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五十四回 机关触动,银梧桐问世

义妖传 鳳燕 3087 2014-11-11 22:49:36

  上回书正说到:大家刚想放松一口气儿,可就在这么个时候,又出事儿了。这屋中八仙桌底下,西北所连的串铃儿突然想起。响个没完。在外间屋里坐的五虎将和孙处忠,及里间屋中的平平、飞娘、琼缘、杨逍都心又打了颤,真不知又是为何。

这事让屋里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惊。薄夫人问:“五虎将你们可触动了机关?”五虎将齐声说:“没有啊!夫人我们也正纳闷儿发生了什么事?”琼缘问:“五位哥哥快看看声音来自何方?”“东”说:“小姐,是西北方向。”“南”补充说:“对,小姐我大哥所言正是属西北-----您的书房方向。”“来呀!快与我查个清楚。”琼缘话音刚落,从院外跑来两个喽啰兵:“报……报夫人、小姐,可了不得了,小姐你的书房出大事了!”“何事?快讲。”琼缘忍着身体不适,急开口问。两个小喽啰兵接着讲:“是,小姐是这么一回事:您的书房院内也布置了机关埋伏,小的们都清楚。依老样子我们共带了十一人到那院巡逻,但不成想今日刚到那院,一件怪事发生了,”“弟兄们当时到那棵大柳树下坐坐歇歇脚,可才到树边,发现院内的枯井旁不知何时、又长出了一棵树来,”五虎将听到此,打断了两个喽啰兵的禀报,“东”说道:“慢,两位兄弟先不要讲,我来问问你们:时方才所言的树,可是怪树?它长得像梧桐,却点缀了无数银光闪闪小银色花朵。时飞时落,依风吹拂。”两喽啰兵闻言大吃一惊,慌忙问:“敢问“东”将军您可认得此树?”“东”又说:“以前略听老人们讲过。”喽啰兵又说:“那太好了,那九位兄弟应能救活了。”琼缘听喽啰兵讲出九位兄弟的事,急得火撞到顶梁:“快,别在这耽搁,边说边走。你兄弟与我们头前开路。’说着众人一个个都起身随琼缘欲去出事地点。“东”忙一伸手把大家拦住:“慢,各位都小坐片刻,待二位小兄弟讲完真相再去不迟。”“还要稍安勿躁,快是来不及了。等他们就讲完了,那九位弟兄只恐怕性命休矣!”琼缘面带怒气,粉面发白,她的话在五鬼心中就是皇上的圣旨。但今日“东”却坚持自己的说法,严肃而认真的劝说琼缘:“小姐,请相信在下,我绝不打没把握的仗。事儿不会向小姐所想的那样复杂难解。”其他四鬼也劝说,但他们更为聪明,用了千里传音术:“小姐你大可放心,有我们弟兄在,天塌下来也无碍。”杨逍看看实际应成熟了,才敢当众开口对琼缘讲:“琼缘,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琼缘看了看大家无奈又让两喽兵接着往下讲,大家伙儿又只得各回各位。坐好了听着,那两喽兵说:“那棵怪树的确是像梧桐树,就如”东“将军所言它满树银色小花,耀眼夺目。光芒四射。兄弟们出于好奇,便上前去看的看、瞧的瞧;有几个粗傻之徒,竟伸手摘得几朵。但花朵才到手中,那弟兄们便疼痛难忍,细看手中并无花朵而是满手荆棘。顺手流出怪味儿的血气,时间不大那九人就原地动弹不得。且痛苦之声不停。”“没错,他们一个个唉声叹气。苦不可言啊!还请小姐您、夫人,众头领快速定夺呀!”

众人一听“哇!”开了锅了,都知道这事儿太蹊跷了,难以让人相信,光天化日之下会有如此怪事发生。“东”向大伙儿又讲道:“各位不要紧张,世又古怪之事,定因古怪之人;物又古怪之作,定成古怪之用。只要找到收其的主人,就再难也定会马到成功、水到渠成。大家不必担心,无需顾忌。”说完他又看了看众人,最后把目光落到了琼缘身上。笑着对琼缘讲:“小姐,只怕此事,还要小姐您亲自去才可一棋定乾坤啊!”“西”也说:“想起来了,非琼缘小姐莫属。”杨逍替琼缘担心,问道:“此话怎讲?众弟兄若能代劳,我愿为琼缘试上一试,走这一步如何?”“东”摇头说:“杨大哥严重了,若能替代,我等理应当仁不让。但非如此,只得按天意安排。在此还请杨大哥多多见谅。”琼缘上前安慰起杨逍:“杨大哥,放心吧!才不会有事呢!我行,真的。”“琼缘。”“西”一见琼缘和杨逍这相互关照劲儿,便又来了玩笑话:“唉!真是小两口打架不用愁,一会儿解气一会儿和,一会儿好来一会儿乐。”他的话把琼缘气得,朝他发了言:“西大哥,快与我头前开路!”“西”一看琼缘发了话,赶紧收起打趣逗闹的面孔,一本正经地与众人直奔西北-----琼缘的书房。也就是发生怪事的那院。

这院落在春风的吹醒中,换上了嫩绿的新装。从新打扮一年的美景,虽说正赶上青黄不接的季节,但“风吹杨柳千门绿,雨滋桃杏万户红。”这样的场景却留恋春华,甘愿悄悄入微境。昂首抖胆斗春风。此景若不是节外生枝冒出个“银梧桐伤人”,定会把赏春者团团迷住。任而诉说笑闹声,谈言论语阔致兴-----但今非昔比,众人心不在赏阅风景,留恋其景的境界中。匆匆忙忙来到其院,俩小喽啰兵用手一指,说:“小姐,各位快请瞧:那棵银光闪烁,夺目耀眼的树就是“怪树”。大伙儿与琼缘都一睹其物,“看样子不像是个招风揽火的坏树,却因何要无理取闹?在我书房外作怪?”琼缘指责这枯井旁长的“银梧桐”大声呵斥它。大树根本不解其言,杨逍又说:“常言道:草木也知愁,润滑竟白头。你来此地不应忘了主、客之礼,哪能后来者居上?做了地上主。还大开杀戒,岂不闻入乡随俗,礼让三分吗?”大树反倒对杨逍十分不满,把银色的小花摇晃个不停,意欲要像伤那九个喽兵一样,也把杨逍等人伤着。那谈何容易,美丽梧桐树银花轻飘,却拂不到杨逍与五虎将那出神入化的武功。

白白地浪费了无数花朵,“嘿!你个死破树,别在作怪啦!快把你的法术收了吧!丢人。”“西”不管场合地点,嬉皮笑脸的性格永远不会改变。可身旁的琼缘却像被磁铁吸引了一样,眼神都不错地看着这“银梧桐”。“缘儿,你怎么啦?”薄夫人在旁不安地问道。“没什么,娘您放心吧!女儿才不会出事呢!”琼缘边说边想到“银梧桐树”跟前去瞧个仔细。杨逍看破琼缘心思,急一把将她拉住:“琼缘不要鲁莽行事,小心它非等闲之物。切勿慌手慌脚。”杨逍话刚落地,五虎将“西”、“中”便出手而对“银梧桐”。不成想二鬼虽力大、身法快,却无能近得到它身上。此树只将其树叶摇动,花朵片片随之而落,夺目的光芒射得二将匆匆收手。后退数十步,“这……这到底是何怪物?大哥、众家兄弟此树它吸人胜磁铁。”“对,“中”也道:“大哥,到底应如何收服这银梧桐?”“也不知那九位兄弟身在何处?”薄夫人牵挂着问。杨逍心里一翻个儿,想起那也是九条人命。小伙子火气按压不住,“噌”的一下,一个箭步跳到“银梧桐”近前,伸左手展右臂;使了个大鹏双展翅,来击“银梧桐”得两主枝干。却不想杨逍的双掌也出去了,那“银梧桐”的树干,在杨逍的手掌似沾着没沾着地一刹那,突然化为一只“银凤凰”。而那梧桐的两主干就成了两只翅膀。瞬间凝结了杀气腾腾的魔变,回招拍动向杨逍发起了反攻。杨永孝一见不好,忙快速来了个仙人指路;那“银凤凰”一见对方的手指向自己的喉咙。它也猜出来者不善,便缩头曲飞向杨逍得双腿直扑,杨逍真不含糊,又来了个旱地拔葱。那身子腾空而起。紧跟着他杨逍使了个连环三踢:醉荡步 。这是醉拳的招式之一。此凤凰再想躲那可真是不易,但它还是拼命挣扎,可最后一脚一踢到了其身。重重地落了个牢牢实实。耳轮中只听得“啪”一声,把“银梧桐”重重地摔在地上。但却没落实,一翻身又被那口枯井中的,一股黑烟搭救入井中。

“这可坏了,杨大哥它要跑了。”琼缘急得音儿都喊差了。“不能放了它,那九名弟兄生死未卜、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说着还没等大家表态呢,琼缘这个任性丫头便当起了“领头羊”,随“凤凰”入枯井。杨逍和众人都急得直跺脚。“琼缘”、“缘儿”、“小姐”这顿喊呦,乱成一锅粥。“发生了什么事?夫人,缘儿咋样了?”大家一看来的正是大寨主:-----仁义。后面跟着三当家的:-----白天顺、和白冰儿、张英之子:-----张天乐、丽婷及新来的穆百合姑娘。还有就是大小头目、喽兵、丫鬟紫燕等人。

他们是怎莫到的?请看下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