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六十四回 黄衣公子,巧遇薄命女

义妖传 鳳燕 1730 2014-12-09 22:07:09

  上回书说到:天不怕、地不怕的琼缘,她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小马乍行嫌路窄;大鹏展翅恨天低。越闯祸越大,可自己却不以为然。枪挑“御林军”,飞镖打“真龙”;还敢用以假乱真的诈术瞒天过海-----现在回想也是洋洋得意,一点儿也不觉得大祸临头。只是有一念头:想尽快甩掉这些厌烦之人。为此她是快马加鞭,马不停蹄。在这条大街上尘土飞扬。吓得百姓都快速闪躲,事儿也凑巧,正好这大街道又横冲直撞杀出了“程咬金”。此人也是骑着宝马良驹。马名“闪电黄骡驹”。在马上端坐一员将,来人膀宽背厚,扇子面身材,细腰乍背,双肩抱拢;跳下马来,身高过丈。再瞧他脸:面色黄白,额头上长着一道红色竖纹。重眉大眼,鼻直口阔。头上戴着浅黄色公子巾,身穿浅黄绸锻公子氅,大红中衣,足登粉底靴。肋下佩带三尺宝剑,在鸟式环得胜钩上挂着一对斗大的黄金锤。这对锤不知用了多少遍金水,走的金光闪闪夺人二目。看这位公子的年龄也就在十六七岁-----他的马也是风驰电速。闪电般到了琼缘的马前,“咯噔”一下急扣镫停马。“吁!”旁边的老百姓离老远就看出“他”啦!人家往两旁一分,有人小声儿说:“是他来啦!”谁啊?书中交代:来的这员小将非是旁人,乃:-----七太子是也。

咱在此必须说清楚,他可不知琼缘枪挑御林军、飞镖伤皇上、最后使诈冲出重围,等等后事……在那个年月科学没有现在发达,信息更是以“飞鸽传书”、“鸿雁至信”为首。书信流行至通,因此面对胆大刁蛮的小丫头:-----琼缘,七殿下是毫不知情。反而以礼相待:“姑娘让你受惊了,都怪这畜生野性难驯。险些伤到你,为此“黄”(指皇字)某表示歉意。请姑娘原谅啊!”说着七太子甩蹬离鞍下了马,向前进走几步。正好与紧勒战马忙刹缰的“惊弓之鸟”-----琼缘,马打对面,人凝四目:七太子看了个清楚,心中暗暗赞爱她:美娇荣胜西子,貌出众盖人间。脂粉佳人万千,难觅此女夺魁。”同时琼缘也羞红粉面,添红霞;近瞧面前这位彬彬有礼的少年郎;傲武英风赛杨逍,风度翩翩美少年。真如金童下凡,哪咤转世。年岁比自己大不了一两岁,气质却压众人千万。

此二人郎才女貌,让百姓禁暗中称赞:“真是天生一对,地配造的一双。怎瞧怎么般配。”正这时琼缘的桃红马“嘶鸣”不止,常言道:马通人性,好马长鸣比君子。琼缘一下子想到了身后的追兵,难不成是追兵要到了,才会使这马长鸣不止。她是紧拽缰绳,但不起任何作用。七殿下见此景,伸双手来拉琼缘的马。这可坏了,此马烈性难驯,殿下双膀一用力:“嘿誒!”一声大喊算是勒住了桃红马。琼缘在马上点头道谢:“谢公子,帮了大忙。但小女子遇到追兵,望公子速速离开,我也要再战一场。免伤公子,请公子快走,勿受牵连。”那七殿下听了是哈哈大笑:“哈哈哈……姑娘你莫怕,我看谁有这大胆:敢在京城天子眼皮底下撒野?”“公子,你快走吧!”说完琼缘从鸟式环得胜钩上摘下“银花枪”,就在此等待追兵,想二次决一死战。七殿下也认镫扳鞍飞身跨上“黄骡驹”。“有我在你放心吧!”琼缘一听可着急了,生怕这位公子因自己受到连累。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所发生之事对他讲了,告诉他追杀自己的是:-----堂堂御林军和当今圣上。琼缘这莫说是想让七太子知难而退。所以她才大胆地对七殿下说:“公子有所不知,要追捕小女子得非是普通百姓,而是“御林军”。他们是受皇上口谕,是这莫这莫一回事……”他就把路见不平,双枪救老翁;枪挑御林军;以诗骂圣上,飞镖伤君主;最后诈虚逃生至此的经过,简单介绍了一遍。

七殿下不听则可,一听气得银牙咬得“咯咯”响。暗道:“父王您可不对呀1怎能光天化日,以身试法呢?纵手下人为所欲为,不顾百姓之死活。不顾社稷之安危。如此下去民心何在?不行,父王之错,做儿子应代改过;岂能继续害人。”想到此他是狠劲儿一拉琼缘的马缰绳,嘴里喊道:“姑娘你不要误会,快随我逃走!”琼缘现在倒是被能蒙了,本以为说出真相会让对方的公子怯怕,不成想人家会仗义出手。此举令琼缘深为感动。“黄公子,你这是何苦呢?”“天下人管天下事,可况姑娘所作所为并无错啊!帮点儿小忙也是举手之劳,姑娘又何来辛苦二字啊?”“这……”“诶!姑娘暂不要多言,请速与我离此地。”“去哪里?”“姑娘你就别问了,自是安全之处。”就这样二人一前一后快马加鞭,顺大街拐小巷,走了不远又拐了一个十字街口……

预知到哪儿了?请看下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