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六十七回 人在花果山,心随取经路

义妖传 鳳燕 2225 2014-12-29 22:38:55

  前文书正说到:七殿下见琼缘忧心忡忡,急上前追问根由:“怎么啦?你在这呆得不高兴吗?是不是想家啦?你家在哪儿?快告诉我,我这就派人去给你家人捎口信,告诉他(她)们你现在住进我的府中:吃的是山珍海味;喝得是琼浆玉液;穿的可换成绫罗绸缎。这样一来你家人就应放心了,你在我府中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爱呆多长时间就可呆多长时间。若有哪个大胆敢怠慢,小心他(她)们的颈上人头。”太子的一番肺腑之言让琼缘更加想杨逍:-----杨永孝了。往日里这些好听之言全出自杨逍之口,今日却被萍水相逢、初见一面的七殿下倾心相语。面对七殿下的真情暗示,自己真是进退难。明知太子爷喜欢上了自己,对自己关心备至,宠爱有加。却不知应在这种情况下,用什么合适的语言来拒绝他的“相思一片”。故琼缘的脸上显出了难为情、和无奈何之样。对七殿下的一连串问话她是低头不语。太子也没往心里去,反而认为她是女儿家莫不开脸面,羞扭得难以直接表白。自己一笑又对琼缘说:“即是如此,我不便再相逼。你暂且留我府中,万不可私自出府,放心我绝无恶意。在这里我能确保你的安全,但若出得府门便难以相助啦!我的话希望你能明白。请你先留我府好吗?我要先去北城门走一趟。若风声不紧我依你回家,你看如何?”琼缘点头轻声细语道:“七太子小心,多谢太子的关照。请受民女一拜!”说着飘飘万福向七殿下要行大礼。七殿下忙把她拦住,“何来如此通俗,我最不喜欢别人对我这样相敬。疏远了太多“人情味儿”你也更不许称什么民女。都是同人类,有穷富之分,但并无贵贱之辨啊!为什么世人都要遵从这样庸俗之法呢?”“太子。”琼缘听得七殿下之言,对七太子更是刮目相看。本以为七太子也是个平凡的富贵公子哥儿,不想他却与富家子弟完全不同。

琼缘接着笑脸相赞:“太子说得此言,可见七太子心系百姓。真不愧为府门的四个字【与民同安】太子心胸宽阔,能容万民;心脑清晰能易民苦;且又武功了得,他日定能不负众望。”“你不仅有才有貌又有艺,且还心细胆大。但到那一日到来,你可愿留身影同君伴?”太子的话让琼缘又陷入矛盾境界。“太子把话扯远了,你还是速去北门吧!小心啊!”“好,你就在我这府中呆着,万不可出府啊!记住!”“嗯!我记下就是。”琼缘欲送太子,被七太子拦阻。他是令人牵过战马,认镫扳鞍飞身上马,离得府中直奔北门。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七太子到得北门但见城门紧闭,街道行人大量减少;且对过往行人都严加盘查。尤其是对年轻的姑娘,更是“细心考问”。七殿下看罢心中好笑:“父王啊,父王!你太过糊涂了。怎么越老越迷上了“色”字。姑娘如花似玉、又正是豆蔻年华,人家根本不喜欢荣华富贵。心清似冰,眼亮似水;能照透万物,看穿着庸俗的世态。理会透这不平的人生。您又如何奈懂这女儿家的心事呢!对您之言乃人家的忠心相劝,无奈您却当作“耳边风”-----听之不进。也罢,这样让儿更恨自己错生帝王家中,久等不到那份既平凡、又普通的真情。看着她的一颦一笑,优雅脱俗之举;瞧着她这一言一行,行动动人之靓,更想抛权富贵、做一对比翼鸟、化一双梦飞蝶。随她自由自在地永相依,此生无悔。”

他是怎样想,如何打算旁人都不得而知。却都认为七太子会大发雷霆之怒,来动虎狼之威。非把那个惊动圣驾,枪挑御林军的野丫头捉住不可。

单说七太子对大家的表情他是猜出八九。但也来个顺风扯大旗,就是兵法中的“将计就计”依然下令全城戒严,四处搜寻。可心中是哑巴吃点心:-----心里有数。把全城的百姓家中翻个底朝天也不会起作用的。那惹事的姑娘藏身自己的府中,谁又能猜中。如此一番安排、折腾,时间过去了一天的三分之二。到了近黄昏,日头西转,七殿下一看时间跎蹉得差不离儿了,这儿才下令收兵。让百姓们也好休息。城门戒备继续加紧,但任何人也不可扰民。他的话上至官兵、下至百姓无不挑大指赞成。万事具备了,自己才转身要打马扬鞭回府。但巧得很对面奔骑而至两名“传旨官”。见得七太子二人忙下马离鞍,跪地上磕头行君臣之礼,言道:“太子殿下可好?我二人与七殿下见礼!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免……我且问你们,你二人欲意何往呢?”这二位传旨官齐言:“回禀七殿下,微臣是奉万岁圣旨,要把此画像粘贴到四座城门的城门口。”“噢!不知是何画像?拿来我一观。”“是!”二人纷纷把手中的画纸呈给七太子。七殿下定睛观瞧,就是几张布告;上写着:因此女子野性难驯,镖打圣上,惊扰帝君;枪挑御林军且三番两次出言不逊,大骂天子。但朕念其年幼,故其家人;因而大赦此女。若有百姓见到,速报知官府或接下皇榜。朕定以重金作报酬。若哪个大胆敢抗旨不遵,私藏、包庇此女子,孤王定斩不赦。上写千、下缀万。布告中所画的姑娘,就是自己所救回府中的那位“九天仙子”。看罢七殿下假意让二位传旨官去其他三处城门粘贴此告示,自己假装留一张替二位传旨官粘贴这北门。传旨官自然不知七太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还高兴地口称千恩万谢呢!

七太子看着二位传旨官的背影,嘴里“哼”了一声!把这手中的布告递给了心腹之人。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话一点儿也不假,七殿下的这些官兵们,个个都和七殿下一个鼻孔出气。一个个都是十八岁以上、二十五岁以下,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们。特好意气用事。对眼前的太子是唯命是从,甚至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一个叫小乐子的当兵的跑过来接过告示,朝其他人一眨眼,说:“走,哥哥、兄弟们都跟着机灵点儿,贴告示去。”太子见了心欢喜,知道这个小乐子是话里有话。要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因而一笑策马扬鞭奔自己的府中而来。

要知后文,请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