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义妖传

五十一回 灵棚祭拜,清浊难辨

义妖传 鳳燕 2110 2014-10-27 22:27:40

  前文书正讲到:杨逍、丽婷和穆百合三人赶到山上,一见荒草山上人的往日喜笑颜开、却变成了今日的死气沉沉。一个个伤心悲痛的样子让人看了“问君又添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使人想起古诗来应连实景。杨逍迫不及待地追问一个喽兵:“兄弟,快说说到底发生了甚么事?”喽兵禁叹气,皱眉言:“唉!杨公子您和表小姐回家刚走几日,这荒草山上丽凤姑娘的父亲便要驾鹤西去。偏巧五虎将又随丽凤姑娘回乡祭母,把大寨主、夫人和小姐都急坏了。也不知小姐用了什么法子把丽凤拘到山上,这才使其父女见到最后一面。这不!这会儿大伙儿正忙着,为丽凤的父亲举办丧事。巧了您又赶上,真是老天有眼啊!好人总会有好报的。老爷子生前为人善良,这去了吧-----也没少一个送葬的。”杨逍听后面色大变,往日里丽凤的父亲,对自己总是客气中带着慈爱。“杨公子长来,杨公子短的。”有什么家乡特产都留着自己的份儿。做什么好吃的,总少不了自己和琼缘、丽婷,甚至还为自己烧过炕,暖过炉火;连洗澡水也准备好过。人都说瓜子儿不饱是人心,这点点滴滴的所作所为,怎能让人忘怀?更何况杨逍有情有义,是个恩怨分明的大丈夫。此喽兵之言让他心如刀绞,又想了无依无靠的丽凤。日后生活归宿如何?这一连串的牵挂使他飞奔后山。喽啰兵见了急忙喊:“杨公子,老爷子在琼缘小姐的侧院停放。灵棚就设置在哪儿。”丽婷应声:“行了,喽兵小哥,你去忙你的吧,我去和我哥祭拜一下老叔父。”说完她又对百合讲:“穆小姐请与我同行好吗?”百合应声随丽婷追上杨逍,就这样三人同到灵棚见到了丽凤和慌不择路、与杨逍撞了个满怀的琼缘。

这就是以往的经过。再说琼缘又气又羞,又恨又恼。气之气:杨逍来了也不事先通知自己;羞之羞:自己巧撞在心上人的怀中;恨之恨:他怎么又带回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恼之恼:看外表杨逍还装得若无其事似的。忍无可忍她先开口训斥:“杨大哥,你和丽婷姐回来怎么也不打声招呼?走的这急躁撞到我了,也不赔礼。不像话!”她故意在后尾拉长音儿,实是指桑骂槐。暗示杨逍和丽婷咋把这个陌生的姑娘带到了山上?未经她的允许,自作主张过格儿了。面前的杨逍和丽婷都是狐仙,比人更精明万分。怎会不明这挂羊头卖狗肉的小把戏。杨逍言:“琼缘你听我解释,这里有蹊跷。先让我去祭拜老叔父,一会儿再谈谈这乱麻缠丝之事。”丽婷也说:“琼缘你先别耍小孩儿性子,这里我能做保,绝无二心。你就不要包藏祸心了。快些先办正事儿吧!”本来这样事就结了,琼缘也不能是非不分。乱取闹。可偏赶上旁边的穆百合又口蜜腹剑地答了言儿:“你是琼缘小姐吗?我是杨公子和丽婷姐在途中所救,幸得他兄妹出手相助,才有幸逃过一劫。若不是杨公子在水中相救,小女子早已不在人世了。”她的话里有话,若细听便明白她是在暗示琼缘、同时也告诉大家:杨逍是把她从水里救上来的。谁不知若有人掉落水中,救她之人定会抱搂其人到岸。

琼缘和这一灵棚内的人听了都感到不悦。并非对杨逍救人不快,而是面前这个即不唯唯诺诺;又不卑不亢的姑娘,让大伙儿放上了心思。尤其五虎将,“中”和“西”都沉不住气了,“中”说道:“请问这位姑娘,你姓字名谁?即便是我家兄长(指杨逍)把你救了,也无须再次细讲吧!”“对,”“西”也瓮声瓮气地答了言儿:“小丫头,你年方几何?可曾许配人家?我在此要提醒你几句,少要在这棒打鸳鸯。我家小姐和杨大哥早就山盟海誓了。你可不要瞎多情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若不死心得看自己长得什么样儿,再看看我家小姐!想找男爷们,”说着一拍自己的胸膛说:“这得非咱莫属。”他们哥俩冷嘲热讽的话语,让本以为水到渠成的:-----穆百合忧心忡忡。但脸上却丝毫没带出,这一点儿让聪明的丽婷又替杨逍捏把汗。暗叫道:“不好,”恨自己不应让哥哥将她带上山来。至今又要节外生枝,看样子耗子动刀窝里反了。到现在还得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仁义正从外面进来,训斥了几句:“都别起哄,先办正事吧!逍儿,你快和婷儿到我这老兄弟灵前跪拜、上香。随后让张天乐、白冰儿为你兄妹换孝妆。(指吊祭的白色衣裳和麻带等)又朝外喊:“夫人你快把这位穆姑娘请到后宅去,有事待事后再论再议。”“知晓了,”随着声音薄夫人赶到现场。夫人细打量百合,又听得紫燕和其他几个小丫鬟在交头接耳,议论这个穆姑娘。但见她年岁在十七八,瓜子脸,杏核儿眼,柳弯眉秀气点,鼻如悬胆,朱唇樱桃口,耳有轮、廓元宝。个头不高也不矮,身段不胖也不瘦。穿着打扮绝非平常百姓家中,言谈举止不少于大家闺秀。美丽中带着沉着,媚艳中挑出风韵。看罢夫人上前笑脸相劝:“姑娘,休与他们一般计较,竟是些未见世面、乱咬舌头的毛猴子。有委屈、怨气冲我言,”说着又拉百合的手说:“这才是生得灵气、外带骨气的有福分之手呢!”

穆百合不白给,一见这位夫人身份、地位,便来了个顺水推舟。把面子给了薄飞娘。说:“嗯!我就依夫人,随您心意便是。”“你们瞧瞧人家姑娘,再看看自己。好自反省吧!”说完让丫鬟引路,她把百合引走了。望着母亲远去的身影,琼缘把刚才的事又想了一遍。像过电影一样,若自己站在百合这个位置上,又会怎样呢?杨逍没有时间解释无聊之事,只是偷望了眼琼缘。便和丽婷快速的上香了,祭拜已毕,由张天乐和白冰儿陪同去换孝意之装。

后来的事请看下一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