢?请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