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五十五回 探枯井,凤栖梧桐

义妖传 鳳燕 5943 2014-11-18 23:11:45

  前文书正说到:大寨主:-----仁义等人的到来,那他们又是怎会赶到呢?

还得倒过来说:杨逍、薄夫人等人随二将看望突发生病的琼缘。自他(她)们走后,大寨的聚义厅串铃忽然纵响不停。仁义一拍桌子喝问:“何方有事?”三当家的:白天顺查验则言:“大哥,乃贤侄女儿:-----琼缘之书房中的串铃儿,被人触动。因此才引动了机关。想必有人犯了埋伏,引火上身了。故而劝大哥应尽早安排处理。”听罢此言仁义心里实在不踏实,老头子手捻胡须立刻站起,下令速去琼缘的书房(院落)观个究竟,查个仔细。

但还是晚到一步,自己的女儿在老头儿眼前活生生地坠入枯井。见此景哪能不让人心痛?那股撕心裂肺的难当让仁义想到了:“世上的儿女真是其父母的要账人吗?是前生的冤家?”老头心里越想越心似油煎,想到了自己与夫人苦心积虑,呕心沥血苦苦地栽培。实渴望他能成龙化凤,孰难料竟是个出头草,处处不让人省心。尤为夫人更是为她操碎了心,满月的脸上添了多少皱纹。燃眉之急、刻不容缓老头让大家都先静下来,自己要亲自下去。杨逍:-----杨永孝大步上前阻止:“姨父,您老人家暂请在此与各位前辈们、众家兄弟们稍安勿躁,让逍儿:-----我去探个究竟。”说完杨逍向众人一抱拳,表示礼数。紧跟着他要入枯井,夫人与仁义哪能放心。二老千叮咛,万嘱咐。最是夫人泪花滚滚:“逍儿,你要小心啊!”“哥,当心!”“是呀!杨公子井下虚实未定,万望多加小心。”百合姑娘也甚为关心杨逍。五虎将除“东 ”外,其余四位也要依随杨逍同行。但“东”朝他四人一瞪眼,言说:“四位贤弟,都勿要称好汉、做英豪。此事只我一人与杨大哥同行,其他人都在上面静候佳音。若其不听从,休怪本人无礼。”说完又瞧了眼“西”、“南”、“中”,实则在暗示他三人不要意气用事。接着又对杨逍笑着说:“杨大哥,你放心小弟以人格担保:琼缘小姐福大、命大、造化大,才不会有什么危险呢!她定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的。”杨逍有些不解,可又不便深问。只是相对一点头,意思是相信了“东”的话。

此二人便纷纷跳进枯井内。安下上面的人静候佳音不提,单表这枯井中的杨逍和“东”。俩人是一狐仙,一鬼魂。一个有情,一个重忠。那有情的情深意重;那重忠的忠心耿耿。待到其井底二人定身四下巡视,这才叫来的早,不如来得巧。正好赶上一条大黑蟒蛇要吞食琼缘,那“东”忙言:“孽畜还不住手!更待何时!”杨逍正欲急出手相救琼缘,那条黑巨蟒蛇“哗”的一翻身,来了个鲤鱼打挺。“诶!”了一声变成一个漂亮小伙儿。这小伙儿长得真不错,就是从头上到脚下一色黑。小伙子先向“东”见了礼:“大哥,一向可好?小弟这厢有礼了。”跟着又朝杨逍一笑,抱拳拱手,言道:“哥哥,你还认得小弟吗?”杨逍一见笑了,认出了来者:-----正是前文书在杨逍与丽婷回家探母祭父,之际所见到的“黑太子”。当日两人谈得十分投机,但因琼缘的千里传音术,叫五鬼带丽凤速回荒草山,才使杨逍不得不急回转。辞别时让“黑太子”代替杨逍兄妹向青莲告别。可洪姑三娘子却言不久后他二人定会再相见,不想今日在此枯井内得见。自是高兴。

之余杨逍把受了惊吓的琼缘带了过来,对“黑太子”说:“贤弟,你险些误食了她-----琼缘。”接着又跟琼缘说道:“琼缘刚才是场误会,这就是我昔日与你所提的“黑太子”。未等琼缘先搭话,“黑太子”风趣地笑着主动先言语:“嘿!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早就听得我家哥哥常提起琼缘这个名字,说什莫千般好来,玩伴美。却恨难以相见,谁料到今日在此枯井中能一睹芳容。先前的莽撞之处还望嫂夫人休怪,小弟也与你赔礼来了!”说着话他是看似真的要施礼。哈腰点头像回事儿似的。琼缘不识真假只得以礼相还,飘飘万福。“严重了,自是一家人,又何须多计较。“黑太子”快请速起。日后……”她的话还没说完,那“黑太子”便“噌”的一举手,但只见这井底顿时间飞出了“银凤凰”。就是那棵“银梧桐”的化身,在这井中飞跃一圈,眨眼间此井中银光闪闪,照如白昼。“黑太子”笑嘻嘻借光亮打量面前这位能表哥:-----杨逍,痴迷失魂的美婵娟。不看则可,这一看他是神魂颠倒。但只见这姑娘生得豆蔻年华,兴是大好青春。仙女的脸,芙蓉面;眉细秀柳叶,杏目传神又把那水灵灵透;鼻如悬胆,樱桃小口。头发飘飘若瀑布般。魔女的身材能把那帝王的魂儿牵。“这……”他是苶呆呆发了愣。真好比木雕泥塑般。琼缘见了后退几步,向杨逍言:“杨大哥,他……”杨逍也有些好笑,“琼缘你勿多心,我这兄弟不是坏人。”说完又轻轻拍了下“黑太子”的肩头:“咋啦?见到漂亮的姑娘就变成这样子,日后看你还如何见人!”

一句话点醒着梦中人。“黑太子”有些不好意思,便找个台阶下:“哪能呢,让哥哥、嫂子见笑了。小弟是见到的姑娘多如云,但难有像嫂子这样美貌胜天仙的。哥哥真的艳福不浅啊!岂能不让人羡慕!”“东”在旁搭了话:“啊!兄弟自已幻化成人,就应入乡随俗。哪能嫂夫人长来,嫂夫人短的;我家小姐与杨大哥并未成亲。以后称呼改一改。”“那我应如何称她?”“就叫她琼缘好了。”杨逍细解释了一句。“好了,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依哥哥们所言。”说完又问琼缘:“不知琼缘你为何要来扣我的双眼?挖我元灵?”杨逍和“东”听了都为之一愣,问琼缘:“琼缘这是为何?”“小姐当真如“黑太子”所言?”“不是这样的,是这么一回事儿……”她就把经过原原本本地讲述一番。这时“黑太子”和杨逍、“东”才听明白了。

那位说到底是咋回事儿呢?他们都明白了,可读者还被蒙在鼓里呢!是这样的:前文书我所提到琼缘性子急,追“银凤凰”跳入枯井。也就是一前一后的功夫,等她到得井内双脚着地,却见“银凤凰”突然消失了。迷蒙中暗无天日,只见到前方近处有“两盏绿灯”。琼缘一则是心急找“银凤凰”,要捉其问出那九个喽兵的下落;二则是被井中的黑暗所吓到。因而想快些找到亮光,照亮一下周围环境如何。故而才抱着一线希望,兴冲冲地来到两盏灯面前,毫无防备的大胆伸手来取其当灯打,想照亮一观。但不动还好,这一举动大惊动了这两盏灯的主人:-----“黑太子”。其实哪来的什么灯啊,就是这“黑太子”的一双蛇目在发亮。琼缘年幼又好动,才不会多想什么危险不危险,此举让正在养神修心的“黑太子”十分不悦。心想:“谁敢如此大胆,到太岁头上动土。活得真是不耐烦了,得好好教训一下。让她知道什么叫流萤扑火自取灭亡。”想到这儿它那野性爆发,一张大嘴用力要吸食活吞琼缘。此变化像是做梦,让琼缘大吃一惊,慌忙用了个千斤坠,使自己身子发沉。那“黑太子”才没能得逞,但它却为甘心。又用了用力继续二次发起进攻。这回若不是“东”和杨逍及时赶到,那后果定是可想而知。听完琼缘的“历险记”,杨逍又问“黑太子”怎会到此枯井中?

这位“黑太子”也谈笑一述。他原本想去处理好自己的事,再去找杨逍继续畅谈心语。可洪姑三娘子告诉他,再等两日到荒草山琼缘书房之院落,的那口枯井内隐身。单等那打井人把枯井打开,再抛头露面不迟。“黑太子”依三娘子的忠告两日后才出行,临行日三娘子又送上一对上好的宝物:-----“银梧桐”。让他将其带着同到井内修炼。但一到那井被开,便将其投出放置地面,等它的主人来收其归顺。不想今日让“中”、“西”两将去打枯井,才得以让这“银梧桐”出世。这就是以往的经过。杨逍追问“黑太子”:“为何当日我与妹妹同行时,母亲她老人家未曾相告?反倒又劳兄弟一程?”“黑太子”哈哈大笑:“哈哈……哥哥外号小诸葛,难不成没发现其中奥妙之处吗?此物非懂人情事理,哪能顺你的手。伯母她老也是良苦用心,不带私心。想让其真正的主人得它如虎添翼,如鱼得水。以应日后之大作为。此乃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生怕哥哥重儿女情而动私心,误事道天机。引来祸根,日后无能收拾。因此才叫小弟又来一程,重复一遍。”

琼缘皱眉不解地问:“那为何“东”大哥能知一二?”“东”忙解释说:“非也!小姐你误会了,我才难摸透呢!只是你的年龄,在此与你的突发怪病惊醒了我。想起当日我弟兄受阎王所派,到人间特为寻你、保护你。临行之日曾有位道姑,穿白着素,看似仙风傲骨的。她到地府来找阎王,当时说话并未避我。大致的意思是:把你上世的什么兵器幻化为“银梧桐”。待时机成熟,再由“银梧桐”转回你原有的宝物。任你呼唤应用。”“那即是如此,它却为何不听我的话?反而凶残的很,大开杀戒?”琼缘的疑问让“黑太子”双手抱肩,在旁发了言:“琼缘姑娘,那要看你的本领如何了。”“怎讲?”琼缘问。“黑太子”又接着往下讲:“若能收得这“银梧桐”者,非天上凤不可,”话刚说到此,杨逍也问道:“贤弟你所说的天上凤指何?”“黑太子”笑着解释说:“哥哥莫急,这天上凤,有两种:一种为人间的皇凤,也就是娘娘;另一种为天庭的公主或玉帝的亲眷们。当然都必须是女子。而今日的天上凤必须配得上此“银梧桐”。琼缘姑娘虽说美貌绝伦,但若无才华、胆略、机智、伸手和真正的胜人之处,是无法收得了它的。”“黑太子”的一番话让琼缘好斗、好强心,又逞了上来。她言:“真的嘛?区区一“银梧桐”能奈我何!才要试试,非要收其为上好兵器不可。”

旁边三人都看出琼缘的逞勇好胜心理。杨逍一把将她拉住,“你呀,又要逞强。此事定不是轻而易举的,不可掉以轻心。”“黑太子”看出表哥:-----杨逍极为疼爱琼缘。就又细讲:“哥哥不必挂牵,琼缘若想一试也未尝不可。但做兄弟先通风一句:想让此物归主,非“天书”现世方可。也就指非找到看得懂“天书”之人,才能担当此重任。”一听这话“东”笑言:“黑兄弟,看来今天非要凤栖梧桐不可啊!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着目光落到了琼缘身上。“小姐,该到你出手了。”“她……行吗?”“黑太子”对“东”的话半信半疑。“那就让我用事实来说话吧!”说完琼缘身子腾空而起,来了个“嫦娥奔月”直奔那在头顶低飞的“银凤凰”。此“银凤凰”见有人要收它,它可不干了。扑动翅膀直冲琼缘的头部,意思是说:“我不要你捉住,先用翅膀拍打死你;用我的嘴啄死你。”但面前的琼缘手急眼快,与此同时脑子里早想好了“黑太子”所提醒的才华、胆略、机智、伸手和真正胜人之处。以及那“无字天书”应如何发挥其优势?如何应用?在心里做好了一连串的妙想假设-----这真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故而在这“银凤凰”发起攻击的瞬间,琼缘用了天书的“飞针之术”。看出“银凤凰”的两翅就是那棵“银梧桐”的树干,其羽翼便是树枝;脖子及胸部就是那“银梧桐’的主干;双爪便为树根。那头更是主要定为树的心脏。双目为年轮。这些都分析清了,她才敢轻易接招。见“银凤凰”要用双翅来拍自己的头部,就猜出它下步定会再用嘴巴来啄自己的双眼。其为死穴,由此可见其性多残忍,因而这更加深了琼缘出手不留情,定要收它的决心。

这样一来,可坏了:琼缘即用了‘飞针之术’又在空中用了杨逍所教的-----醉拳。所谓人醉心不醉,样醉意不醉。把八仙醉迹用了个精彩再现。“黑太子”在旁双手依抱肩这莫一观敌,倒吸了一口冷气:“咝!”心中暗想:“怪不得我家表哥为她动了凡念,眷念不舍,心甘情愿。今日里一看真是与众不同。不光外表秀气清艳,这功夫、胆略更是巾帼不让须眉。看样子如此下去这“凤栖梧桐”非她莫属。”同时杨逍也替琼缘高兴,用眼角之余光偷视“黑太子”,心说:“哏!表弟看你这条冬眠的蛇刚睡醒,见识太过浅啦!琼缘虽玩略,但非等闲之辈。她的本领要有比我胜强之处。怎能是只纸老虎呢!”“东”心中有数,小姐这叫孙悟空吃桃子:-----十拿九稳。他们这叫各揣心腹事,尽在不言中。

再说琼缘这一打“醉拳”再加上用的天书,这只“银凤凰”可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了。琼缘用上了曹国舅仙人敬酒锁喉扣,直捉“银凤凰”的脖子。(指喉咙)“银凤凰”一个躲闪不及,正被琼缘左手扣住咽喉,右手也没闲着伸出食指和中指,要戳它的双眼。这一招叫做“二龙戏珠”。这回那“银凤凰”可真怕了,立即化为原“银梧桐”。再看琼缘所扣的“银凤凰”咽喉,正是这“银梧桐”最粗壮的大树干。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要戳处,便是这树干中的年轮。现在它化为“银梧桐”更是为自己起了保护作用。

琼缘眼前所面临的挑战更是像《烈火金刚》中的肖飞买药-----要智、勇、胆、武齐出了。再瞧琼缘冷笑道:“孽畜,还做无意的挣扎,真是找死呢!”说着她继续用力扣树的主干。但这回无济于事,反而像扣在石头上。把她的右手手指都扣疼了,一赌气把脚一跺,气呼呼地说:“算了,我既是收不了你就由你去吧!不管了。我还是回地面上吧!免得在此甘动怒火儿。”这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在场人都“诶!”了声,尤其是“黑太子”心中本来刚刚佩服琼缘,但这一番泄气地话,立刻又让他起了反感。暗想:“看来精于其表,却败其内啊!人啊都是左怕右怕的,杂念太多。怎能成大事。唉!还是不要太高估她了,也是普通小女子。不足为奇。”正在他要打退堂鼓时,琼缘“呼”的一下,来了个“罗成的回马枪”。冷不防地用上了黄龙大转身,嘴里还喊了声:“在这吧!”话到手也到,在看这“银梧桐”被琼缘左手、右手相合的“五福令”牢牢地扣住了。这“五福令”就是她手腕上的双印。也就是“东”、“西”、“南”、“北”、“中”的呼唤牌。这回以假乱真的虚实并进,总算让“银梧桐”上了当。这才成了瓮中之鳖。在想抖威风好比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浑身本领也无处施展。片刻又化成了一对“银枪”。

这下“黑太子”对琼缘真是心服、口服、外带一百二十分佩服。甚至心生爱慕。“东”和杨逍都为琼缘喜得宝器而庆幸。琼缘不费吹灰之力把这对宝枪捡起,一手一杆擎着打心里欢喜。太不知为何这对枪一个劲儿地往一起合拢?琼缘也身不由己归随其枪。转眼见双枪聚到一处。再看一道银光,光芒四射。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这枪的耀眼之光逼得众人只得一闭眼。可容等再次睁开双目时,那九个喽兵不知从何处而来,一个个像是做梦刚想的样子。“呵、哦……”连个不断。揉眼瞧到杨逍、琼缘等人,九个喽兵下得慌忙跪下,磕头不断。说:“小姐、杨公子,饶命啊!小的们贪睡,才醒来。请小姐、杨公子饶了小的们吧!下次我等再也不敢了。”“饶命啊!小姐。”闻听此言众人都笑了。清楚这“银梧桐”并无恶意伤其性命,只是要引出自己的主人:-----琼缘来。

接下来杨逍用千里传音术把那四将(指“西”、“南”、“北”、“中”)也呼唤下来。由他们把这九个喽兵带出井中。剩下一个“东”背起。杨逍伸手把琼缘抱在怀中,飞身出井。那“银梧桐”所化的银枪由“黑太子”带出井内。

枯井上现在挤满了人。仁义夫妻正在眼巴巴的望下瞧着,这会儿总算盼得捷报归啦!到得地面真是惊喜交加,杨逍把经过简单地介绍了一番。但咱得说清了这里虚实并兼:实则为琼缘如何收得“银梧桐”为兵器;虚则是关于“黑太子”的身世。杨逍只说是表弟,是父亲的远方亲戚。因来找寻自己,也勿被“银梧桐”所捉,藏于井内幸得救。才能相聚。对他的话仁义夫妻自是坚信不疑,那旁人更是不会起疑心。

这件事就这样平息了。要知后事,请看下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