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五十六回 高兴之余,一宗不了又一宗

义妖传 鳳燕 1318 2014-11-21 09:43:44

  “忍”字心上一把刀,劝君莫要做莽撞。处事为人多考虑,周细未必是错误,平安二字值千金,清淡一生才是真。这几句闲话不是平白无故地说的,事出有因;不信您可以接着往下瞧这个“耍性子’的琼缘又会闯出什么祸来?接下来一连串的事会一、一做解答。

书归正文:再说琼缘因喜得“银梧桐”这对宝枪,而在荒草山更成了锦上添花。都把她抬举得心花怒放,每日里都是高朋满座,胜友如云。现在她顾不上吃百合的酸醋,却全心全意的处于洋洋得意之中。连做梦都是人前显圣,鳌里夺尊。这种独占鳌头的荣耀照的她翩翩起舞-----后宅折腾完了,又跑到前厅卖弄。这一天也是该着有事,琼缘美滋滋地溜达到杨逍的书房,见房门没关,里面有没有人。一想这几日杨大哥竟是陪“黑太子”东走西串。今儿又不知去哪儿了。咋连书房的门也不关?正想离去到别处去玩儿玩儿,却听远处有人在说话。心想:“反正我也是闲着无事,不如听听谁在说话。所谓要知心腹事,专听背后言。”想到此处她躲藏在院落中、书房的窗根底儿下那口大缸后面。缸大得像我们小时候用的大号陶器:-----水缸,这又是特大号的。别说藏住一个琼缘,就是躲三五个也不在话下。

她躲藏好了,就听得来人的脚步急促了,且边走边聊。猜想绝不是一人,就听得有位说:“这是啊,不太好办。看来杨公子也要有烦恼上身了。”另一人说:“嗯!就看琼缘小姐打算怎样了。”“还能咋样,大寨主都同意百合姑娘的要求了。只得听人家的呗!让咱小姐委屈委屈吧!一却听杨公子的,看他做何打算吧!”“打算!嗐!还不是和百合姑娘……”这二位的闲聊还没说完呢,又听到在后又有人插上话问:“你们二位聊什么呢?”一听这声音并不陌生,正是白冰儿。又听那两人忙说:“是白小姐,我弟兄闲着无事,瞎溜达。正准备找杨公子去大寨主的内宅一叙。”白冰儿又言:“哦!原来如此,那你们别白浪费时间了,杨公子已经去大寨主的后宅了。你们也去该干啥干啥吧!”两个说话的是喽兵。琼缘从他们对白冰儿的称呼听出了,又听到两名喽兵齐言:“多谢白小姐,我们弟兄先行告退了。”白冰儿点头应声,跟着这脚步声逐渐由近而远。又过了会儿听不见任何动静了。刚想出来却又传来了“黑太子”的不平争辩声:“哥哥,我就不明白这叫咋回事儿?你怎就和那个百合姑娘扯上了关系?那大寨主也真是的,为什么不去和琼缘当面讲清?日后这事儿怕哥哥你不好办呀!”“兄弟啊,你有所不知琼缘若知道真相,焉能善罢甘休。她定要惹出祸端。到那时我、姨父、和百合姑娘都要受到牵连。因此都瞒着她。”“哥哥的意思是要瞒天过海?”“嗯!只能这样了。到时候再说再议吧!”“黑太子”又问:“那要等到木已成舟,生米煮成熟饭嘛?”杨逍没回答,反而转了话题。品头论足说自己今天头疼,要先回书房休息一下。“黑太子”摇头叹气说:“哥哥头疼是假,心疼是真吧?”杨逍又言:“好兄弟,让哥哥我先回房歇会儿吧!”“好……我不打扰你了,你去歇着吧!”说完他离开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只留下长吁短叹的杨逍和忧心忡忡的琼缘。

本想大胆的质问杨逍事情是咋回事儿?但又想到他对“黑太子”的言谈,分明是又是故意要瞒自己。他又怎肯对自己坦白呢!因此她在原处蹲了实在,没动地方。静观其变。

到此您一定也会猜疑,究竟是为何事?把个逍遥郎急得束手无策。这事请看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