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六十八回 富贵中留不住,温柔乡

义妖传 鳳燕 2320 2015-01-05 22:50:23

  书接上回:七殿下到府门甩蹬离鞍跳下坐骑,有仆人忙上前牵过马匹。牵至马棚,饮喂、刷洗。七殿下心中牵挂琼缘,便急匆匆奔向书房。再说琼缘此时此刻像只断了线的风筝,失去了方向。且杨逍和五虎将的“千里传音术”一声接一声,一语高一语。这撕心裂肺的牵肠挂肚,让人心儿怎能平静?尤其杨逍也已声明:薄夫人为寻琼缘已是急火上升,昏了过去。望琼缘速回……

母子连心,父子天性。这两句话一点儿也不假,琼缘虽玩略,却懂得恩情。养育之恩重于泰山,哪能让娘亲为儿多操无意之心。也就是因为她有一颗孝心,才有后来的:“还清缘----枝本洁来,还洁去”她自己折了阳寿,报养育恩;毁福禄还朋友义;断财运还七太子对她的一片痴情。也才有怒不可忍:三昧真火、火烧“哭丧棒”,一口唾液喷消“招魂幡”。把黑白无常的兵器摧毁,因而才闯下弥天大祸。为了保众兄弟,又是她把自己封为“活招魂幡”。让自己受尽夜行日忙、元神出窍之苦。可她无怨更无悔,因为她把“人情”都留在人间了-----这是后话,再表现在的琼缘坐卧不安,在这间书房是踱来踱去。有心想一走了之,又觉得对不起七太子。人家好心一片,自己总不能当作驴肝肺。让人寒心。因此她还真忍住了,在这太子府书房中,等待七殿下的到来。等啊,等啊!“这时间咋这莫慢呀?”她是越等越着急。扳不倒骑兔子没稳当劲儿。咋也坐不住了,急得她是唉声叹气。

好不容易才见七殿下急着奔着书房而来,琼缘兴奋地差点儿跳起来:“七太子,您没什么事吧?为何才回来呀?”七殿下看着琼缘那焦急的样子,皱起眉头问:“怎么,你等的时间长了些,有人待你不周吗?快讲,是谁如此胆大包天,天包胆敢欺负你?告诉我,我定拿他(她)试问。”琼缘退后一步,说:“太子言重了,在贵府谁都依从您的话。有怎么会为难于我呢!只是我在此等待太子心急,盼望太子您快些回府,小女子也好向您道声“谢谢”就此告别。我也要回家中了。”“这……”七殿下闻听琼缘之言真好似五雷轰顶。心中的舍不得、放不下,在眼神中全部挂出。脸上的无奈和不忍也涌现其间。“真的要走吗?还能再多留片刻吗?”琼缘聪慧过人又怎会看不出太子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醉翁之意不在酒。”到如今也只得含含蓄蓄地道述清了,想至此她是粉面发烧,轻启朱唇,含情双眸注视着七太子。言:“殿下,殿下待我恩重如山,只恨今生无缘。但若能相遇,我定报大恩。在此与太子殿下告辞了,望七殿下珍重万千。”说完跪地上就磕头,把七殿下心疼坏了,急喊:“快起来,谁叫你动不动就下跪的?还口称“您”听着太让人心酸了,快不要这样做。你叫我如何过意得去。”伸手把琼缘拉起,越看越是喜欢,眼睛一眨,眼珠儿一转;计上心来。

他用了旁敲侧击之法,来试探着问琼缘:“姑娘可曾听过【嫦娥奔月】的故事?”琼缘也灵机一动,借花献佛的说:“听过,太子何出此言?”“那嫦娥心在月宫,故而不肯离广寒。是吗?”“太子此言差矣,嫦娥姐姐虽在月宫,却心系后羿。从始至终,留住广寒宫,冷冷清清都是因为她心中装有后羿。”太子又说:“话虽如此,可后羿也已过世千年,为何她还是不肯离开广寒宫?就在这上千年里,没有遇到过一个再让她动心的人吗?”琼缘言:“太子有所不知,后羿虽说早已过世千年,但在广寒仙子:-----嫦娥的心目中,后羿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没有人能取代他在嫦娥姐姐心目中的地位。因此不管人间多么富有、多么了得的人物,英雄也无法叫嫦娥姐姐下广寒。她恨自己私吞不老药,对不起丈夫后羿。所以世世不再下凡,更不会忘记曾经与自己相爱、相依的大英雄-----后羿。自己永远是传说中后羿的妻子:-----嫦娥。”说着琼缘眼睛里沾满了泪花。一哭似海棠带雨,梨花洗容。七太子听着心凉,看着心痛:明白眼前的姑娘心中已有如意郎了,自己在追求也是无意。但一见她一哭,心似油煎。怎么这么难受。又问:“即是如此,姑娘可否留下姓和名?再让我护送你一程,出北门奔你家中。”接着太子又把城门口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琼缘。琼缘现在更是觉得,要欠一个难以补偿的莫大人情。

但无奈也只得应从。她对太子言:待到城门外一片树林中再道真名实姓。七殿下点头把仆人叫出吩咐守口如瓶,又把琼缘的桃红马和自己的黄骠马驹牵出。二人齐行走的是太子府的小门,此时已经是掌灯时分,万家灯火明。琼缘的心似长草,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回家中。七殿下更看出她是思家心切,“留的住人,也留不住心啊!”想到这儿七太子快马又加鞭,“驾、驾”。闲言少叙,二人不费吹灰之力,处至北门。太子的守卫兵们见到太子和一个官兵骑马出城,都大大方方的放行。书中再表这个官兵非旁人:就是琼缘假意打扮成一个当兵的。这就是七殿下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太子的守卫兵们都应和七太子之所作所为。因此才畅行无阻。

此一时也已到了城外,前方树林茂密。夜风飕飕,吹拂着月下这对少年美女。二人仰望天空,满天星斗。琼缘先开言道:“太子请留步,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就此留步吧!”“姑娘可否留下贵姓高名?”七太子眷恋难舍地问。琼缘打马纡回言道:“太子请听清:有情有义为我姓,王孙子弟居京城。绿草渠边无泉水,四海之内失娇儿。劝君多听吾一言,逐追何言意行走。”七太子紧勒马缰绳,思索片刻笑开颜:“姑娘姓“仁”名“琼缘”对吗?”“这……”琼缘闻得此言是大惊失色。心中暗想:“这七殿下的才华、和聪明之处,不低于杨大哥。年纪轻轻真是才高八斗啊!”

七太子自知琼缘的宿命不属于自己,但确信自己的宿命归于琼缘。乃至于到后来-----七殿下陷入情网,为情所困;二返进京,金銮殿直言犯君。这当然是后话,再说眼前:相见难,别亦难;心中万语千言,怎诉说这难暖的人间。相见难,别亦难;你带柔情万种,却离我近而远。近儿远……默默地暗祝平安,默默地道上祝愿。心绵在爱之间。爱之间,祝意中人儿梦中常相伴……

接下来如何?请看下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