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八十回 进退难,无边草竟尽观散

义妖传 鳳燕 2879 2015-03-12 22:28:11

  书接前文:当事者迷,旁观者清。仁义为了一时的“义气”、信守承诺迫使琼缘血溅聚义厅。若无痴情郎:-----杨逍的真情打动,想必仁义后悔晚已。琼缘与杨逍之举动,足以证明其二人是:心系对方。使得聚义厅内无人不受感动。李俊头一个冲锋陷阵替琼缘求情:“大寨主,请开恩啊!小姐年幼,且痴心一片。众所皆知,她心以表。还请大寨主三思而后行啊!”五虎将“中”、“西”同步求情,二人抱拳当胸:“大寨主,消消火儿吧!压压气儿。人总不能太过于执着,做起事情还是灵活点儿好!”“是啊,我看小姐没有做错之处,敢爱敢恨,又有何不对?到时你胳膊肘儿往外拐,调炮往里揍。越老越糊涂,变得是、非不分,香臭不辨。”“西”说话一丝一毫也不留情,心里咋想,嘴上就咋说。瓮声瓮气地说话叫老头儿:-----仁义的火儿三起三落。“东”一看对“西”言:“二弟,你休要胡说。快快退下。”“大哥,我所讲无错,咋又训我呢?”“东”没理他,只向仁义微微一笑,施礼道:“大寨主,请恕我二弟有口无心,绝无顶撞之意,顾念他对小姐赤胆忠心,今日敢大言不惭,也属情有可原。还请大寨主海涵。”老仁义现在举棋不定了。手里的这桩“三哭殿”只把他逼的无计可施。老头儿双眉紧锁,强忍心中的怒、痛。脸上表情不言而喻。勉强支撑着:孔夫子搬家-----竟是输(书)的局面。

众家小将们也替琼缘求情,你一言我一语,使仁义处于六神无主之中。-----此情此景触动杜文豹,小将军是乘兴而来,而今却要败兴而归。可惜了自己历尽千心万苦的那一颗诚心,到头来却换得一片冰心。化为永无实现的泡影!可怜自己跋山涉水“鸳鸯梦”难成,谁料想:冷水泼头,凉飕飕。小公子眼里不容沙,见此景也只得打掉牙往肚里咽。“也罢,三个人难过,不如一人难受。”想来便主动出列,向仁义施礼道:“老伯,您暂请休发雷霆之怒,莫动虎狼之威。您请消消火儿吧!您请压压气儿!古往今来没有做父亲要逼死自己的儿女。婚姻虽说是您与家父先早安置的,但既不随人愿!也不要伤了和气。所谓姻缘天定,小侄在此求老伯收回呈命,那聘书与聘礼就当是零。待近日小侄回去,禀告家父,想必他也不会强人所难,乱点“鸳鸯谱”的。在此请老伯勿要在怪琼缘小姐。”说着他瞟了眼琼缘与杨逍。接着讲:“痴情种,世动几多情。为情动,牵挂记忆中。魂魄绕,无有红颜怜!萧兮兮,两茫茫,无线断思梦。自然乎!”一席话让杨逍面红耳赤,琼缘也觉得粉面发烧。

众人对杜文豹又是刮目相看。老仁义感动的热泪盈眶。急忙欠身离座,踉踉跄跄来到杜文豹面前,喃喃地说:“好贤侄,怪我仁义教女无方啊!失言了,失言了呀!请受仁义一拜吧!”“哎呦,老伯您这又是何苦呀?要折小侄的阳寿吗?吓死小侄也不敢呀!使不得,使不得。”边说边搀羞愧难当的仁义。

人啊!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得到的时候,不知珍惜;但若是失去了,才知忧愁。五虎将也个个热心肠,见此情景,觉得心里也酸酸的。尤其是“西”他眨巴着小眼睛,朝杜文豹一抱拳:“对不起,杜少爷。我是个粗人,先前说话不加思索,还请杜少爷不要往心里去。在此给杜少爷赔礼了。”“无妨,无妨,这位兄长无须多礼啊!”琼缘一见知道满天乌云散了,此时她像泄了气儿的皮球:“噗”支撑不住了。顿时间倒在杨逍的怀里,人事不省。杨逍心似油煎:“琼缘,琼缘!”大家也乱了阵脚,都围过来呼唤。老仁义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自责了:“快,快,逍儿快带她去治疗伤口。”杨逍点头但未把琼缘送到孙处忠的住处,而是抱进自己的屋中。五虎将和“黑太子”自是清楚内情,可其他人却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老仁义还以为杨逍是着急昏了头,一面让五虎将和“黑太子”去探个究竟。一面安排杜文豹的住所。可事到如今他心里还纳闷儿,“为何这么大的事,没惊动夫人:-----薄飞娘呢?真是怪哉。”其实哪能不惊动夫人呢!而是杨逍怕薄夫人有意外,自己用“睡眠掌”把她送入梦乡。“一波不了又一波,什么时候才能真太平啊?”老头儿心里胡思乱想。

安下他如何思索不提,再讲红狐仙:杨逍-----杨永孝。自己的双手依然鲜血直流,血滴滴答答地顺着十指缝儿往外淌。哥哥,你没事吧?”“黑太子”心疼地问。五虎将也担心的问:“杨大哥,你行吗?”“不碍事儿,先救琼缘吧!”他低头看看怀里昏迷不醒的琼缘,不顾一切地回答。

容等大伙儿到得屋中,杨逍忙下话:让五虎将为他把关,由“黑太子”在屋外放风儿。一切就绪,他才把琼缘轻轻放到床上,拉下帐帘儿,向琼缘的胸口用双掌轻晃。然后丹田一用劲儿,从口中吐出“狐仙丹”。霎时间,一道红光照耀整个屋子。紧跟着杨逍用双手托起仙丹,朝琼缘受伤处微微一击 。怪不怪,太神了,立刻鲜血止住,伤口愈合。连衣服上的血迹也消失了。同时他自己手上的伤口,也复旧如初。但五虎将深知他杨永孝可消耗了一定的功力。又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收回“仙丹”。用双掌在自己胸前静停了片刻……

他对琼缘的任劳任怨可谓: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真心托杜鹃。“哎哟!好悬啊!好悬变成霸王别姬啊!”“西”在旁又开起玩笑说。大家也没顾其发言,只是忙着照顾躺在床上的琼缘。此时她已慢慢睁开双目,精神恍惚的环视四周,又燕语莺声地问杨逍:“杨大哥,我没死啊?”“没有,有我在哪能让你悄然离去。”“琼缘我家哥哥对你一片痴情,你若再不珍惜,恐怕悔恨晚矣。”说话之人正是从外面进屋的“黑太子”。“西”眼珠儿一转,计上心来:“我说各位请静静,听我讲啊:我看小姐与杨大哥应及早成亲,以免总会节外生枝。我愿做这穿针引线之人,择一黄道吉日,及早周济他(她)们完婚。让这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早日终成眷属。”他的话众人本想一呼百应,但杨逍和琼缘却大大相反。二人执意反对,杨逍顾及琼缘年幼,对自己虽喜欢,却没有到应嫁之年。也未必晓得男、女成亲之“喜”。为了琼缘他宁愿在等三年五载。琼缘则想着玩儿,并无现在就成亲、做人家新娘之举。再加上“西”是在这莫多人面前,单刀直入。打开天窗:-----说亮话。弄得自己羞涩难当。“你,杨大哥让他们回去吧!我想好好休息一下。”说完琼缘闭上了眼,五虎将和“黑太子”知道琼缘心里害羞,便向杨逍告辞离去。杨逍哪能不想送?送到门口,“西”又开言:“杨大哥,我弟兄先告退,你呀!别送了,进屋求你的窈窕淑女,尽量让他和你快些成为夫妻。好让兄弟我喝杯喜酒,待来年生得一男半女,管你叫爹、管她叫娘,那我就成了叔叔啦!多美呀!哈哈哈……”他的憨言傻语臊得杨逍处于尴尬之中。“南”一瞧向“西”一瞪眼,气呼呼地说:“二哥呦!我说你咋就不能当回不言语呢?是不是怕谁把你当成哑巴卖了啊!咋是个爷们儿呢?应当成小女子。若是个女人啊,应属穆桂英:-----阵阵到啊!”“西”叫“南”这顿数落。有些不服,刚要争辩,“东”把脸一沉,“行了,没正事儿!都快走吧!”他一发话没有不听的。“黑太子”在旁边双手抱肩,对杨逍一笑:“哥哥,西大哥所言所说粗鲁……”说着他来杨逍面前,压低声音在杨逍耳边说:“可心却为好。哥哥你应及早抱得美人归啊!小心夜长梦多啊!请哥哥三思呀!”“去,去你的。休要起哄,快回去吧!”杨逍对“黑太子”当是不客气,边笑边说。“黑太子”笑呵呵地和五虎将回去。上哪?自是向仁义禀报琼缘平安脱险,现在安然无恙。

接下来又会有何奇事?请看下文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